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半路杀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六一章 半路杀出

    “还不快滚出本公主的视线,以后不许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就不客气了。”凤令月毫不客气地将萧柔赶了出去,萧柔只得悻悻地离开,她没想到不但没能借十一公主的手让连似月受到惩罚,反而被当众呵斥了!

    凤令月丝毫也不在意萧柔的感受,跑回凤云峥的面前,道,“九哥哥,那个连诀,你认不认识?”

    “丞相府的嫡子,尚且不熟,不过也快了。”凤云峥回答道,脑海中浮现的是那个少年一心要为姐姐豁出命去的样子,他的眼神那么热烈,义无反顾,这种眼神好生熟悉啊。

    凤令月双手环胸,高傲的下巴微微昂起,眼睛眨了眨,脸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道,“本公主就不信拿不下他。”

    “十一,你又想干什么?”凤云峥捕捉到了她脸上那一副要使坏的神情,问道。

    凤令月一脸无辜,一本正经地道,“我没想干什么呀,九哥哥,我很乖的,绝不会乱来。”

    凤云峥无奈地摇了摇头,语气却显得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道,“反正,你不要去惹连似月,不然九哥不放过你。”

    凤令月一怔,扭头,闪烁着一双大眼睛,惊讶地望着他,“为什么?九哥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她的印象中,这位九哥哥素来仙风道骨,清冷似不食人间烟火,从未见他对任何女子上过心,现在却有意偏袒那个冷冰冰,没一点人味的连似月了。

    凤云峥唇角微微翘起,道,“意思是,她是我的了,谁也不能动她。”

    “啊……”凤令月愣了,她突然觉得他这个温润如玉的九哥哥在说到连似月的时候,骨子里有种令天下女人都要为之疯狂,为之倾倒的——霸道。

    她突然间发现眼前的男子不再是她印象中那个温文尔雅的人了。

    “那刚才要是你没有及时赶到,我岂不是不小心杀了她?这么说,她这个人也太倔强,太冲动,太不成熟了,为了一个奴才居然拿自己的命来来和我赌!她差点就辜负九哥的一片深情了。”凤令月还是要吐槽连似月的行为。

    但凤云峥却道,“即使我没有及时赶到,你也伤不了她。”冷眉的暗器能打落她的弓箭,他有绝对的信心。

    “为什么?”凤令月追问道。

    “因为……你的箭术是出了名的差劲,你肯定会射偏的。”没有说出实情,凤云峥淡淡地说道。

    “九哥,你!”凤令月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不依地道,“我箭术哪有很差,我已经进步很多了!”

    *

    萧柔好歹也是萧家的掌上明珠,何曾受过这种屈辱,从十一公主的地方出来一见到萧山就忍不住伏在他的身上呜呜哭了起来。

    萧山一怔,“小妹,怎么了?我方才看到连似月和她那个弟弟一起走了,安然无恙的样子。”

    “别提了!半路杀出个九王爷多管闲事,出手救了连似月。”萧柔气呼呼地擦着眼泪道。

    “九王爷?”萧山一愣,“他母妃被废黜,他自己被驱逐,一个废物还有心情管这等事?”

    “还有,十一公主真是我见过最喜怒无常的人,明明和我玩的很高兴,转眼就当众骂我,还叫我以后都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怎么会这样?”萧山眼底露出惊讶的神情来,“她难道一点都不顾忌你是萧振海大将军女儿的这个身份吗?按理说,现在谁都会给父亲一些面子才是。”

    “一点面子都不给,我被她羞辱的就差没钻进地缝了。现在不是人人忌惮父亲的身份吗?这十一公主怎么毫不在意。”萧柔想起自己受到的羞辱,气的眼圈发红。

    “也许她年纪太小,还不懂事。只是,这次又便宜连似月了!”萧山拳头紧紧握起,咬着牙说道。

    “大哥,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姑母和表妹的仇不报了吗?”萧柔眨着一双泪眼,问道。

    萧山的眼睛里慢慢聚起一团阴霾,他看向狩猎场上,那里有很多的高大的骏马,这些都是各位皇子和贵公子们的坐骑,现在正在由专人为它们洗刷,喂食,明天好上战场。

    他眼角微微跳动着,道,“小妹,别急,这狩猎才刚刚开始呢,我们还有的是机会。”

    *

    “姐姐,我看今天又是那个萧柔和萧山搞的鬼,?故意将青黛抓到残暴公主那里,逼你出面,让你要么被残暴公主处罚,要么得罪了残暴公主。”

    离开了十一公主的地方后,他们两个人并没有直接回帐篷,而是沿着路旁看看风景,连诀生气地说道,“我要好好教训一顿这两兄妹!”

    “萧姨娘倒也算深谋远虑了,知道仅凭一己之力没办法对付我,便早早地编排了这两兄妹在狩猎的时候来对付我们,只怕此刻,她正在西院等着听我们的坏消息呢。”连似月的眼睛里隐隐带了一丝嘲讽之意,道。

    “有句话叫做,百蠹之虫,死而不僵,我看萧姨娘还要苟延残喘一阵子。”

    “这么多年,她为了谋取母亲的主母之位做了很多的准备,现在虽然看起来气数已尽,但是不是我们使这点力就能彻底扳倒她的,时日还长,我们就比比看谁更有耐心。”

    “可我总觉得,这次狩猎不会很平静,姐姐,我们要加倍小心些。”连诀那灿烂而热烈的眼神,透出一抹浓重的冷意。

    连似月眼睛望着面前的天空,落日降至,如血残阳下,整个狩猎场沐浴在一片红色的霞光之中,一种壮烈之美令人几欲落泪,“诀儿,我们在这坐一会吧。”

    “好,坐在这里吧。”前面恰好有两个巨石,连诀和连似月肩并着肩坐在了一起,那落日的霞光落在他们的身上。

    连似月目光有些迷离,望着那天边,落日下,世间万物都有了一种安详静谧的感觉,包括身旁的连诀。

    她突然有点想哭,嘴里喃喃地道:

    “虽然过了一世那么久,可落日依旧没有变化,就连温度都是一样的。”

    “姐姐……”连诀微怔,扭头望着连似月,她的脸沐浴在霞光中,肌肤透亮如玉,睫毛在眼睑下方形成了一方阴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