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中了邪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四四章 中了邪了

    而先皇太后回宫后,为感念红螺庵,亲自主持修建庵堂,使得红螺庵成为最有名的清修之地,平日香火十分旺盛,如今主持寺庙的就是这位莫安师太了。

    一般人是轻易见不到莫安师太的,但是,萧姨娘却可以,因为莫安师太在出家前,曾与萧姨娘是手帕交,这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事,就连连延庆也不知道。

    一计不成,她可以再生一计,好歹她萧仙敏也是萧老国公嫡生的女儿,岂会轻易被一个连似月扳倒?连诗雅是一定会被救出来的,她自己也不会再呆在西院那个鬼地方了。

    她抬头,看着天空,落日将至,夜幕开启,好戏要开场了——

    *

    宫里举行的秋季狩猎在即,这将是一次盛大的活动,每次皇帝都会允许三品以上的官员及家人随行,连家自然在随行之列。

    离狩猎还有数天,连母就已经请了京都有名的师傅特意为连似月和连诀两人两身定做骑马装和出行服,连延庆这次只打算带他们姐弟二人同行,连母说要他们两个都妆扮的漂漂亮亮的出去。

    连诗雅听到这个消息,这么重要的场合她没法出席,于是又趴在床榻上哭了一回,可是现在再怎么哭也没用,没有人能来帮助她,萧姨娘说会尽快带她出去,可最终也不见人影,她日日留在这里,无人陪伴,无人说话。

    就连那送饭菜的奴才也像是集体失声了一般,无论她说什么骂什么,她们都不会回应。

    “这些人都被连似月这个妖精迷惑了!对,连似月是个妖精,她会妖法!她能让所有的人都不理我。”连诗雅瘦削的脸上,双眼瞪的老大,流露出一丝惊恐。

    “不,我要离开这里,这里有鬼,这里有鬼,连似月会派鬼来吃我!”

    她突然从床榻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地下床走到外面,捡起一颗尖利的石头,在地上画着一些字,字迹非常缭乱,但却能看出来写的是:

    “连似月,你不得好死,你下十八层地狱……”

    “连似月,连似月……”

    写着写着,她又站起来,用脚一顿乱擦乱踢,地面上留下一片弯弯扭扭,令人心惊的痕迹。

    突然,她停了下来,望着手中尖利的石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无比诡异的笑容,然后慢慢地举起这手头,猛地用力——

    ……

    “不好了,三小姐自杀了!三小姐自杀了!”

    一个时辰后,一道惊叫声打破了平静,那送饭的丫鬟称心看到连诗雅躺在地上,手腕下流出了一滩血,整个人紧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啪”的一声,称心手里的碗掉在地上碎了,饭菜洒了一地,她猛地转过身,一边跑,一边惊叫着,路旁树上的鸟儿都被惊飞了。

    “大小姐,三小姐自杀了!”泰嬷嬷匆匆走了进来,满头大汗地道。

    连似月一怔,“自杀?”

    “是,听负责送饭的称心说,三小姐割了自己手腕,血流了一地,样子十分恐怖,现在人已经送回清泉院了,老爷喊了陆大夫前来,正在诊治。”泰嬷嬷一五一十地将情况禀报道。

    割手腕?

    连似月微微蹙眉,连诗雅那么重视自己皮囊的人,平日里蚊子咬一口都要大惊小怪一番,这次竟然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当真是被逼到走投无路了所以受不住了吗?

    “来人,去清泉院。”她站了起来,敛下神思,道。

    一走进清泉院,连似月便发现连诗雅的床前围了一圈的人,连延庆则坐在椅子上,紧绷着一张脸,脸色十分难看。

    连似月跨脚进去,喊了声,“父亲。”

    而连延庆头也没有抬,没有应她,特别担忧连诗雅的样子,连似月唇角拂过一抹几不可察的嘲讽,走到连诗雅的床前——

    只见连诗雅躺在床上,往日明艳的一张俏脸,此刻苍白到近乎透明,嘴唇没有一丝血色,眉头紧紧蹙成一团,像是被抽干了血气的人一般,而她露在被子外的那只手,陆大夫正在为她涂抹止血的药膏,果真有一道小指长的口子横在手腕上,衣袖上还沾着一些血迹。

    连似月冷冷地看着床上的人,嘴里却十分担忧地道,“陆大夫,现在怎么样了?”

    “大小姐,现在已经止了血,不过流了太多的血,需要好生静养调理,便能慢慢恢复身体了。”陆大夫给连诗雅的手腕缠上了一圈白布,道。

    连似月放下心来,对周围的婆子和丫鬟吩咐道,“你们要向陆大夫问清楚了,该怎么伺候,要注意哪些事,切不可照顾不周。”

    “是,大小姐。”这清泉院的奴才们早就在仙荷院见识过连似月的厉害了,现在她又这般亲切可人,反而令她们个个感到害怕。

    “陆大夫,请您多开一些好药,莫让三妹手腕上留疤才是,这截手腕要露在外面的,姑娘家若留下一道疤,要被人说闲话的。”连似月又细心地叮嘱道,不知情的人看来,这真是一个关爱妹妹的好姐姐。

    “大小姐放心吧,口服和外用的药都开了,搭配着服用疤痕定能消失,只是切记不要服用辛辣食物,否则伤口不但愈合缓慢,恐怕还会溃烂。”陆大夫叮嘱道。

    连似月点着头,道,“麻烦您了,还有,这件事还请您……不要外传。”

    “大小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陆大夫一辈子与相府打交道,后宅的事见得多了,早知道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啊!啊!”突然,床上的人猛地一把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脸上露出无比惊恐的表情,眼睛瞪的老大,心口剧烈地一起一伏着,然后用力地撕扯着刚刚包扎好的手腕,惊叫着,“鬼,鬼,我看到鬼了,我看到鬼了!那个鬼要吃我!”

    “三小姐……”

    “三妹……”

    “雅儿……”

    房中众人被连诗雅突然的行为吓了一大跳,连延庆站了起来,快步走过来。

    “鬼,鬼,你是鬼,你是鬼啊……”连诗雅像是疯了一般,猛然间朝连似月扑了过来,手往连似月的脖子上掐了过去,那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恨意。

    连似月眼睛微微一眯,脚步后退了一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