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十一公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五六章 十一公主

    “什么,天煞孤星,通鬼附体……”萧柔听完,整个人都愣住了,上次姑母来萧家求助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才几天的时间,就成了天煞孤星,还能通鬼附体了?

    不!不可能!这其中必有玄机。

    “这肯定是你搞的鬼,姑母是福泽之人,怎么会是天煞孤星,一定是你搞得鬼,连似月,你好恶毒啊,为了排挤她们母女,居然想得出这种阴招来。”

    “一定是我搞的鬼?萧柔,你有证据吗?”连似月真是佩服这些人,就因为她是连似月,所以必定什么事都是她做的吗?

    “我……”萧柔心虚地咽了咽口水,但立刻就说道,“我虽然还没有证据,但是我敢肯定是你,一定就是你,天煞孤星,通鬼附体,这一定都是你想出来的!”

    “萧柔!”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威严而冷漠的声音,萧柔被这声音吓得浑身一个瑟缩,回头一看,只见连延庆冷着脸站在那里,眉头紧皱着,一脸冰冷。

    但是萧柔却没有察觉到连延庆的不悦,她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连忙跑到他的面前来,说道:

    “姑父,姑母不可能是天煞孤星的,肯定是连似月搞的鬼,姑父要明察,给姑母和表姐一个公道啊。”

    “我相府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来插手了?这是萧将军教你的吗?”谁知,连延庆态度十分冷漠,语气里甚至显得冰冷。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萧柔没想到连延庆会是这种反应,还将她的父亲扯了进去,她顿时慌了。

    毕竟萧柔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在堂堂丞相的面前,瞬间没了任何气势,还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这是皇室狩猎之处,今天皇上皇后诸位皇子公主,以及朝廷重臣全都来了,个个都十分重视狩猎之事。

    你却在这里来大言不惭地讨论我相府的家事,真是黄口小儿,狂妄无知。若你想,要不要去皇上面前讨论一二!”连延庆眸子一沉,板着脸,厉声训斥道。

    “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错了。”萧柔顿时受到了惊吓,慌忙认错,然后吓得转身就跑掉了。

    “父亲……”连似月向连延庆躬了躬身,问候道。

    连延庆看了她一眼,道,“先去歇着吧,离萧家的人远一点。”

    “是,谢谢父亲。”

    连似月进了自己的帐篷后,在矮榻上坐下,自从莫安师太说了她是极贵之命后,连延庆对她的态度便有了明显的改变。

    她唇角微微上扬,浮起一丝嘲讽。

    “大小姐,水壶洒了,奴婢出去弄一些水来。”青黛说着,便出去打水了,连似月知道现在外面必定人都已经到期了,她也不想出去凑那个惹恼,索性让降香给她拿了本书来翻看着。

    萧柔慌忙跑出了连似月的帐篷后,便一路跑回了自己的帐篷,一颗心砰砰砰地跳个不停。

    一袭青色锦袍,腰间别着玉佩的萧山在那里等着,一见萧柔,忙急忙迎上来,问道:“怎么样?教训她一顿了吗?”

    “别提了,不但没教训的了她,还被丞相骂了一顿,叫我不许多管相府的家事。”萧柔沮丧极了,那巴掌小脸皱成了一团,道。

    “丞相骂你?”萧山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来。

    “是啊,以往姑父总是偏帮着姑母和表姐,也不知道连似月这个小贱人用了什么招数,现在姑父倒偏着她了。”萧柔气呼呼地道,一张脸涨得通红。

    现在不仅八殿下会对着连似月笑,就连丞相都偏帮着她了,萧柔越想越不福气!

    “哼!”萧山冷哼一声,道,“

    “十一公主到!”正在这时候,营地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萧柔忙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一匹枣红色的马驰骋而来,一个穿着火红色骑装的少女立于骏马之上,手持长长的马鞭,裙裾迎风飘扬,那头上的束发丝带猎猎飘动,英姿飒爽,大有巾帼不让须眉之势。

    她的身后,是数十名伺候的奴才,真正的众星捧月。

    “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路旁众人纷纷跪拜。

    她那傲慢的目光看了周围人一眼,便踩着随从的背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奴才们立即战战兢兢地跟了上去。

    而她却一句话也没说,冷漠地从众人间走过,看了眼面前一顶一顶的帐篷,她面无表情地问道:

    “这一次本公主要住在哪里?”

    “公主,您的住处……在另外一边,奴才领公主前去。”负责十一公主住处的奴才忙躬下身,胆怯地说道。

    十一公主看了眼成堆的帐篷,眼底的神情更加冷漠了,道,“母后总是这么了解我的心思,本公主不喜打扰,更喜欢一个人住着,快带本公主前去。”

    “是!”那负责的奴才大大地松了口气,急忙领着十一公主往她的歇脚处走去。

    此,便是十一公主凤令月,却是出了名的刁钻,任性。每一次狩猎活动,她都会来,但是她从来不住帐篷里,皇后会给她另外安排一个更为宽阔的住处。

    而萧柔看着十一公主的背影,脸上渐渐露出一抹笑容来,她对萧山道,“大哥,我有法子教训连似月了,这回,任谁也帮不了她了。”

    *

    “公主,到了。”

    一行数十人在一处精心搭好的林中小屋前停了下来,那领路的奴才说道。

    凤令月看了一眼,这座屋搭建在树林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周围是参天的树木,能听到鸟悦耳的叫声,这里与那些贵门女眷的帐篷有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既不会太热闹了,也不会太安静,这屋的周围还有侍卫把守,见到她全都跪了下来。

    凤令月将手中的马鞭丢给身旁的嬷嬷,抬脚走了进去,众奴才也一一跟随走了进去。

    “我母后呢?”她问道。

    那方嬷嬷上前,躬身,道,“回公主,方才娘娘跟前的林嬷嬷来过了,皇后娘娘身子不适,就不见公主了,让公主自行安排。”

    “知道了。”凤令月那张冷漠的小脸上一闪而过一丝落寞,那消失的速度几乎快到令人无法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