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九章 刺杀皇帝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八九章 刺杀皇帝

    左翼猛地直起了身子,只见这九殿下脸上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令人感到坠入了无尽的深渊中。

    “殿下,请明示。”

    “杀了皇帝。”凤云峥淡淡地开口,这四个字轻易地从唇间溢出。

    “什么……”左翼吓了猛地一跳,不敢置信地看着凤云峥——

    他听说了良妃被贬,九王被赶出朝堂的事,所以,九王现在是要杀父弑君来为自己和母妃报仇吗?

    “殿下……”夜风也讶异地看向凤云峥,在他们的计划里,从来都没有诛杀皇上这一步啊。

    “如何?”凤云峥直勾勾地望着左翼。

    “我的目的的活命,殿下让我杀皇上,可依旧……”左翼犹豫着,可那虫子却又已经爬进了他身体里,他感到浑身一阵沁骨的冰凉。

    “本王用向上人头发誓,你绝不会因为刺杀皇帝而死。”凤云峥道。

    “……”左翼的汗越来越多,连眼睛都快看不清楚了,他虽然极度爱财,但是现在却万分后悔贪图璇妃那一万两黄金了!

    “夜风。”凤云峥唤道。

    “是……”夜风会意,再从桶里抓起一条血吸虫来。

    “我答应,我答应!”比起杀皇帝被一剑杀死的痛苦,被血吸虫吸干血而死,他宁愿选择前者!况且,这个九殿下,不像是个会诓他的人。

    夜风随即抓起一把烟灰,洒在他的伤口上,那血便停止了流,再掰开他的嘴巴,塞了一颗药强迫他吞了下去。

    “这条血吸虫已经钻进你身体里了,你刚才吃的药,是暂时抑制学习虫往你身体深处钻的,药效两天,等明天事情结束,我会再给你一颗药,吃完另外一颗,我会把学习虫引出来,千万不要耍花招!”夜风严正地警告道。

    “是,是!”左翼感到自己遇到了比璇妃可怕的多的人了。

    夜风给他松了绑,道,“你走吧,是要自己去皇上面前自首,还是待会被皇上的人抓住,你自己选。”

    “……”左翼朝凤云峥抱拳,然后拖着一簸一簸的脚走出了陷阱。

    回帐篷的路上——

    “哈哈哈哈……”夜风忍不住噗嗤笑了,“这个人也是被吓蠢了,把蚂蝗当做血吸虫,连身体里到底有没有虫都不知道。”

    “人在极度恐惧之下,往往会失去对一件事的判断力,况且,他已经被囚禁在山洞里好几个时辰,又听说璇妃已经没用了,恐惧便达到了最大的程度,信了你的血吸虫不足为怪。”凤云峥分析道。

    “殿下说的有理!”夜风点头。

    “你去暗中盯着他,此事,不容有任何闪失,母妃能不能沉冤得雪,本王能不能重返朝堂,就看着一次了!”凤云峥吩咐道。

    “是!”夜风听令,迅速地陷入夜色中,跟踪左翼去了。

    凤云峥四处看了看,最后看向了皇后娘娘的帐篷,他迈步走了过去——

    当皇后听说九殿下求见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了几分讶异的神情,许他进帐后,便道——

    “你总算还肯来看看我,本宫与璇妃之事连累了你的母妃,太子之事也拖累了你,本宫心想,你定是在怨恨我的。”

    “儿臣不敢。”凤云峥双膝在皇后娘娘的面前跪了下来,磕了个头,道,“儿臣只是没有机会入宫,才没有去向母后请安。”

    皇后听了这话,终于是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受委屈了。”

    凤云峥笑了笑,没有说话。

    皇后继续说道:“上一回,给你精挑细选了五个人当恒亲王妃,结果你一个都没要,还说是心里有人了,这一世什么都不奢望,只渴望有个能自己做主的爱情和婚姻。今日你来了,你倒说说看,那个人是谁,若本宫觉得配得上,就去求了皇上,辞了你这门婚事。”她对凤云峥说着话的时候,口气中似有几分长辈的慈爱。

    但是……

    凤云峥道,“母后,儿臣现在不想谈儿女私情的事。”

    皇后正挑拣着首饰的手一顿,眼神一怔,她抬起头来,问道,“你特意来,果然不是为了看望本宫,那你想谈什么。”

    “璇妃。”凤云峥吐出这两个字,深深地凝望着皇后的双眼。

    皇后的脸色一白,手蓦地握紧了椅背。

    *

    璇妃被安置在另外一座宅子里,皇上已经下令封锁整个狩猎场,要彻查事实的真相,原本维持五天的狩猎活动,只持续了两天便停了下来,整个狩猎场一片人心惶惶。

    皇后娘娘已经不知不觉地将璇妃身边原来的奴才全部都替换成了她的人,让璇妃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璇妃痛苦地几乎要死过去了,一会醒过来,一会睡过去,整个腰以下的下半身开始是麻木,没有知觉,感觉自己像是是一个没有下半身的人,后来是酸胀,接着是痛,撕心裂肺的痛,痛的浑身被撕成了两半一样,浑身上下每一处都跟着疼,恨不得马上死去。

    可是,疼痛让她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血液被堵住了似的,没法流通,头沉甸甸昏昏沉沉的,总是忍不住想呕吐。

    伺候的奴才也不尽心,吐到了身上也不给她擦干净,她也没有力气再使唤人了。

    到了夜间的时候,帐篷帘子掀开,她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中瞥到一个格外冷峻高大的身影。

    是,是他?

    她在做梦吗?他来了?

    她颤颤巍巍着伸出一只手,想要笑,可是脸上最终露出的却是一抹怪异的表情。

    她喃喃地,虚弱地道,“你,你来了,是吗?”

    “你现在怎么样?”那个熟悉的声音中,带着惯有的冷漠,她一愣,用力地眨了眨眼睛,那个梦想中的影像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她看到了——

    真的是他!

    “四,四……”

    “嘘!”凤千越在她的身旁坐下,抬手,轻轻抚摸过她的脸,当那温热的指尖碰触到她肌肤的时候,她的脸起了一阵颤抖,他的手指似有魔力一般,一点点的宠爱,她就万分满足。

    凤千越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带着笑意,但那眼神又遥远的像是隔着银河的距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