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四章 欣赏字帖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三四章 欣赏字帖

    “你……”连似月一时之间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嫌弃成这样,这是对待大周第一美人该有的态度吗?

    想想凤千越,当初为了连诗雅,可是不惜抛弃妻子,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而现在凤烨竟然将连诗雅视为洪水猛兽一般不愿靠近。

    凤烨正色道,“你笑什么?我说的可是真的,我每一次看到她,心情都不会太好,总是不断看着我的时候,我真想自戳双目,但是为了维持八殿下的翩翩风度,才不得不假意应付一下,露出我迷人的笑容来。”

    连似月摇了摇头,都说皇帝生九子,九子九个样,凤千越和凤烨两人相差的还真不是一点。

    “还真是不可思议啊……”连似月感叹道,如果凤千越知道凤烨如此厌弃他所爱的女子会不会大发雷霆?

    听安阁,墙外。

    连诗雅的身体紧紧地贴着墙壁,连似月和凤烨的话她都听到了,此刻,她难堪的浑身发抖!

    方才,她听说八殿下来了相府,便不顾连母禁足的惩罚,把头上还未痊愈的伤口用前额的头发遮住,忍着身体的疼偷偷跑来听安阁。

    原想着能见八殿下一面,告诉他连似月是如何陷害她逼迫她至此境地,让她怜取自己,看清楚连似月的真面目,却没想到,听到的却是凤烨这番对她避之不及的话。

    怎么会变成这样?她的样貌不是一向最得男人喜欢吗?

    对,连似月!

    又是她!是这个贱人迷惑了八殿下,在八殿下面前说了她许多坏话,才让八殿下厌弃她,对,一定是这样的!

    连诗雅转过身,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祠庙的方向走回去,她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自信心几乎在这一刻被击溃了。

    走着走着——

    突然,她眼前一亮!

    “对,还有一个人,四殿下!上一次四殿下还为我说情了,他对我定然是不同的,他会帮我的。”

    所以,没关系,没有八殿下又有什么关系?

    她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四殿下现在看来无心于政事,不过只要娶了她,她在他耳边多吹枕边风,他就会开始醉心权势,还有舅舅,舅舅也会帮忙,那她也不是不可能当上后宫之主。

    到时候,她就可以尽情地折磨连似月了,五马分尸,车裂,她所能想到的方式通通用上一遍!

    对,就是这样的。

    连诗雅这么安慰着自己,挪回祠庙的时候,她又恢复了自信,她要好好休养身体,让容颜恢复,等着萧姨娘来救她,下一次以最美的样子出现在四殿下的面前,四殿下定会喜欢她的。

    观月台。

    凤羽和连诀正在欣赏王羲之真迹,凤羽拿出笔墨纸砚进行临摹,书童在一旁磨墨,四小姐连菀茵,六小姐连雪乔和七小姐连胜茹也来了,全都兴味盎然地看着六殿下写字。

    “六殿下的字行云如流水,落笔如有云烟,好看极了。”那六小姐连雪乔站在一旁,夸赞道,目光却不禁偷偷多看了凤羽两眼。

    这位六殿下颜如宋玉,貌比潘安,又是八殿下的左膀右臂,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若能嫁给他,就算是侧妃也是好的。

    可惜她一个庶女,姨娘又没有本事,父亲几乎忘了她,祖母也未曾正眼瞧过她,她要怎么样才能攀得上六王爷呢,想着便不由地黯然伤神起来。

    “六小姐过奖了,本王平日闲来无事,便喜欢写写字打发时间而已。”凤羽为人素来温和谦逊,没有什么皇子的架子,这便让连雪乔心头更加的欢喜,甚至有些懊恼今日没有穿上她最好的那套云锦裳来。

    连菀茵和连胜茹就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欣赏着,默默地不怎么说话。

    “各位小姐好眼光,六王兄的字就算父皇也要拿来收藏的,但是他呀,总是喜欢秉承圣人谦虚只美德。”这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只见八殿下凤烨和连似月一块走了过来。

    “自然,我可不如八皇弟桀骜不驯。”凤羽回过头来,道。

    凤烨一脸笑,那目光不经意间与他对视而过,轻点头,他们二人虽不是一母所生,但自小结盟,视为一体,互为信任。

    如今知道了凤千越的阴谋,必当共同全力对付他,连似月对这一点自然了然于胸,她现在还不急着亲自出面对付凤千越,而是要将力量一点一点聚集到她的身边来。

    这一招也得亏凤千越了,跟在他身边十几年,如今她也算学了个通透,这是不是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大姐……”见了连似月,连菀茵几个都站了起来,恭敬地道。

    “六殿下的字果真如六妹所说,行云流水,落笔如有云烟,今日我们姐妹得以一见,实乃三生有幸。”连似月目光落在凤羽的字上面,眼中流露出赞叹之色。

    凤羽一生热爱风雅,诗词歌赋,无不精通,是大周有名的才子,后因凤烨惨死,他不愿归顺凤千越,还做诗词暗讽,最终而落得个割舌断手,发配边疆的结局,也是可悲可叹。

    连雪乔一看到连似月,却像是被人察觉了心事一般,急忙低下头假意看字帖,连似月只轻轻笑了笑,连雪乔看上凤羽,这在自然不过了,只是她一副特别想瞒着她的样子却不是很正常。

    一众人观赏字帖,欣赏美景,面上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到了夕阳西沉之时,凤烨和凤羽才告辞离去,连诀送他们出门。

    连菀茵,连胜茹和连雪乔也意犹未尽的走了,两位殿下的才情和风貌却都不知不觉地印刻在了她们心中。

    “还不出来吗?”过了半晌,连似月眼望着面前的字帖,眼神却往旁边看去。

    “……”一个低笑的声音传来,道,“什么都瞒不住你。”那笑声如同山间清泉,悠然不绝。

    连似月一回头,便见一翩翩男子从一旁走了进来,他一袭胜雪锦袍裹身,那衣襟和袖口处绣有几处梅竹,风雅高贵,头上的紫金光在阳光下散发着熠熠光辉,清风徐来,如墨青丝飘起,只是今天的他,眉间更多了一丝慵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