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章 毫不领情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五四章 毫不领情

    连似月说着,却也知道,连诀虽然喜欢骑射,必定也不会太出风头,因为这狩猎活动绝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太过耀眼,只怕会招来嫉恨。

    “月儿……”这厢,大夫人特意出来送连似月,她握紧了女儿的手,有些悲切地看着她,叮嘱道,“你万事皆要小心些,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些不安,眼皮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跳,跳的我的心好慌。”

    连似月朝母亲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安慰道,“母亲,月儿知道分寸,您放心吧。”

    连延庆也道,“夫人放心,有我看着月儿,不会有事的。”

    听了他的话,大夫人躬了躬身,道,“谢谢老爷。”态度非常客气恭敬,却不自觉地有些回避。

    连延庆见她还是如此,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连似月的目光在母亲的脸上停留了一会,心里想着,狩猎回来后,该好好和母亲聊聊心事了。

    “时间到了,走吧。”

    大夫人站在门口,看着连似月的马车渐渐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心里的不安却更加重了。

    连似月坐在马车内,抬起纤纤十指,掀开马车帘,看向外面——

    此次狩猎地点在二十里地外的皇家狩猎园,每一次狩猎时间视情况五到十天不等。

    自狩猎之日开始,方圆五十里内,全线封路,各处插满旌旗,由数千禁卫军把守各处,展示着皇家的气势。

    一路上,连似月不时能看到一些随行的熟面孔,这些都是有份参与的。

    “月儿,你要注意,此次狩猎皇上带了皇后,徐贤妃,璇妃三位,此外还有各位皇子,以及十一公主,安国公主也有随行,十一公主你切记要离的远一些,除此之外,这一次,官员中三品以上的官员均可携带家眷参与。”

    连似月想起刚才连延庆的介绍和叮嘱,脑海中却不知不觉地陷入了沉思中——

    前一世,在没有嫁给凤千越时,连延庆从来没有带着她参加过这样的狩猎活动,因为他们都怕她丢脸,而那时候在连延庆身边的女儿是光鲜美艳的连诗雅。

    直到她成了越亲王妃,她才跟随着凤千越出现在皇家狩猎的活动名单中,那时候的她,经过凤千越刻意的调教,已经稳重了许多,那时候,她是多么感激他啊,恨不能将自己全心的奉献给她。

    也是在某一次参加的狩猎中,他不幸被一只发了狂的熊从马上扑了下来,身上受了伤,当这头熊第二次扑上来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扑过去,挡在他的身前,保护他!

    ——

    然后,便听到“嘶啦”一声,她脸上的一块皮被这熊生生撕了下来,她的哀嚎声响彻了整个狩猎场,惊飞了树上的鸟。

    那鲜血汩汩流下来染红了她的正片衣襟,他踉踉跄跄从地上爬起来,狠狠一剑穿透了那熊的脖子,侍卫赶来,围剿了这头熊。

    他丢掉手中的剑,慌慌张张地抱起了她,浑身发着抖,大声地呼喊着她的名字——

    “月儿,月儿……”

    她当时疼的快要昏死过去了,疼得灵魂都被揪了出来的感觉,迷迷糊糊间,她睁开眼睛来——

    她分明看到凤千越哭了,那眼泪从他的眼眶里滑落,一滴一滴落在她的脸上,他的表情那么心疼,他的眼神那么悲伤。

    “别哭……我没事……我不痛,我一点都不痛……”她努力地扯起一丝微笑,颤抖着抬起手来,贴在他的脸颊上,擦去那滚烫的泪水,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月儿,你怎么这么傻,你真的好傻……”他将她紧紧拥入怀中,紧紧地拥入!

    连似月只觉得眼眶发热,她刷的一声放下马车帘子,手紧紧地握住了身下的毡子,指甲深深地陷入了里面。

    到了如今,她还记得他当时着急心痛的表情,还记得他流下眼泪的温度,也记得自己心痛的感觉——

    凤千越啊凤千越,你是不是演戏演的太深了,到最后人戏不分,演的毫无破绽!

    “四殿下说要娶你为妃。”连似月想起连延庆说过的,她恶狠狠地道——

    “娶我?永远都不可能!”

    “大小姐……要喝水吗?”这时候,青黛的声音从马车外传来。

    连似月轻松了口气,再度掀开了马车帘,伸出手去接水壶,她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从她的马车旁边经过,她还远远看到了连诀的身影,他正与其他贵公子一块骑在马上,说说笑笑着。

    仿佛感受到她的注视,他回过头来,朝她灿然一笑,连似月也笑了,向他点了点头。

    “大小姐,您饿了吗?奴婢准备了些吃的。”降香问道。

    “我……”

    “砰!”她正要说有点饿的时候,突然间听到一声响,她的手跟着一沉,便见手上多了一个包袱,她一愣,抬头一看——

    只见,凤千越正骑在马上,立于她的马车前,身上一袭绛紫色右衽交领窄袖袍,袍子上绣着精美的如意祥云,腰间系着金玉宝石绦环——

    他居高临下看着她,那包袱是他丢过来的。

    “大小姐,这里面好像是吃的。”青黛看了眼包袱,说道。

    吃的?

    连似月拿起手包袱在手里颠了颠,然后伸手一个用力,只听到啪的一声,那包袱在空中划过一个线,然后结结实实地掉在了地上。

    凤千越脸上神情一冷,握着缰绳的手一紧,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来——

    她居然……毫不犹豫地丢掉了他给她的包袱!

    连似月脸上面无表情,仿佛觉得自己脏了手似的,拿帕子擦了擦手,然后放下马车帘子,将凤千越隔绝了开来。

    马车内,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闭目养神,管那马车外的人什么心思!

    凤千越眼睁睁地看着那马车的车轴滚过,那个包袱被生生碾于车下,碾的稀巴烂!

    “你……”凤千越紧咬着牙关,几乎要将牙齿咬碎!

    “四王兄……”这时候,另一辆骏马赶了上来,凤烨一脸倨傲的笑容过来,好巧不巧地挡住了凤千越的视线,他道,“这次狩猎,想和四王兄比试比试呢。”

    往年,凤千越只是看,并不参与比赛的,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的深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