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受不了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三九章 受不了了

    连延庆微叹了口气,眉心紧皱,道:“但是,四殿下方才与为父说,要向皇上请旨,让你嫁与他为越亲王妃,择日正式提亲。我以你尚未到婚配年龄为由远远地拒绝,可四殿下却道先定下来,等你到了及笄之年再行成婚大礼,他似乎非常坚持和执着于你。”

    什么?

    连似月脸上出现了片刻惊讶的神色,倒没想到,凤千越这么快就对她做出反击之举动了。

    不过,很快她眼中便闪过一丝冷笑,这个男人真是有够卑鄙的,故意用这种方式来让她难受。

    “所以,为父想问问你,你和四殿下是不是私相授受过,不然他为何如此执着于你?”连延庆的口气冰冷,显然不分不满这个女儿给她带来麻烦,如果连似月越过父母双亲私定终生,他绝不会放过她!

    从连延庆的语气和神态中,连似月便已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呵,无论发生什么事,他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责怪她,误解她。

    连似月定了定神,脸上并无任何异样,反而显得十分冷静平淡,道:

    “父亲,女儿与四殿下私下并无任何往来,女儿也没有任何攀龙附凤的想法,女儿不愿意嫁与四王爷为妃,还请父亲明察。”

    “当真?”他要确认她的心意。

    连似月眼神诚挚,道,“绝无虚言。”

    连延庆听了,这才点了点头,道,“原先,为父认为你的资质还不足以成为一个皇贵之妻,但如今看来,你成熟稳重,深明大义,睿智冷静,比许多人都要好,完全具备资格。

    只是,去做越亲王妃的话,是太委屈你了。所以,这门婚事,只要不是你个人的意思那就好,为父会想办法在四殿下向皇上请旨之前让他断了这个想法的。”

    呵呵,连似月总算明白了,连延庆不是不愿意她嫁给皇子,他担忧的也不是她的未来,他担忧的是凤千越看来胸无大志,整日舞文弄墨,种菜栽花,对他的仕途并没有什么帮助。

    所以,说来说去,她在他的眼里也只是一个换取高位的工具而已,她的幸福从不在他的考虑之列。

    看到连似月脸上那抹神情,连延庆感到有一丝不自在,便道,“月儿,你是我相府嫡女,你的婚姻大事,为父自然要谨慎为之,切不可随意。此事,你祖母那边也不知道的,先不要声张,我会密切关注四殿下那边,你切记与他保持距离,不可让人抓住了把柄。此次秋季狩猎,你也在同行的名单中,你要格外小心谨慎才是。”

    “是,女儿知道了。”连似月躬身,眼中闪过一抹阴冷。

    走出连延庆的书房,温暖的秋日暖阳照在她的身上,她的脸色却如冬日的寒冰,连呼出的气都快结冰了一般!

    “大小姐……”青黛快步走了过来,低声喊道。

    “何事?”她面无表情,问道。

    “方才赵姨娘那边来说,萧姨娘似乎偷偷往祠庙那边去zz三小姐了……”青黛回答道。

    连似月听罢,井水般幽静的冰眼中溢起一丝讽刺,道,“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听说这些天,她日日要与赵姨娘吵上一架,赵姨娘反正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回回都占尽上风,让萧姨娘心里堵了一口恶气无处发泄,又被其他姨娘讥讽。

    “需要禀报老夫人那边吗?”青黛请示道。

    “不。”连似月抬手,淡淡地道,“老夫人近日身子不适,这种小事就不用让她烦心了,再说萧姨娘爱女心切,想去看看三妹也是情有可原,就不必多管了,且随她去吧。”

    “是。”

    *

    连氏祠庙。

    每一回,家中小辈犯了错,便会被罚来此处面壁思过,前一世,连似月不知道被罚跪在这里多少次,那祠庙墙壁都被她抠出了一个洞。

    而这一回,被罚在此处思过的,则换成了三小姐连诗雅。

    “来人,来人呐,没有送水来的吗?本小姐的嗓子都要渴的冒烟了!”那幽暗的房中,连诗雅趴在床榻上,不耐地大喊了几声,那声音嘶哑如同公鸭嗓似的

    “雅儿,雅儿……”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连诗雅浑身一颤,猛地转身,只见一身素服的妇人热泪盈眶地站在门口。

    “娘?娘……”连诗雅认了好久才终于认出这个朴素如吓人一样的人是她的姨娘,即刻大哭着喊起来。

    “雅儿,雅儿别哭,你的伤好了吗……”萧姨娘三步并做两步走过来,双手揽住了她。

    “娘,你终于来了,我受不了了,我一刻都受不了了,你快带我回清泉院,再在这里住下去,我宁愿死。”连诗雅心里的最后一丝丝心理防线终于击溃了,越哭越大声。

    萧姨娘心痛地看着面前的连诗雅,原本她引以为傲的女儿有着一张花容月貌的脸,明眸皓齿,眉目如画,但是现在呢——

    浑身脏兮兮,邋邋遢遢的,身上还不时发出一阵难闻的味道,整个人也瘦了一圈,脸如菜色,失去了原有的光泽,一双双盈盈秋水的眼眸现在黯淡无光,毫无神韵。

    只是祠庙里没有镜子,连诗雅不知道自己现在长什么样子,否则定要崩溃的。

    萧姨娘抬起袖子,擦着她脸上那一层灰尘,道,“雅儿,你再忍忍,娘正在想办法把你从这里带回去,不会太久了,你要撑下去,知道吗?等我们出去了,再好好z容雪和连似月好好把仇报了!”

    连诗雅一听,立即声音尖锐地叫起来,“还要我在这里继续呆下去?娘,你知道我在这里过的是什么日子,没有奴才伺候我,我要自己涂药,吃饭喝水全都是自己一个人来,你看看这些饭菜,冷冷冰冰的,吃得我肚子好疼,除此之外,每天还要抄写经书,我受不了了,我再也受不了了!”

    “雅儿!”萧姨娘心疼地直掉眼泪,眼中散发出浓浓的嫉恨,道,“老夫人,容雪,连似月,你父亲都太狠心了!怎么忍心把你一个人放在这里,你好歹也是连家的子孙啊。”

    “娘,娘!你快点想想办法,带我离开这!”连诗雅紧紧抓着萧姨娘的手不肯松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