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六章 璇妃有请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六六章 璇妃有请

    “吁……”看着跑过来的人,连诀脚加紧马肚子,手用力地拉紧了缰绳,那马放慢了速度,等连似月跑过来的时候,马已经停了下来。

    “姐姐……”连诀从利落地从马上跳下来,迫不及待地跑到连似月的面前,双手抓着她的手臂,那张俊朗的脸上,满是焦急的神情,“你没事吧。”

    连似月摇头,伸手擦去连诀额头上的汗,说,“诀儿,我没事,九殿下帮了忙,我一点事都没有。”

    “丫头,到底怎么回事?”这边,凤烨也跳下了马,几步走过来,担忧地看着连似月,“好端端的一匹马,怎么会突然发了狂了?”

    连似月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幸好现在没事了。”在还没有全部弄清楚之前,她不打算将真相告诉任何人,很多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凤云峥走了过来,朝凤烨拱手行礼,道,“八王兄。”

    “九皇弟,你可还好?”凤烨大量了他一番,最后,目光落在了他手掌上的包扎上面,很显然,这是一条姑娘家的手绢,他的心,突然有点失落。

    “谢八王兄,我没事。”凤云峥回答道。

    “时间不早了,你们被马带走的事传遍了整个狩猎场,连父皇都问过了,快点回去吧,免得惹出其他事端来。”凤烨将心头那股不适咽了下去,说道。

    “八殿下说的有理,我们快回去吧。”连诀将马牵了过来,说道,然后扶着连似月上了马,自己则上了另外一匹,有了刚才的教训,他再也不敢放开手,一直紧紧抓着她那匹马的缰绳。

    “殿下,您的马。”

    一个侍卫走了过来,恭敬地将一匹枣红色的马交到了凤云峥的手里,凤云峥跳上马,跟随在连似月和连诀的身后,往狩猎场上奔跑而去,那马在身后扬起一片厚厚的尘土。

    凤烨走在最后面,他回头,看了那树林的深处一眼,目光中闪过一片若有所思。

    再回头,他看着连似月那渐渐离他远去的背影,那一贯桀骜的眼中不知不觉染上了一片黯淡——

    为什么?

    连诀是你的弟弟,所以在你面前无所顾忌,你对他,那么好,那么耐心;

    四哥对你怀有不轨之心,你对他冷漠以待,恶言相向,可那始终也是个活生生的你;

    九皇弟与你,安国公主府一舞,便不知不觉走近了你,今日狩猎场一救,他与你之间甚至已有了旁人看不透的默契;

    而我,你对我,却从不袒露任何心迹,你那么客气,恭敬,我看不到你丁点的内心,甚至,你对我有意隐瞒……

    为什么!

    凤烨握着缰绳的手暗暗的用力,用力,直到那马感觉到不适,仰起头来发出一声嘶叫——

    他才高举起马鞭,摔在马背上,朝来时的方向驰骋而去,脸上的表情,在夜色中更显深沉了。

    *

    远远地,连似月看到狩猎围场上的火把和篝火都已经燃烧起来了,人们开始忙忙碌碌准备宴会的到来。

    也有很多人等在门口,大约在等着他们的归来,一看究竟,还有的人正在翘首以盼,比如连延庆和十一公主,还有……那刻意站在不起眼位置的萧家兄妹。

    “诀儿,麒风死了……”连似月看着一旁骏马上的连诀,声音有些沉重地说道。

    连诀的顿了一下,握着缰绳的手一紧,麒风是陪伴他多年的一匹马,那是他的伙伴,他心里感到一些难受,但是仍旧说道,“姐姐没事就好,可以,麒风来的时候还好好的,突然发狂至死,必定是有人动了手脚!我不会放过那两个人!”

    “月儿……你没事吧……”当马终于在狩猎围场门口停下来的时候,等待已久的连延庆急忙迎了上来,连似月和连诀的谈话也戛然而止。

    “大小姐!”青黛和降香急忙跑了过来,青黛更是满脸泪痕,扶着她下了马。

    在丫鬟的搀扶下,连似月走到连延庆的面前,躬身,道,“让父亲担心了,女儿没事,一切安好。”

    连延庆见她果然安然无恙的样子,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才终于落了下来,叮嘱说道,“没事就好,先回你的帐篷,去好好准备一下吧,今天的事皇上和皇后以及各位娘娘都知道了,宴会的时候怕是会注意到你,你小心一些。”

    连延庆现在巴不得连似月被皇上皇后注意道,他想通了,他的这个女儿是极贵之命,与其放在府里藏着掖着,不如多出席这样的场合。

    连诀随后也从马上跳了下来,一眼看到站在那的十一公主凤令月,他脚步稍顿,停下来,张了张嘴,道,“我……”

    “哼!”凤令月却大大地朝他冷哼了一声,不屑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朝凤云峥和凤烨的方向跑了过去,“八哥哥,九哥哥……”

    连诀站在原地,见她不屑一顾的样子,那点愧疚之意也像被水扑灭的火一样,嗤的一声——灭了!

    他也不屑地的转身离开,也不再理会这个残暴公主!

    “哥,你不是说九殿下只是个废物吗?怎么哪儿都有他!这次又是他!”萧柔眼看着连似月又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愤愤不平地道。

    “本来就是的,他母妃被废黜,他也没了实权,听说整天就是在家里舞文弄墨,专听些靡靡之音,谁知道他竟像没事人似的!”萧山也没想到,他这生出一计,偷偷在连诀的马饲料里放了?麻黄、细辛、附子、甘草这几味吃了会突然兴奋的中药,又牵走了马往连似月的方向赶,就想那马将连似月踩死!

    谁知道,又是一场空。

    想着的时候,连似月已经走了过来,在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她停下了脚步,目光慢慢地看向萧柔。

    萧柔只觉得脑袋一麻,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地说道,“连似月,可真有你的,几个殿下都去找你,把整个狩猎场都惊动了!”

    连似月唇角淡淡一撇,浮现出一丝似笑非笑,道,“托某些人所赐。”

    “……你!”萧柔想说什么,但是被萧山拉住了,他对连似月道,“你平安回来就好,否则因为你今晚的宴会都开不成了。”

    “呵……”连似月轻笑一声,不再理会他们兄妹,转身,脸上的神情却如冬日的寒冰!

    “连大小姐,璇妃娘娘有请。”连似月正要弯腰进入帐篷的时候,便见两个嬷嬷走了过来,向她鞠了一躬,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