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狩猎开始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五三章 狩猎开始

    “好!”凤云峥的眼神变得炽热,内心仿佛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一想到要与她携手,便觉得内心的热血要喷薄而出了。

    “天色不早了,殿下。”夜渐渐模糊了两人的面容。

    凤云峥正欲离去,走出观月台的时候,却闻到一阵腥风袭来,只见一个狼狈凌乱的身影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这个人影的身后似乎还有人在追喊着。

    夜风和冷眉两人冷肃的目光同时一凝,立即拔出随身的武器,挡在了凤云峥和连似月的面前。

    只见那团影子破烂一般扑倒在面前,连似月一看那装束,才知来的人是连诗雅,她双眼瞪着凤云峥,问道:

    “是你,我想通了,是你做的!莫安师太是你收买的!为什么?我和九殿下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凤云峥用看污秽之物的眼神看着面前的人,也不再掩饰,冷冷地道,“你能想通,倒也还算太蠢。”

    “为什么?”连诗雅追问着,她想不通,非要一个答案不可。

    凤云峥缓缓转头,看着连似月,她没有任何表情,一张冷血脸又美又艳,这在他看来,有种惊心动魄的力量。

    他微微笑了,耸了耸肩,道,“她不喜欢你。”

    “殿下是为了这个贱人?”连诗雅不敢置信地看着凤云峥,为什么?明明她才是这相府里艳压众人的所有人的那个,为什么八殿下不喜欢她,现在九殿下更是一副要为连似月卖命的样子?

    为什么?

    凭什么?

    “你说什么?”听到连诗雅嘴里吐出的“贱人”这两个字,凤云峥语气蓦地变得冰冷,目光里溢出一股杀气,仿佛自己珍爱之物被玷污了一般!

    “贱人,贱人,她就是个贱人,到处勾引男人!连……啊……”连诗雅像是疯癫了一般,指着连似月大肆地辱骂着,却突然啪啪两声,感到脸一阵火辣辣的疼!

    她捂着双颊,不敢置信地看着一旁冷冰冰的侍卫夜风——

    “你,你敢打我?”

    夜风冷冷地看着这疯子一般的女人,道,“你说了让殿下不高兴的话,不管你是谁,我自然打你。”

    “你……”

    “殿下恕罪,大小姐恕罪,三小姐突然跑了,我们来不及抓回来。”泰嬷嬷和几个丫鬟急匆匆跑了过来,将连诗雅押了起来,惶恐地道。

    “三小姐身上的鬼好像越来越多了,赶快送回清泉院,七七四十九天内不允许出房门一步,否则整个相府将遭受灭顶之灾!”连似月看着连诗雅那面如死灰的样子,冷声下令。

    “是!”泰嬷嬷急忙将连诗雅架走了!

    连诗雅不甘心,她回过头来,大声地喊着,“连似月,九王不过是废物一个,现在还是皇上最厌恶的皇子,你也敢和他走近,你会倒大霉的,也会给相府惹上大祸!”

    “这张嘴!应该立刻削掉!”冷眉脸色一沉,立刻拔出剑来。

    “由她去。”但是,凤云峥却阻止了她,眉间却凝结着一股冷意。

    连诗雅一路骂骂咧咧地被押回了清泉院,连母听闻她逃离的事,立即下令增派了十多人守在门口,让连诗雅插翅也难飞了。

    那聒噪的叫喊声终于消失了,凤云峥看向连似月,道——

    “我走了。”

    “殿下请。”

    凤云峥转身而去,那身姿散发着高贵和优雅,连似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突然一动,道,“谢谢。”

    凤云峥停下了脚步,背脊一颤,缓缓地转过身来,隔着不远的距离看着连似月,微微夜色中,她好似一株幽兰,在风中摇摇曳曳,他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感觉:

    多想就此拥她入怀,让她远离仇恨,做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在他的疼爱下慢慢长大!

    月儿啊,我愿你不谙世事,永远天真浪漫。

    只是——

    我明白

    你的仇太深,恨太浓,那些流过的血,淌过的泪,唯有报仇,才能消逝。

    那么……

    月儿,我们就好好地,狠狠地一起报仇吧。

    不给他们留余地,不给他们留活路!

    最终,他唇角浮起笑意,那笑意风华绝代,天下无双。

    他开口,掩去内心起伏,静静地和她说了一句,道,“早点休息吧。”

    说着,他便扭头离去了。

    *

    皇室秋季狩猎之日终于来临了,早在前几日,连母便将特意量身定做的骑装分别送到了连似月和连诀的院子里,这一次,连延庆亲自带着两姐弟一起参加这狩猎活动。

    而连诗雅则还躺在她的房间里被做法,无数的僧尼围坐在清泉院外念经诵佛,她觉得一整天都是嗡嗡嗡的声音在耳边萦绕,烦躁极了!

    其余也没有敢靠近清泉院,一看那缭绕的香雾,便会退避三舍,绕着道走。

    连似月坐于一辆通体雪白的骏马之上,身上穿着窄袖的绯绿色缎裙,外面套着白色狐皮短袄,纤细的腰间系着嫩黄穗带,骏马嘶叫一声,高高扬起前蹄,她身上的群聚迎风飘起,那墨玉般的青丝萦绕在颈间——

    明明端庄大方,温婉贤淑,却又散发着一股迫人的英气,眉宇间高洁傲岸,自有气度。

    当连延庆迎面走来的时候,看到这样的连似月,眼底不禁流露出满意之色,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以往倒没有察觉,自那莫安师太说了连似月是极贵之命后,他再看连似月,才发现,她身上确实有一股不同于常人的气度,令他也莫名感到一丝敬畏,仿佛面前的人真是未来的皇后一般。

    “父亲。”连似月见到连延庆,在绿枝的搀扶下,从马上滑了下来,对连延庆躬身道。

    “嗯。”连延庆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另外一个人的身影,问道,“诀儿呢?怎么还不见他的踪影。”

    “少爷迫不及待,先行出发了。”那书童四九跪于地上,道。

    “这孩子……”连延庆脸上露出一点无奈的笑容,道,“每到狩猎之际,他总是按捺不住。”

    连似月想起连诀,微微笑道,“诀儿是男孩子,对骑马狩猎总是会多一些爱好,而且他现在长大了,父亲又请了师父教他武功骑射,此番定是迫不及待想要一展身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