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章 往事如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二五章 往事如尘

    “她六岁那一年,从我这里听说,你最爱喝萧姨娘用雪水泡的西湖龙井。

    那一天的雪下的好大啊,整个京都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她这个傻丫头,天还没亮,就一个人偷偷爬起来,冒着微光,拿着一个碗,跑到院子里舀一碗雪,再跑回屋子里倒进水缸里面,然后再跑出去,再舀,再放进水缸,这么反反复复,来来回回,整整一个早上,终于采集了满满一缸的雪。

    她还这么的小啊,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身上沾满了雪,雪一融化,衣裳就湿透了,等我发现的时候,她已经冻的一双手又红又肿,十根指头犹如胡萝卜一般粗。

    我又心疼又生气,我责备她,她却傻傻地笑眯眯地说——

    母亲,别伤心了,我们有雪,还有龙井,父亲就会来我们这里。

    ……

    可是,当她一个还没有灶台高的孩子,自己烧雪水,自己泡了茶,兴冲冲地端到你书房去的时候,恰好萧姨娘和雅儿在那,她们也泡了雪水龙井给你喝,你和她们兴致盎然。

    扭头看见月儿却板着脸,问她为何不守大家闺秀的规矩,一大早把个院子弄得乱七八糟,还喝令她赶快回自己的院子里去。”

    大夫人说着,拉过连似月的手,心疼地直掉眼泪,“因为这次采雪冻坏了手,所以年年到了冬天的时候,手便会生出冻疮,离不开暖炉,一旦没保护周全,便会红肿发疼,最痛苦的时候十指还会疼痒难忍。

    老爷,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吧。

    不,你不是不记得,你是从来没有放在心上过!

    月儿,我的月儿,都是母亲对不起你,是母亲对不起你啊。”

    大夫人说着,已是泪流满面,紧紧握着连似月的手,心里充满了歉疚和心疼。

    连诀听了大夫人的这一番话,内心疼的如针扎一般,他那时候还小,并不知道这一回事,他有些忧伤的目光望着连似月那张总是冷艳的脸——

    原本,这些记忆早就磨灭在前世不堪的痛苦和折磨之中了,比起那剖腹取子,家破人亡的痛苦,这一碗雪水龙井的事在连似月看来简直不值一提,可看着母亲的眼泪,她却终于又依稀回想起彼时重重。

    她还记得,当她端着那一盅茶失落地走出连延庆的书房时,萧姨娘跟了上来,对她说:

    大小姐,不要伤心,我会好好和老爷说的,他就不会生你的气了,你今天先回去吧,明天你到清泉院来,我教你怎么泡出老爷最喜欢喝的茶。

    她那时候太单纯,丝毫看不到她那双美眸中闪烁的阴谋,她甚至感激她的善解人意,她高兴地第二天准时就跑去清泉院,然后和萧姨娘,连诗雅的关系就慢慢紧密起来。

    蠢!

    太蠢了!

    连似月的心本来已坚硬如郎铁,即便重生一世,对连延庆这个父亲也不曾幻想过什么。

    她只知道不停地与萧仙敏和连诗雅斗,斗,斗!

    她只知道一定要报前世的血海深仇!

    她只知道一定要那些辜负过她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至于连延庆的心向着谁,她其实一点都不在乎,前世没有得到过的东西,此生又怎会奢求。

    此刻,大夫人一番推心置腹的话,却不经意间触动了她这颗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其实她不是为自己难过,因为早就已经习惯受伤的感觉了,就算拿一把刀在她的心尖上用力的戳,就算鲜血淋漓,她也不会感到疼。

    只是,她为自己的母亲感到心疼!感到不值!

    明明,她的母亲才是明媒正娶的妻,而萧仙敏借着落难借住之便与连延庆暗生情愫,横刀夺爱,可连延庆却只心疼萧仙敏嫡出为妾,对她多了许多的怜悯和宽容,对连诗雅也多出许多疼爱。

    那么,她的母亲呢?

    容国府堂堂嫡出的大小姐,容国公最疼爱的女儿却被区区一个贵妾骑在头上十多年!这些账,又该怎么算?

    大夫人一席话,令现场安静了下来,连母轻叹了一口气,这些话也戳中了她的心窝。

    而连延庆那张一贯冷硬的脸也微微抽搐了几下,眼中闪过的不知是什么样的情愫。

    唯独,连似月脸上却不见特别悲伤的神情,好似已经习惯了连延庆的偏心和忽略一般,唇角溢出一抹轻微的笑,道,“母亲,不必为月儿伤神,我很好。”

    说着,她再看向连延庆,一双眼睛誓要望进他的内心深处一般,道,“父亲,是非曲直,自有公断,女儿问心无愧,若父亲非要责罚,女儿也无半句怨言,只是父亲切勿因为此事怪罪母亲,她是最无辜的人。”

    “月儿……”连延庆的心轻轻一颤,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连似月已经转过身,坐回了大夫人的身边,并且不再看他。

    大夫人也握着连似月的手,她的眼里只看着自己的女儿,丝毫不再看连延庆,所为心灰意冷,心如枯木大抵便是这样

    “谁要罚你?谁敢罚你!”连母突然用拐杖用力地敲着地面,道,“该罚的不罚,该骂的不骂!我决不允许这样的事,再在相府发生!”

    “这……”萧姨娘突然间发现,所有的人都不知不觉地都被连似月感染了情绪,为她不平,为她心疼,不,她要将这个氛围打破!

    连似月这么诡计多端的人,哪来的真情流露,今天的一切都是她设计好的。

    ——“不,不是的,老爷,玉镯子真不是三小姐给的,是被偷走的,三小姐哪有胆子让一个小丫鬟在老爷的面前说谎,这说不通啊?”萧姨娘试图为连诗雅说道,但是,却被连母厉声喝道:

    “住嘴!你是什么身份?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姨娘,夫人和小姐们的面前,岂有你说话的份!咋咋呼呼的,还有没有规矩?退下去!”

    “……”连母居然已经如此不留情面的斥责萧姨娘了,萧姨娘到嘴的话也只能咽了下去!

    “大胆贱婢!说!这金镯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有半句虚假,我定亲自出马,拔你舌头,断你手脚,说!”

    连母虽然威严,但是却从未说过这样严厉可怕的话!足见她这次,是动了真格的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