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O章 给我闭嘴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三o章 给我闭嘴

    连诗雅被家法伺候,足足五十大板打在身上,额头上被砸了,出了一个指甲大的口子,陆大夫开了涂抹的金疮药后便被直接送往连家祠庙里自省。

    同时,连母已经下了死命令不允许婆子丫鬟近前伺候,一日三餐由膳房直接送去让她饿不着就成。

    连诗雅素来娇生惯养,虽为庶女,但吃穿用度一直都是最上等的,何曾受过这种待遇。

    一进祠庙,她就开始哭,一边哭一边痛骂连似月,一直从日落之时哭到了第二天东方露出鱼肚白,直到实在没有力气了才消停下来。

    她原来还抱着希望,连母不会那么绝请,至少会有个奴才来伺候她,但是她想错了,整个祠庙冷冷清清的,只有到点的时候会有奴才准时将膳食送进来,放到她床边就走,无论她怎么喊,都一句话也不跟她说。

    她什么都不管,什么也不顾,最在乎的就是她的脸,拿了金疮药一层层地摸上去,就盼望着那个血口子一觉醒来就能消失。

    她一开始还倔强地趴在床上,不吃不喝也不涂药,可是最后实在疼的受不了了,只好自己拧开金疮药,反着手一点一点涂在皮开肉绽的地方,涂完便是一身的汗,跟死了一回似的。

    涂完药终于缓过来的时候,又艰难地移动着身躯下了床自己用餐,因为没有办法端坐,只能站着进食,可是因为身体有伤,往往站了一会便支撑不住,只好饿着肚子一步一步移回床趴着。

    “来人呐,来人!”她将伸手能拿到的东西一样一样全部砸到地上,一声一声地使唤着,但是,没有任何人应她。

    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昨天还众星捧月,今天却孤苦无依,她几乎是陷入了绝望之中,心里便更加的恨连似月。

    而萧姨娘这边——

    她被从清泉院赶了出来,重新回到原来住的西院,这边住的都是些没有生育不得宠的妾室所居住的地方,大多来自卑贱低下的家庭,也有丫鬟被连延庆看中而抬了妾的,甚至有些还是连延庆的下属所奉献的礼品,向来不被怜惜,还可以被送来送去的。

    “萧姨娘,西院那边请吧。”周嬷嬷不冷不热地看着留恋着清泉院的迟迟不走出的萧姨娘,催促道,一群奴才站在她的身后。

    萧姨娘冷笑,道,“是大夫人让你来的?怎么,怕我赖着不走不成,还派个人监督。”

    “姨娘说笑了,夫人是怕姨娘需要帮助,才让奴婢领了人丫鬟们过来,有需要的话便搭一把手。”周嬷嬷老道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说道。

    “呵,说来说去,容雪才是最冷酷最无情的老狐狸。虽然萧国府衰败,但我萧仙敏也是堂堂嫡女出身,当初来求助于她,她竟安排我做妾,让我一辈子低她一等。现在,她不需要我了,就翻脸无情,把我赶到西院!”萧姨娘当着众多下人的面故意说道。

    “萧姨娘,做人要讲良心啊,夫人打小便由奴婢照顾,你与她之间的事,我知道的清清楚楚,当初萧国府败落,你的兄弟选择从军,你一人孤苦无依便前来投奔夫人,夫人怕你委屈,便请求老夫人把你当做姐妹留在身边照顾,还数次和奴婢说起,往后为你谋一门好亲事,你嫡女出身断不能委屈了你。可你最终……后来的事我一个奴才也不便说道,事实是如何姨娘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故意在下人们面前曲解夫人的意思就不太好了。”周嬷嬷年过半百,当初又经由容国府老夫人亲自调教,说起话来不卑不亢,铿锵有力。

    萧姨娘真道是变了天了,连一个老婆子的腰板都硬了起来,她知道多说无益,最终捡了几件衣服,由周嬷嬷看着,搬到了西院。

    一到西院,几位姨娘看到这大名鼎鼎的贵妾萧姨娘突然来到西院,全都停下了手中正在做的事,纷纷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起初她们以为她是来派遣什么事的,但看到她手里的包袱,又看到她进了最北边的那间屋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便明白这名鹤一时的萧姨娘原来也是失了宠,被赶到这里来了,众妾对她的态度便轻慢了起来。

    房间很简陋,一张硬板床榻,一张简单的桌子,萧姨娘坐在床边,心里越发地感到屈辱,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

    不一会,屋子外便传来一个女子咿咿呀呀的吟唱声——

    “劝君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赢秦无道把山河破,英雄四路起干戈。宽心饮酒宝帐坐……”

    萧姨娘本就心烦,听这唱戏的声音一直咿咿呀呀萦绕在耳旁,便更加不胜其烦,她猛地站起来,几步走到门边一把推开门,吼道:

    “鬼哭狼嚎的这是唱给谁听,给我闭嘴!”

    她一吼,那正唱的尽兴的赵姨娘顿时一愣,与几位一同听她唱戏的其他几位回过头来,只见萧姨娘一脸颐指气使地站在院子门口,高人一等的样子。

    被这么一吼,赵姨娘顿时脸子挂不住,撑着腰,哂笑一声,道,“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萧姨娘啊,你当这儿还是你的清泉院呐,你有何权利命令我闭嘴呀。”

    萧姨娘眉高眼低,露出讥讽的表情地道,“丑人多作怪。”

    赵姨娘一听,不高兴了,脸色一沉,尖着声音叫骂道,“你说谁丑人,你说谁丑人了?”

    “……”萧姨娘根本不屑与这里的任何女人口角,眼见赵姨娘准备撒泼,她冷冷地转过身,走进屋子里,不理会赵姨娘。

    “你有种骂人你有种别走啊!”这赵姨娘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眼见萧姨娘这么讥笑自己,她快步走了过去,一把伸手抓住了萧姨娘的衣襟,嘲讽地道,“你看不起我?还以为自己是那个萧姨娘呢,我早就打听清楚了,你们母女暗害老夫人,一个被关进庵堂,一个被打发到西院来了,现在做主的是大夫人和大小姐,你还横什么横呀。”

    “你发什么疯,拿开你的脏手!”萧姨娘一把用力推开赵姨娘,道,“打诨撒泼,简直跟个泼妇一样!”

    赵姨娘往后踉跄了几步,一个不稳,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她顿时疯劲上来了,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像个敏捷的猴儿一样,往萧姨娘身上一扑,直接将萧姨娘扑倒在了地上,双手左右开弓往她的脸上扇过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