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误会大了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三七章 误会大了

    此时此刻的她,身上不见那丝面对着他就张牙舞爪的戾气,像个天真浪漫的孩子,正在为了救助一只鸟而努力着。

    而她的手,好像受了伤,用一块白色的布料包扎了——

    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似笑非笑。

    “殿下……”赢空开口唤道,殿下说,今日前来是为找连相的。

    “……”但是,凤千越抬了抬手,赢空便悄声退了回去。

    凤千越看着连似月,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

    连似月正努力地踮起脚想要把鸟窝放上去,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她一愣,正要回头,却见一只手从她的头顶伸过来,将她手中的鸟窝拿走,轻而易举地放回了那枝桠上。

    连似月猛地回身,只见凤千越站在她的面前,紫色锦袍加身,包裹着他颀长身躯,腰间佩戴着一块玉,通透的绿,贵气逼人。

    她脸上那抹笑容立即消失在了脸上,这真是冤家路窄!

    “你来干什么?”她面无表情,口气不善,就连基本的尊称都省却了。

    凤千越一愣,没想到连似月竟然当着下人的面直接给他甩脸子,他唇角那一丝浅浅笑意顿时隐去了,不冷不热地道——

    “上次在连老夫人的寿宴上见识到了大小姐手刃亲人的手段,今天又听说大小姐将庶妹打入祠庙一个人孤苦无依,没想到也会对一只雏鸟儿起恻隐之心。”

    呵,他的言外之意是说,她连似月这么一个凶狠残暴的人,居然会救一只鸟么?

    说到凶狠残暴谁又比得过凤千越呢?曾经,他微微的一个笑意便能令她心驰神往,他一句,“似月,辛苦你了。”握着她的手放在掌中揉捏,她便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谁知道,他的眼睛盯着看的,明明是连诗雅呢。

    而如今——

    她真觉得他是天底下最恶心的男人,真不知道当初自己的眼怎么会瞎成这样!

    连似月唇角慢慢弯曲,露出一丝冷漠的笑意,冷冷地道:

    “谁说我要救它,我才没有这么好心,我把它放回鸟巢,是因为它现在还太小了,吃起来的时候连骨头都没的吐,所以,我是把它放回去,让它的母亲替我好好把它养大,等到肉多一点的时候,我就把它剥了,放进滚烫的水里煮着吃,那肉鲜嫩鲜嫩的,一定好吃极了”

    “……”青黛和降香一听她们大小姐居然和四殿下说这种话,顿时紧张地脸都白了,一向冷静的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而凤千越的表情也僵住了,他感觉自己被她故意耍弄了似的,又想起安国公主寿宴之事,顿时一种不悦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你在故意想激怒我?”他皱眉,紧盯着她问道,这个连似月总是有本事将他隐藏极深的情愫挑动起来。

    “四殿下想太多了,我平常就这么说话,况且四殿下高高在上,不是我等凡民所能企望的,又何来故意激怒之说。”说话的时候,连似月眼睛却看向别处,透着一丝漫不经心的感觉。

    “看着我!不许回避!”凤千越突然感到很恼怒,这个女人对他若有似无的不屑令他实在不能忍受。

    看着他?连似月的心猛地一颤,他知道她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忍着不将他当场杀了吗?他要她看着他?

    她缓缓地转过头来,视线终于和他对上了,她的手暗中握了握拳,千头万绪最终化作一个淡淡的眼神。

    她唇角浮起轻蔑的弧度,道,“四殿下来相府,是为了找我父亲吧,我就不耽误您了。”

    说着,她便从他身边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站住!”他一把紧握住了她,用着几乎能将她手腕捏断的力气,冷声对其余人道,“你们都退下!”

    “咔嚓……”身后的冷眉浑身散发出一股杀气,微眯的双眸流露出危险的气息,如果凤千越再妄动一步,她便要将袖中最锋利的刀尖刺入他的心脏。

    九殿下说过,要保证大小姐的安全,所以就算对方是一个王爷,只要伤害了大小姐,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杀死对方!

    “你们先下去。”连似月察觉到冷眉的意图,便忍着对凤千越碰她的强烈厌恶感,低声命令道。

    “是。”冷眉眼望着凤千越,悄悄将袖中的暗器藏起,慢慢地后退至一个足以保证连似月安全的范围内,几个贴身的丫鬟和婆子们也低着头,忐忑地离开了。

    木芙蓉下,微风拂过,花瓣飘落,静寂无声,两人相视而对——

    他看的是今生,她望的是前世。

    “你在暗中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他问,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他有种直觉,他最近的分崩离析与她脱不了干系。

    “我做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不知道四殿下说的是哪方面的事?”连似月神色淡然,静静地看着似乎有些气急败坏的他,微微歪头问道。

    凤千越的眸间溢出危险的气息,道,“你心里很清楚!”

    连似月笑了,笑的甜媚温柔,毫无破绽,“四殿下真是说笑了,我一个内宅女子,整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和四殿下也不是很熟,我怎么会清楚你的事,四殿下要找人算账,是不是找错人了?”

    她的笑,如蜜一般甜,眼神更如初生的婴儿般无辜。

    风吹来,凤千越突然间被迷惑了,他甚至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判断失误,误会眼前的人。

    难道……

    她对他总是充满了刺,还有别的原因。

    “四殿下,没事了吧,没事的话,我该走了。”连似月一刻都不愿意再停留了。

    “等等!”他再度唤住了她。

    “还有何事?”连似月忍着内心的厌恶,没有好气地道。

    凤千越踱步至她的面前,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

    “从第一次在相府遇到,你就极尽所能地想引起本王的注意,再到每一次,你都对我极尽挖苦之能事。

    不过,本王很遗憾地告诉你,我喜欢的是温婉娴静的女子,诸如你三妹那般的,而不是你这般犀利凶狠的人,所以,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无论如何,我不会多看你一眼。”凤千越亦用嫌弃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她是一堆脏物,看一眼都嫌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