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大快人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二七章 大快人心

    “夫人,你……”这位正妻素来以她为天,从未向他流露出这样的情绪。

    “老夫人,老爷!”旁边的周嬷嬷双膝一曲跪在地上,道,“若不是今日老夫人的白狐遭了毒手,又发生了这么些事,以夫人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将自己遭受过的苦楚说出来的!毕竟,都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而大夫人又不愿后宅不安宁。”周嬷嬷说着,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周嬷嬷,母亲遭遇了什么,你都说给祖母和父亲听吧。”连似月走过去,掏出帕子,擦去周嬷嬷脸颊上的泪水,道。

    “是!那时候,夫人不过是淋雨染了风寒,本是个小病,又找了陆大夫来医治,可奇怪的是身体却越来越差,时常头昏眼花,脚软无力,对后宅的事也是有心无力,只能躺着养病。

    幸好,大小姐陪着夫人饮药的时候发现了端倪,后顺藤摸瓜查出了一个可怕的真相,原来丫鬟紫苑偷偷在陆大夫开的方子里加入了金银花,这金银花与药方中的淫羊藿相克,长久服用便会不知不觉坏了人的身体,发现的时候大夫人已经足足喝了一个多月,身体也已经坏了一半了,若是没有及时发现,大夫人她,现在……现在已经没了。”

    “只是……没有想到……”大夫人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悲哀,拿起帕子擦去眼角的泪意,道,“我的忍让和宽容却让萧姨娘变本加厉,只因为后宅的实权回到我手上她竟嫉恨起了母亲。母亲,都是我太过仁慈软弱,才造成今日的局面,都是我的错。”

    大夫人和周嬷嬷话一出,连延庆脸上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目光,他不敢相信这个他一直深深信任着,生活中柔情似水,乖巧懂事的妾室,会是这么一个心肠歹毒,心机深厚的人!

    他望着这张绝色俏丽的脸,这张脸有着最温柔的神态,这张小嘴说出的话最是糯软可人,可是现在再看,他背脊却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寒意。

    而连母仍旧紧抿着唇不说话,脸色却越发阴沉可怕。

    “不,母亲,你错只错在太信任萧姨娘了!没想到萧姨娘是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人,萧姨娘啊萧姨娘,母亲真心真意待你,你怎能如此?”连似月仿佛很心痛似的,斥责着萧姨娘。

    “不!老夫人,老爷!妾身从未做过这样的事,请老夫人和老爷明察秋毫啊。”萧姨娘跪在地上为自己喊冤。

    连似月知道,一下子三桩罪压下来,萧姨娘和连诗雅的气数已尽去了大半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所有的人都把矛头对准我娘和我,这到底是谁的阴谋诡计!姨娘现在已经不管后宅的事了,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庶女,我的命运本就不由我掌握,非要逼死我,才甘心吗?”连诗雅跪在萧姨娘的身旁,抱紧了她,哭的梨花带泪,楚楚可怜。

    “三小姐,有人这是要除掉我们啊,老爷,老爷,连你也不相信我了吗?你不是最了解我的人了吗?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萧姨娘悲痛地朝连延庆喊道。

    “够了!”这厢,连母突然拿起桌上的瓷碗,狠狠地砸在地上,“嚎什么!我还没死呢!”

    连母一发怒,顿时,所有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萧姨娘和连诗雅也憋住了哭声,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只压抑着抽抽搭搭的。

    “来人!将三丫头押出去,家法伺候,再关进祠庙,不许人伺候!萧姨娘从即日起搬出清泉院,不许再与小姐同住一院!”连母厉声命令道。

    什么……萧姨娘顿时身子一软,脸色苍白如纸,让她搬出清泉院,这等于是把她贵妾的身份撤了,以后就与一般姨娘一样了。

    连诗雅也吓到了,万万没有想到前几日她还和连母一个桌吃饭,今天就受到如此重罚,她跪着爬了过去,紧紧抱着连母的退,哭着道:“祖母,祖母冤枉,你不能光听一面之词啊,这些事姨娘和我都没有做过,分明是母亲和大姐二婶她们联合起来冤枉我,您不能冤死了我们啊。”

    “三妹,你这话说的可就偏颇了,人证物证俱在,你怎么还倒打一耙,说我们冤枉你了。”连似月皱着眉,说道。

    而无论连诗雅怎么恳求,连母始终冰冷着一张脸不说话,连似月知道,她素来十分喜爱连诗雅,现在是心寒至死了。

    连诗雅见状,又爬到连延庆的面前,一个接一个的头磕着,“父亲,父亲,您为我和我娘说句话吧,明明是母亲和大姐陷害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我们遭受不白之冤吗?”

    “老爷,老爷!”萧姨娘也爬到了他的脚边,一双细白柔嫩的手抓住他的衣袍,仰起头,泪眼朦胧地望着连延庆,“救我,救我,老爷。”

    看着曾经最宠爱的小妾和最喜欢的女儿这楚楚可怜的样子,连延庆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柔软的表情。

    “还等什么,拖出去!我相府决不许出现这种脏事!”只听到连母厉喝一声,宋嬷嬷便走了过来,要拉开连诗雅的手。

    “老贱妇,拿着鸡毛当令箭的狗东西,你敢动我!”连诗雅已然失去了理智,她扬起手一个耳光扇在宋嬷嬷的脸上!

    这宋嬷嬷被突然扇了一个耳光,身子踉跄了几下,黄岑连忙上前扶住了。

    “砰!”又听到猛地一声响,连母顺手抓起桌面上的令一个瓷碗,狠狠地朝连诗雅扔了过去,“好个目中无人的小畜生,居然敢动我的人,宋嬷嬷在我身边四十年,就算你们的父亲见了也要多几分尊敬。你现在居然当着我的面赏她耳光!看来你是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啊……”只听见连诗雅叫了一声,整个人倒在地上,额头上便开始流下鲜血。

    “雅儿!雅儿……”萧姨娘见状,尖叫着连滚带爬到连诗雅身边,急忙伸手捂住了她的额头。

    “啊,我的脸,我的脸出血了,我是不是毁容了,是不是?”连诗雅看着手上的鲜血,急着问道。

    “拖出去!”连母再次厉声下令,只听几个家奴走了进来,将连诗雅和萧姨娘两人分开,拖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