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O章 不如枣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四o章 不如枣子

    “雅儿,你听我说。”萧姨娘双手捧着连诗雅的脸,心疼地轻抚着,“我今天来是要告诉你,我正在想办法救你出去,你再按捺一下,很快就可以回清泉院了。”

    “真的吗?”连诗雅灰暗的眸子里总算散发出一丝光芒。

    “嗯!”萧姨娘用力地点头,“你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

    “谢谢娘。”连诗雅激动地扑倒在萧姨娘的怀中,哽咽着哭泣道,“娘,我从没受过这样的苦,在这里每天都过得生不如死,这一切都是连似月那个贱人造成的,我要她日后千倍百倍的偿还,才能消解恨意。”

    “雅儿,那个小贱人一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那些对我们落井下石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萧姨娘那双勾人的媚眼中迸发出阵阵慑人的寒意。

    她忍着内心翻涌的恨意,帮连诗雅好好涂了一回药,又替她梳好了头发,再三叮嘱后,才匆匆地离去。

    萧仙敏知道,不得不回萧家求助了!

    先前,她不想过早地向哥哥萧振海求助,唯恐他对连诗雅失望,但是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她们母女再这么下去,恐怕什么都等不到就会被连似月连根拔起。

    “大小姐,萧姨娘偷偷去萧家了,马车刚出府。”绿枝走进院子里,对正在弯腰拨弄那些花花草草的连似月说道。

    连似月头也未抬,用剪子剪去那梅树上多余的一根枝桠,目不斜视,徐徐地道,“这是狗急了跳墙要回去萧家搬救兵了。”

    “那怎么办?奴婢听说,那位萧家的大将军萧振海十分厉害,几个儿子也个个不是省油的灯……”青黛不禁感到忧心,紧张地问道。

    “是啊,我还听说,那位萧夫人来头也不小,是安平王吕尚之女,她可不是等闲之辈,不但精通兵法还能骑马打战,帮了萧将军不少的忙,奴婢前几次见着她,便觉得与一般人不同,若萧姨娘当真搬来萧夫人帮忙,该怎么办呀?”降香也有些忧心忡忡。

    但是,连似月却没有任何惊慌之色,徐徐地道,“横竖不过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塌不下来,该吃吃,该睡睡便是了。”

    反正她们大小姐遇到天大的是都是一副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模样,一切淡然处之,她们就算再紧张,也会随着她平静下来。

    “姐姐,姐姐……”这时候远远地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连似月抬头,便看到一个明朗的少年风一样跑了过来,若竹色的丝质长袍带起一阵风来,那如玉雕一般的脸上带着明媚热烈的笑容,仿佛灿烂千阳,令连似月感到一阵扑面而来的温暖。

    连诀,我的生命之光啊。

    “诀儿……”连似月的目光不由地柔和起来,轻声唤道,这几个月他的个子似乎长得特别快,几天不见就有长高的趋势了。

    连诀快跑到她面前的时候,放慢了脚步,双手放在身后,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神秘地道,“姐姐,你猜猜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连似月放下剪子,双手托着粉腮,秀气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佯装努力地想了想,道,“难道是什么好吃的?”

    “猜对一半了!”连诀献宝似的将藏在身后的一根竹竿拿了出来,竹竿上绑了一个铁钩子。

    “这是……”连似月看着这玩意儿,一下子有些恍惚,脸上出现一抹茫然。

    “姐姐,你还记得吗?我们书院的院子里有一颗枣树,以往每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会去打枣子,我们今天也去打,好不好?”

    “好啊,我记得那枣子又鲜又嫩,清甜多汁,我每年都要吃一大筐,结果第二天便肚子疼,母亲还吓得找陆大夫来给我治病。”

    连似月想起来了,她确实每一年都会和连诀去书院打枣子,一直到她后来嫁给凤千越,便再也没有去过了,只是,这打枣子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所以,对于连诀来说去年才做过的事,对她来说却已经隔了一辈子那么长了。

    “那快走吧,四九已经搬了筐先去了。”连诀朝连似月伸出手,连似月没有犹豫便拉着他的手,两人一块开开心心地往书院的方向去了。

    什么萧振海,萧姨娘,连诗雅,通通都一边去吧,在连似月的眼里,这些人都不如连诀的一个枣子。

    青黛望着自家小姐和少爷一块离去,脸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大小姐和少爷在一块的时候,总是最开心的,绿枝,你说是不是?”她笑着回头,问道。

    “不见得!”却见绿枝“冷冷地”丢下三个字,然后跟着连似月走了上去。

    青黛一脸茫然地看着降香,问道,“她这是怎么了?”

    *

    书院。

    今天放假,整个书院无人,连似月走进来的时候,顿时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姐姐,你在下面接着,我爬到树上去打。”连诀将长袍捋起,在腰间打了个结,然后抱着竹竿利落地爬上了那棵据说已有百年历史的枣树。

    “好。”连似月回过神来,双手将一个大大的竹筐高举在头顶,等着枣子落下来。

    “我打咯!”连诀高声道,便将那竹竿敲打在枣子上,轻轻一个用力,那些枣子便下雨一般落下来。

    “哇,好多啊……”连似月此刻就像一个返璞归真的孩子,举着竹筐在枣树下来来回回跑着,惊喜的笑着,任那枣子一颗一颗地落进她的筐里。

    连诀一边打着枣子,一边低头透过树缝看着树下的人,她眼底阴霾尽散,笑的好开心,斑斑驳驳的阳光落在她那张粉雕玉镯的脸上,精致的五官更显柔美,身上的碧色缎织暗花攒心菊长裙随着她的跑动随风飘起,如同热烈绽放的花朵。

    他的心,微微一动,不由自主地停止了打枣的动作,就这么倚靠在树枝上,静静看着底下的人,俊美如玉的脸上悄悄绽放出一抹浅浅的笑意。

    虽然她从来不说,虽然她总是冷面无情的模样,虽然有人说她那一张冷血脸真是可怕,但是他知道,她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她的内心深处寂寞而孤独,没有人能走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