第一九五章 似月晕倒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九五章 似月晕倒

    “炮仗?”皇帝将姜克己手里的炮仗拿了过来,看着,看着,突然,神色一变,猛地回头看向瘫痪中的璇妃!

    璇妃顿时下了一大跳,只觉得皇帝的目光要将她凌迟处死一般。

    周成帝响起来了,刚到狩猎场那日,她便看到这个美丽年轻的妃子在帐篷外放炮仗,她当时还甜笑着告诉他,“这是炮仗,你看,它们升空后能开出一个一个圆圆的图形来,好看极了,皇上,一起观赏吧。”

    那时候,她的眼睛笑成了两个弯弯的月牙,活泼靓丽,当时他并未放在心上,知道她年纪小,玩性未改。

    可是……

    周成帝快步走到璇妃的梳妆台前,伸手猛地一拂,只听到哐啷一阵响,众人吓了一跳,再低头一看,果然见那一堆首饰盒子的下层掉出一些和刺客手中一样的炮仗。

    “皇上,这些炮仗和此刻身上掉下来的是一样的。”皇后大惊失色,指着道!

    “点燃,出去看看!”皇帝命令道。

    “是。”太监拿了炮仗出去点,众人也随之到了外面,此刻和璇妃的炮仗同时各点了一个,升至空中,果然都出现了一个接一个的圆圈,图形和大小都一模一样。

    皇帝的手,慢慢地握紧了。

    “皇上,末将想起来了,我们在林中狩猎的时候,半空中也出现过这样的炮仗,当时末将和其他侍卫皆以为是农户知道陛下在狩猎,用来为陛下祈福的,现在看来,不是这么简单!”姜克己回忆道。

    皇帝顿时只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后退了两步,他缓缓地抬眸,看向璇妃——

    如果,璇妃真的和这个刺客是同党,那么,那天她自己放炮仗就是在告诉她的同党——皇帝在此!

    璇妃大惊,脸色惨白,摇着头,“不,不是的,皇上……我,我不知道……”

    她说着说着,眼睛突然睁大,猛地看向那戴着铁链的连似月,脑海中想起那一日她召她进帐篷的时候的情形了——

    “娘娘,这是什么?”连似月看到那桌案上的白色小东西,仿佛很有兴趣的样子问道。

    “这是炮仗,我小的时候在家乡,我爹娘曾经放过这种炮仗,这东西在京都很少见到。”

    当时,只是这么一句话,她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连似月那个时候就已经在打她的主意了!而她还自以为是的设计陷害她!

    “你,你……”璇妃喘着粗气,眼睛如铜陵般睁着,死死地盯着连似月,但是她身体越来越感到无力,刚说两个字便觉得浑身无力。

    “娘娘……你,原来那天你要刺杀的人是十一公主,你知不知道,当你深陷险境的时候,十一公主第一个不顾危险就要跑回去救你,你怎么忍心如此待她,她若是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呢。”连似月仿佛为十一公主感到不值,脸上流露出悲痛的神情来。

    “不,不是的,皇上……”

    “哈哈,现在总算明白了!”皇后看着璇妃冷笑了两声,道,“皇上,有问题的人分明是璇妃自己,她是晋元团的细作,是晋元团培养了专门来对付皇上的,现在出了事,她还企图嫁祸到臣妾的身上,这是一箭双雕啊皇上!

    璇妃啊璇妃,本宫原以为你只是骄纵,没有想到你如此歹毒!

    你潜伏在皇上身边,真是居心叵测,现在想想,自从你进了宫,这后宫便没有一日安宁,就连良妃品格那么好的人都……都……”

    皇后说着,看了看皇帝,再厉声说道:

    “说,你打算什么时候对皇上下毒手!”

    皇后一席话,让璇妃一口气提不上来,猛地喘着气,“你,你……”她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凤千越。

    而皇帝看着这个妃子,额头微微冒出了冷汗!日夜同床共枕的人时时在想着如何杀掉他的话……那……

    凤千越拳头紧紧握着,牙关咬紧,但是,此时此刻,他不能出来为璇妃说话,否则,他会被怀疑!

    他看了十王爷凤嵘一眼,凤嵘领会了他的意思,便道:

    “父皇,儿臣没有别的一丝,只是若璇妃是刺客同党,死一万次也不够,可是,光凭这些炮仗就认定她是晋元团的人,是否太草率了一些?”

    “父皇,十皇弟说的未尝没有道理,但据姜克己所说,其他地方也出现过炮仗,那说明这附近还有晋元团的同党,儿臣恳请前往捉拿,不冤枉任何一个人,也不能放过任何一个人。”这时候,凤烨站出来,双手抱拳,请示道。

    皇帝点了点头,道,“准。”

    “儿臣请求同往!”凤嵘也请命。

    “准!你们二人协同姜克己一道前往,务必在日落之前将全部叛党捉拿归案!”皇帝下令道。

    “是!”

    凤烨,凤嵘两兄弟率领着姜克己及一众精兵侍卫,沿着狩猎场周围搜寻,两个时辰后,果然抓回了三名背上有着同样环圆形图案的刺青的晋元团死士,也从他们的身上搜出了三到五个数量不等的炮仗,与左翼,璇妃手中的炮仗一样。

    “皇上,您还在犹豫什么,这世上哪来如此巧合的事,您想想,这个璇妃其实来路不明,汝阳行宫的一个舞姬,谁知道她什么来历,没准那父兄也都是假的,皇上回了宫,不妨抓了来调查审问一番,总会有结果的!但今天看来,璇妃和这个晋元团是脱不了干系了!”皇后在一旁苦口婆心地道。

    而凤千越听到这里,手心已经慢慢沁出一丝冷汗。

    连似月看着皇帝紧皱的眉头,她知道,到了现在,周成帝其实不是不愿意相信璇妃是晋元团的人,而是不愿意承认自己堂堂一个帝王,落入了一个女人的圈套里。

    眼看着天渐渐黑了,帐篷里也点起了火烛——

    “皇上,请,请允许臣女……”这时候,连似月有些不稳地站了起来,脚下的步伐有些摇摇欲坠。

    “姐姐,你怎么了?”连诀最先发觉了连似月的异样,一把扶住了她,心急地喊道。

    “我……我喘不过气来,我,头晕……”话说着,连似月突然眼前一黑,软软地倒在了连诀的怀里,昏了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太医……太医……”连延庆快步走了过来,蹲在地上,大声地喊道。

    “快,快传太医!”皇后娘娘也着急地道。

    “将铁链解开。”皇帝下了命令,连诀将她抱到了一旁的矮榻上躺着。

    不一会,随行的华太医拎着箱子匆匆地赶了来,蹲在一旁为连似月诊脉,翻看眼皮,众人屏住呼吸等待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