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章 同进同退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五二章 同进同退

    初入宫时,颇得宠爱,后虽因为其他新宠妃嫔夺去宠爱,但在宫十数年,也始终得到皇帝重视,有着亦妻亦友的地位。

    突然之间被打入冷宫,还连带儿子不得入宫参与朝政,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前一世凤千越似乎非常回避这件事,所以连似月知道的也不多。

    只知良妃打入冷宫后,不但不哭不求,还对皇帝说了一番话:

    “皇上在意的事,臣妾非但不会去做,更不屑去做,我的德行不容许被小人怀疑玷污,若皇上心中已没有臣妾,倒不如从此老死不相往来,死别和生离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皇帝见她如此干强,一怒之下便将她打入冷宫,便宣称此生不复相见,连同他们的儿子凤云峥也不得见。

    谈到母妃,凤云峥的神情便凝重了起来,眸间闪过一抹失意,叹了口气,道:

    “世人以为母妃端庄温婉,娴熟柔弱,但其实她性子干烈,孤傲清高,容不下任何谗构,排挤和陷害,从来不会为了争宠而去讨好其他人,当父皇的心一旦不在她的身上,还怀疑她的德行和操守时,她便选择远离父皇。

    所以,当她被陷害被冤枉的时候,父皇表现的不信任她,猜忌她,她宁愿被打入冷宫,也不愿再与父亲相守。”

    连似月记忆中,曾见过几次良妃,那是一个美貌而充满风韵,有德行有操守的女子,她骨子里散发着天生的高贵,不会因为得宠而看低任何人,也不会因为失宠而看低了自己,被打入冷宫后,在静寂的深宫中度过了余生。

    她这样的个性能在后宫中生存下来,靠的是自身魅力,而非手段,她也不屑于用手段。

    凤云峥在这方面和良妃十分相似,高洁傲岸,威武不屈,令人敬佩,可是因为这样,正中奸人下怀,被人屡次陷害,直到付出生命。

    “那么,是谁陷害了她?”连似月问道,前一世自己也活的糊里糊涂,命糊里糊涂地丧在了渣男贱女的手里,根本无暇顾及良妃的事,这一世,她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凤云峥慢慢地回忆道:

    “一年前,父皇微服出巡,在汝阳行宫时遇到一个歌声清朗,舞姿婀娜的女子,名唤优璇,父皇被优璇的美色所迷惑,便将此女带回宫中,从三品贵嫔,赐予临华宫,短时间内又从贵嫔,一路到晋升,短短两个月后便成正一品璇妃。

    不但她自己受尽宠爱,连同家人父兄也先后被加官进爵,优璇的家族大得荣光,父皇对璇妃的宠爱有增无减,她本就出生低微,却得到如此盛宠,因为引起了其他妃嫔的不满。

    尤其是皇后娘娘,对璇妃十分的痛恨,她多次劝说父皇不可沉迷美色,但父皇不但不听,反而斥责了皇后娘娘,对璇妃更加宠爱。

    璇妃恃宠而骄,数次冲撞皇后,恰逢太子被废,皇后向父皇求情却被喝令禁足长春宫。

    此时的皇后已经失去了章法,在宫人的怂恿下,便想出了一个拙劣而愚蠢的方法,假借为父皇祈福,让巫师假扮道士进宫,实则在背地里装神弄鬼,摆坛设法诅咒璇妃。

    此事,很快就被璇妃知道,她哭诉到了父皇面前,一并把这期间数次到过长春宫的母妃也一并捎上了,母妃有口难言,又不屈不挠,才被打入冷宫,褫夺了封号,父皇念及与母妃的那点旧情,才没有向众人说出母妃被打入冷宫的原因。”

    连似月缓缓地点头,“原来如此,那在殿下看来,陷害良妃娘娘的,究竟是璇妃还是皇后呢?”

    连似月想起,自己前世只听过几次璇妃得宠的奇闻,却从未见过她本人的真貌。

    “这俩人恐怕都只是棋子而已。”凤云峥微眯的眸间溢出一丝淡淡的冷意。

    连似月眸子一凝,脑海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她忙问道,“殿下,可否画出璇妃的画像来?”

    “大小姐,不用画,璇妃的画像殿下已经带来了。”守在一旁的夜风早有准备,从怀中拿出一副画轴,展开,只见一个姿容出色的女子手持绢扇,跃然于纸上。

    连似月一见璇妃真容,便彻底明白了,这个人,她曾在越亲王府见过一次,虽然只是短短的一面,却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认出了此人?”凤云峥见她的神情,便明白了几分。

    连似月唇角浮起一丝冰冷到近乎残酷的笑意,冷冷地道,“岂止认识,化成灰也记得。”

    凤千越还真是拥有常人难有的心态,自己用过的女人,毫不犹豫地送给自己的老子用!

    难怪,难怪她前一世从来没见过这个璇妃,想来是凤千越为了避免两人相见,而故意隔开了她们吧。

    想到这里,连似月突然感到一阵深切的恶心,捂着嘴便轻呕了几声。

    “你怎么了,还好吗?”凤云峥见她脸色变得这么难看,忙问道,脸上担忧的神色不加掩饰。

    她摇了摇手,露出一抹勉强的笑意,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些恶心人的事。”

    “喝点水,缓一缓吧。”他亲自倒了一杯水,轻轻一摇,再递到她的手中。

    “谢谢。”连似月端起茶杯,轻饮了一口后,才觉得舒服了许多,他目光凝望着她,她缓过来后,道:

    “良妃娘娘清冷孤傲,品行端庄,她其实不是不要自己的清白,而是因为深爱着皇上,才对皇上死了心。她知道自己失宠,便索性用在冷宫度过余生的方式急流勇退,明哲保身。

    而太子被废后,殿下你也是被人虎视眈眈,良妃希望您和她一样远离纷争,平平安安度过余生便好,于是,索性逼得皇上让殿下你不得再参与朝政,做个闲散王爷即好。”

    凤云峥赞许地点头,“你所言极是,母妃定是抱了这样的想法,才对父皇生出心灰意冷之意。”

    “但娘娘没想到的是,他们并不会因为殿下不问政事就放殿下生路的。”连似月叹了口气,道。

    “所以……”凤云峥深邃悠远的目光看向渐浓的夜色,想起前世和连似月凄惨的重重,他缓慢而有力量地道,“退让不能自保,那不如杀出一条血路,踩着那敌人的尸首,一点一点将失去的,全部拿回来吧!”

    “即便我们不要,也不能拱手让人!”连似月的目光看向他所看之处,饱含着肃冷的杀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