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救救小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三六章 救救小鸟

    “你放心,这次的狩猎,将会非常精彩,我都迫不及待了。”他抑制住内心的情愫,道,眼睛却始终看着她受伤的手。

    “九殿下……”连似月回过身来,道,“始终,我们只是盟友的关系,那一声月儿,我便当做没有听见,往后亦不要再喊了,狩猎场上见。”

    说着,连似月转身,快速地离开了,凤云峥于晚风中看着她决然离去的冰冷身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他突然想到,前一世,他未曾进入过她的心里,这一世,是不是也会这样。

    会不会,重生一世,最终什么都没法改变?

    “殿下……”夜风轻唤道,“该走了。”

    “吩咐冷眉,照顾好她,绝不容许有半点闪失,她的手不能留下任何疤痕。”凤云峥吩咐道。

    “是。”

    凤云峥循着夜色离去,那素白的锦袍融入夜色之中。

    *

    越亲王府,凤千越寝殿内。

    一袭桃红绣莲花百褶裙的女子盘坐于地,面前横放着一架琵琶,那葱葱十指如流水般划过琴弦,带起一阵悠远的靡靡之音——

    女子偶尔抬头,便依稀可见那七扇紫檀木屏风后男人朦胧的身影,他斜倚在宽大的雕花黄花梨木宽椅上,虽看不真切人,但也可远远地感受到他浑身散发着的阴鸷之气。

    屏风后。

    凤千越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盯着面前那抚琴的女子,双拳慢慢地缓握起,在这熟悉的曲间,他恍惚间见到陌生而熟悉的身影——

    ……

    琵琶乐声这时嘎然而止,抚琴的女子起身,跪于地上,软糯怡人的声音,道,“殿下。”

    凤千越一双眼底全是阴鸷,他手一挥,面前的屏风轰然倒地——

    “抬起头来。”

    那女子缓缓地抬头,一双水眸脉脉含情地望着面前俊美的男子,这女子,竟与连似月的眉眼有几分相似。

    “过来。”凤千越开口,声音冰冷,目光越发阴寒。

    女子心里欢喜,她一个普通的歌姬,突然被四殿下看中,带回府中来,若能留在越亲王府做一个侍妾也是天大的恩宠了,想着,她的姿态更加卑微,态度越加臣服。

    一身柔软丝滑的缎子从肩头滑落,身上的衣裳被她褪去,仅剩雪白绢帛裹住妖娆的身段。

    “过来!”凤千越长手一勾,女子顺势跌落在他的身上,他一个翻身,手下一个用力,那仅用来蔽体的薄料顿时成了他掌中的碎片。

    室内,一片旖旎。

    任身下女子如何讨好,他却始终面无表情,脑海中一闪,他又想起那日在安国公主府,凤云峥和连似月联手斗他的情形了,便觉一口闷气撑在胸口不得纾解。

    一个时辰后,凤千越才终于翻身下床,扯过一袭紫袍穿在了身上,床上的女子脸埋进薄被中,浑身羞红。

    “殿下……”殿外,传来贴身侍卫赢空的声音。

    “调查的怎么样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凤千越问道,声音带着几分阴沉和嘶哑,最近连连折损数员大将,他不得不亲自介入其中调查,若再不抽身,恐怕有暴露身份的危险了。

    他直觉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问题,然而,一时之间,他竟然查不出什么来。

    果然,赢空垂下头,道,“殿下恕罪,赢空无能,连日查探,却不得其果。”

    “一定和她有关!”凤千越突然间勃然大怒,回头,一把将床上赤果的女人拎起,掐住了她的脖子,女子本来沉浸在被宠幸的欢愉之中,突然却感到呼吸困难,一根脖子快被掐断了似的——

    “是不是她派你来的,说!”

    女子费力地摇头,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眼珠子高高地鼓出来,“饶,饶命……殿下……殿……”

    上一刻还在天堂,而这一刻便已经到了地狱,这个四殿下,原来如此阴晴不定。

    “呃……”他手下一挥,琵琶女便如同落叶一般飞了出去,身子撞在柱子上,砰的一声,嘴里吐出一口血来。

    而他,掀开帘子,面无表情地走了出去。

    *

    “叽叽,叽叽,叽叽……”第二日,从倾安院出来后,路过一片木芙蓉树的时候,连似月突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叫声,她便循着声音低头四处寻找——

    “呀,大小姐,是一只刚出生的黄雀鸟儿幼崽,奴婢瞧着是风大把窝吹

    下来了。”降香首先发现了一棵木芙蓉下的那个鸟窝。

    连似月走过去,果然见一个破了一块的鸟窝在地上,窝里一只刚刚孵出来的小鸟,连身上的毛都没有长出来,皮肤近乎透明,还清楚地看到皮肤下的血管和蠕动的内脏,此刻,正无力地张嘴发出极为微弱的叫声。

    看到这只幼鸟,连似月心里突然跟着一动,她的脑海中竟然想起了她那个被剖腹取出来的儿子!

    她的身子不禁颤抖着,眼圈开始发烫。

    “小姐,让绿枝来把这个鸟窝放回树上去。”青黛和降香都没有察觉到她此刻内心的波动,说道。

    “慢着!”眼看着绿枝的手就要碰到这鸟窝了,她突然猛地一声叫出了口,“我来。”

    她走了过去,双手要将鸟窝端起来——

    “呀,大小姐,您的手受了伤,不能乱碰的。”青黛见状,连忙阻止道,连似月的手上还缠着凤云峥那白色的布。

    “无碍,我不会伤到自己。”她将鸟窝从绿枝的手中拿了过去。

    “大小姐,应该是放在那里的。”青黛指着旁边的木芙蓉树最顶端的那块枝桠,那枝桠中间还残存着一些黄泥和草头。

    连似月走了过去,踮起脚要将鸟窝放上去。

    凤千越一走进相府后花园的大门,便看到一个少女手里捧着一个鸟窝,正费力的踮起脚要将它放回树枝上去,但是因为身高不够,她的脸颊有些发红。

    他的脚步顿时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她身上穿着一件月白素缎冷蓝镶滚白绫棉裙,罩着一袭雪白的银狐毛大氅,梳着一个惊鹄髻,旁侧插着一支点翠花枝凤尾簪,那簪尾的彩色流苏随着她的移动摇摇曳曳,影子在地下晃动着,有种说不出的美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