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章 青黛有难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五七章 青黛有难

    远远的地方传来一些嬉笑打闹的声音,那前来参与狩猎活动的人几乎都到齐了吧。

    十一公主那俏丽的脸上突然浮现一抹笑容来,这笑容美若天边的朝阳,赤诚而热烈,令人看的目不转睛。

    她高兴地道,“本公主也要打猎,要打很多很多的动物,快快替我拿弓箭来!”

    此言一出,奴才们却吓得全都跪了下来,个个脸色苍白如纸,纷纷求饶:“公主不要,公主饶命啊……”

    *

    连似月安静地坐在帐篷内看着书,耳边隐隐传来外面热闹的声音,但是她却不为所动,,直到外面传来一个热烈的声音——

    “姐姐。”

    连诀来了!

    连似月这才合上书,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姐姐!”连诀掀开帐篷,爽气地走了进来,带着浑身的朝气在连似月身边坐了下来,道,“我刚才已经跑了一圈,到处都没发现你的踪影,问了绿枝才知道,你一直在帐篷里没有出去过,姐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是,我很好,我只是不太喜欢人多了,在这里图个清静。”连似月拿起帕子,替连诀擦去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道。

    外面有很多的名门贵女,她们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热热闹闹地话,那都是一群年轻的孩子,讨论着哪个殿下的骑射功夫最好,哪个殿下的样貌最为英俊,哪个殿下要娶亲了,等等,等等。

    她一个活了两世的人,心境已如时光一般苍老,对那些风花雪月的事完全提不起兴趣,还不如看书自在。

    连诀心底感到好愧疚,羞愧地道,“我光顾着和他们骑马,都没有过来陪你,让你一个人坐在这里。”

    “傻诀儿。”连似月看他不安的模样,道,“姐姐又不是没有人理,是不想理人而已。”

    连诀这才笑了,脸上浮现一抹红晕,道,“那我留下来陪你看书。”他丢了马鞭,双腿盘坐在她的身旁,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陪伴姐姐更重要。

    “不用了,我也看完了,正想出去走走呢,恰好你来了,我们一起去吧。”连似月合上书,起了身,说道。

    “好。”连诀立即跟着站了起来。

    降香将帘子打开,连似月和连诀两人走了出去,当连似月的身影一出现的时候,便引来了不少目光的注视,她知道,这是因为上一次在安国公主府她的表演得到过安国公主的奖赏的原因。

    “姐姐,那个是皇上的帐篷。”走了一段路,连诀指着最居中的那顶帐篷,说道。

    连似月抬眼看了过去,只见那一顶帐篷和别的不同,其他帐篷是白色的,唯有这一顶是尊贵的明黄色,四周是祥龙飞天的图案,散发着九五之尊的气息,而皇帝此时此刻就在这帐篷里面。

    连似月看了看那守在账外的人,还有两个嬷嬷,她心道,璇妃必定也在里面了,她再看了看凤云峥的帐篷——

    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怎么还没有来?是不来了吗?还是,出了什么事?连似月不知不觉地开始担忧凤云峥。

    “大小姐,少爷!”正当连似月想着的时候,绿枝快步走了过来,一脸凝重,沉声道——

    “青黛被十一公主抓去,在头上戴了狮子头套,和其他人一起在林子里跑,公主将他们当做猎物射杀,现在已经有三个人被弓射伤了。”

    “什么?”连诀一听,立即生气地道,“要人假扮猎物给她射杀,这公主居然如此残暴。”

    连似月听罢,眉头微皱,脑海中回想着前一世有关十一公主凤令月的一些片段来。

    她记得,十一公主凤令月国色天姿,花容月貌,是皇帝所有女儿中最美的,人称她——“灿如春华,皎如秋月”。

    但也是最刁钻的一个,莫说绿枝说的这种让人假扮猎物进行射杀。即便连似月与她并不相熟,但也知道她还曾经玩过那种让两个无冤无仇的人互相攻击,让他们必须杀死其中的一个人,否则两个人都要被她杀掉的“游戏”。

    但同时,她的命运也是所有公主中最苦的,还未至及笄之年就得了一场重病死了,不知为何原因,死后并未葬入皇陵,后来她当了皇后在太庙祭拜,也没发现凤令月的牌位,她当时还问过凤千越为什么没有她的牌位,凤千越也不是很清楚,只说,这曾经是皇后娘娘的命令。。

    “走,随我去看看。”连似月神情微敛,沉声道。

    “姐姐!”但是,连诀一把拉住了她,问道,“不通知父亲吗?毕竟,那人是十一公主。”

    连似月摇头,道,“不要,公主抓的是我的丫鬟,我出面便可。”

    “好!那我陪姐姐去。”连似月说不用通知连延庆,那就不通知。

    “快走!”连似月转身,紧绷着脸上的表情,快步地往小树林的方向走去,连诀寸步不离地跟在身边。

    *

    小树林的木屋子前。

    十一公主手持一把弓箭,那箭头对准了屋前的方向,她一只眼睛微眯起,箭头随着面前“猎物”的跑动而移动着。

    而离她不远的地方,一群“动物”正在惊慌失措的奔跑着,发出呜咽哭泣的声音来,仔细一看,这些“动物”全部都是人扮演的,他们头上戴着某个猎物的头套,为了躲避公主的射杀在小树林里拼命地跑着。

    这样的游戏,她每一次前来狩猎都要玩一次。

    但是,他们不能跑的太远,因为四周有士兵把守,谁也跑不远,若有谁斗胆跑出去,也是被侍卫当场斩下。

    而凤令月的脚下,已经有三名被她用箭射伤的“动物”了,他们都还没有死,身上流淌着鲜血,发出痛苦的声音。

    “公主,公主,射那头狮子,那头狮子,你看她多害怕的样子……”而凤令月的旁边,还多了一个人——萧柔。

    她正指着带着狮子头套的那个人,欢天喜地地对凤令月说道。

    而那戴着狮子头套的人分明是连似月的贴身侍婢——青黛,她头上戴着狮子的头套,脸色苍白,嘴唇紧绷着,她也正随着这些逃跑的人四处跑着——

    而凤令月的箭头慢慢地对准了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