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防备之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三五章 防备之心

    因为他的出现,周遭的空气都变得优雅高贵起来。

    他在连似月的面前坐下,看着她写字,那眸间的笑意几乎要溢出来了,从他的角度看过去——

    连似月写字的时候,纤纤素手握着那香妃竹笔杆,头微微偏着,肌肤如玉,美目流盼,眼如点漆,明澈动人。

    那张清丽白腻的小脸上的表情十分认真,狭长的睫毛间或一眨,像把小扇子似的,勾动着他的心,发髻上的步摇随着她写字的移动轻轻摇曳着。

    阳光静静倾泻下来,落在两人的身上,有种穿越前世今生的静谧之美好。

    好看!好看!每一处都这么好看!他看中的人,怎么看都好看,真想就这么一直看着,不用离开。

    凤云峥心头油然升起一种幸福的感觉来,脸上的笑容更加地深了。

    “咳……”站在凤云峥旁边的夜风看到自家主子看着大小姐眼睛都不眨一下,实在觉得丢脸,便轻咳了一声。

    明明是个万事缠身的人,策马到一半,又调转偷来,却挤出这点宝贵时间快马加鞭赶来,却只是坐在这里看她写字,一句话也不说,还看的这般津津有味,兴致盎然,仿佛这是世间最美妙的事。

    凤云峥被这一个轻咳,唤回了一些神思,便端正了一下坐姿,道,“大小姐的字如美人簪花,看着分外赏心悦目。”

    “上次祖母寿宴帮助我的蒙面人,原来是九殿下。”连似月似乎并不关心他的夸赞,漫不经心地道,继续不疾不徐地临摹着王羲之体。

    凤云峥不禁失笑,眼睛没有移开过她,道,“又被你看出来了,你真聪明。”

    连似月继续写字,声音如空谷夜莺,娓娓道,“那这么说来,绿枝原来也是九殿下的人,而非八殿下了。”

    她放下笔,抬眸,直视着凤云峥,只见他慵懒地倚靠在她面前的椅上,这个男人的风华啊,实在太美好,随便看过去,都像一副赏心悦目的话。

    “是,绿枝是我安排到你身边的。”凤云峥直言不讳,道。

    “为什么?”她问。

    为什么?

    因为想将你好好收藏,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你惊,免你苦,免你四下流离,让你有枝可依。

    不必像前世那般,孤单无依,苦苦盼着一个永不会到来的人,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全部都给你。

    未来,可与你并肩,共看人世繁华,天地浩大,前世来不及的,今生再来一次。

    所以,想为你做一切事情——

    但是,最终,凤云峥没有将这翻心里话说出口,而是说道——

    “因为我们似乎有着共同的敌人和共同的目标,所以,我要保证好你的安全,不想失去你……这个盟友。”现在突然说出那种话来,恐怕会吓坏了人,目前也只有这个说法最没有破绽了,又能有个正当的理由出现在她的身边了。

    连似月望着凤云峥,她毫不避讳地看他,似乎要寻找什么答案似的,问道——

    “那么,九殿下想到什么程度?杀了四殿下,夺得皇位?”她问道。

    “你呢,你想到什么程度?杀四王兄?”他反问——

    她要到什么程度,他就做到什么程度,如果她要皇位,他也给她拿来。

    连似月转身,眼望着那一池平静的水面,良久,她的周身慢慢溢起一丝弄弄的杀气,她的双拳慢慢地握起,任那指甲掐入掌中,声音似冰刃一般,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皇位,只要不是凤千越坐,我无所谓。”

    “好,无所谓,那么,四王兄呢……”他问。

    “不,我不要他死!

    我要他堕入地狱,要他被最亲近的人背叛,要他承受世间最惨痛的折磨,要他不能死,不能生,不像人,不像鬼,我要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挖他的眼珠,要他,要他……”

    她像是一个无情的恶魔,面无表情地说着世间最可怕的诅咒,可是两行眼泪却不可抑制地从脸庞滑落,手间越发用力,指尖几乎要穿透了那白嫩的手掌。

    凤云峥察觉到有些不对劲,猛地抬头,看到她耸动的肩膀和颤抖的影子,他脸上那抹云淡风轻的笑消失了。

    他猛地站起来,快步走到她的面前,大掌包住她的一双手,柔声地,“够了,够了,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你想要的,我一定会帮你做到,好吗,月儿,我会帮你,放开你的手,放开……我不许你伤害自己……”

    他颤抖着掰开她的手心,那手心已被指尖戳破,几可见骨,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却一副浑然不知道疼的样子!

    她是有多恨,才会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

    他看着心痛欲死,慌忙扯下锦袍的一角,细心地为她一圈一圈地包扎好,再在手背的位置打上一个结,道,“回去让绿枝用最好的膏药给你涂,不许碰任何东西,不许……”

    “啪嗒……”一颗温热的泪珠落在他的手背,凤云峥一怔,抬头,只见她面无表情的脸上却挂着两行清泪,那冰冷又心碎的模样儿——

    简直令他有种堕入地狱的感觉啊!

    她看来是个无情之人,用最狠辣的手段对付敌人,让敌人绝无回旋的余地。但是,谁又知道她心里的痛呢?他知道,他知道,他全都知道!

    他的心,纠紧了地疼!月儿啊,月儿。

    他不由地抬起手,粗粝的指腹一点一点擦去她脸庞上的泪,另一只手抬起,想要将她揽入怀中,但最终还是缓缓地放了下来。

    “……”感受到脸颊上陌生的碰触,连似月猛然间回过神来,她忙后退了一步,快速地抹去脸颊上的泪,瞬间便收起了那一丝脆弱,恢复了那狠厉的模样,仿佛又成了时间最无情的女子。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她道,“殿下,接下来的皇家秋季狩猎,是扭转局势的一个关键,良妃能不能从冷宫出来,你能不能重返朝廷,就看这一次了,但愿这一次,我们都不会让对方失望!”

    看着她恢复了那一副冷硬的模样,凤云峥不禁感到怅然若失,她还是没有向他敞开心扉,对他还是有防备之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