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四章 悻悻转身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二四章 悻悻转身

    连母定睛一看,皱紧了眉头,道——

    “没错,这是先皇后曾赏赐于我的,去年还是三丫头软磨硬泡要我拿出来给小辈们做奖品用的,我原先还舍不得……怎么……会在这丫鬟的荷包里?”

    什么?

    是连诗雅的镯子?

    原本笑意盈盈着,等着连似月被连延庆重重惩罚一番,再顺势将后宅的实权一举收回的萧姨娘脸上那得意的笑容顿时凝固了,然后猛地扭头看向连诗雅——

    当她看到连诗雅心虚的脸色时,便暗喊——坏了!这丫头定是做了糊涂事又被连似月这个小贱人抓住把柄了!

    真是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跟她说过多少次了不要擅自行动,萧姨娘真恨不得冲上去甩她一个巴掌!

    连延庆冷峻的脸色一沉,厉眸看向连诗雅,问道,“这是你的镯子?”

    “父亲,是,是我的,但是……”连诗雅结结巴巴着,眼睛不由地瞟向萧姨娘向她求助,但是事发突然,萧姨娘也没有想到,一时之间,她也慌了手脚。

    连延庆脸上的阴寒之色越重了,陡然间有种被愚弄的恶劣感觉!

    “但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在……大姐的手里……”最后,连诗雅呢喃着道。

    “三妹,你说错了,你的金镯子不是在我的手里,而是在玉竹的手里。”连似月冷淡的目光看向慌张的连诗雅,用每个人都听得到,却又不是很大声的声音,说道。

    “玉竹,你说呢,三小姐这么贵重的金镯子,怎么会在你的荷包里?你且向丞相大人说说看。”连似月再将暗暗迫人的目光看向玉竹,审问道。

    玉竹一接触到连似月这沁人心骨的目光,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被劈开了……大小姐的眼神——实在太吓人,令人无所遁形。

    “奴婢,奴婢……”她的身子瘫软在地上,额头冒出大颗大颗的汗液来,眼睛看向地面……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明明把这荷包藏在衣裳最里边的位置,绑的紧紧的,谁都发觉不了,怎么……怎么可能掉在大小姐的院子里呢?

    再说,就算掉下来,这么两个金镯子,也不会丝毫都察觉不到啊。

    “这金镯子,早些时候就不见了,三小姐还着人四处找过呢,原来,是被这贱婢偷走了!”萧姨娘突然几步走上前,指着玉竹叱骂道。

    连诗雅一听,顿时脑海中一个机灵,也急忙说道,“对,我想起来了,我的镯子早就丢了……早就丢了啊!”

    玉竹听了,猛地抬头看向连诗雅,嘴里胃胀,不敢置信地呢喃了一声——

    “三,三小姐……”

    三小姐说她是小偷?这明明是她给她的,现在,居然说是她偷来的!

    “我,我没有偷,没有,是,是三小姐她……”玉竹说着,目光却不由自主地看向连似月——

    现在,她已经开始后悔没有一心一意为大小姐办事了,因为三小姐出卖人的时候居然这么快速。

    而她有种感觉,如果她忠诚于大小姐,大小姐是不会在关键时刻丢开她不管的。

    是的。

    那日大小姐找她说话,让她注意三小姐在倾安院的动向后,不知道怎么三小姐也把她叫去了,还给了她银票和一对金镯子,让她也随时将大小姐的动向据实告知——

    她便两头跑,将连诗雅的事告知连似月,同时也将从连似月这边得到的消息告知连诗雅,谁也不得罪——

    可是,连似月这边看起来很平静,也挖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给连诗雅。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丞相大人也会将她找去问话。

    “老爷,这镯子真是被偷了呀!”萧姨娘双膝一曲,跪到在地,说道。

    连似月冷眼看着萧姨娘,她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在拼命地求生。

    “萧姨娘,这种自己说了都不会信的话,还是算了吧。”连诀冷冷地看着这一对一唱一和的母女,眼中全然是鄙夷。

    大夫人也适时地道:

    “萧姨娘,雅儿,方才你们可是信誓旦旦地说与这玉竹不认识,这玉竹一个倾安院的丫鬟,哪里来的胆子,专门跑到相隔那么远的清泉院去偷镯子,这么贵重的东西,想必雅儿平常就保存在不易拿到的地方吧。”

    “呵!看来,又是一出贼喊捉贼的戏码啊,萧姨娘,这戏一直这么演,不觉得腻吗?”胡氏也一副嘲讽的表情看着萧姨娘,冷冷地道。

    萧姨娘暗中紧紧握住拳头,一张脸脸色苍白如纸——

    连诗雅急了,忙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这个玉竹……这个玉竹一定是被大姐收买了,故意来陷害我的,父亲,明察啊。”

    原本以为,连延庆今天会好好惩戒连似月一番,可没想到,那块烫手的山芋最终还是回到了她的身上。

    这个连似月到底是什么妖怪变的,总是有这种颠倒乾坤的本事!

    连母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一个白狐的病竟牵扯出这么多问题来,看来,这后宅水之深,比她了解到的还要复杂,萧氏母女,已经不是后宅争宠这么简单了。

    “父亲,难道您还不明白吗?这玉竹分明是萧姨娘和三妹收买了,去您面前陷害大姐的,大姐忍辱负重,一片孝心,您为什么就从来不肯给她半分信任呢?难道,只有三妹才是您的女儿,大姐就不是了吗?”连诀心痛地看着铁石心肠的连延庆,为连似月深深地抱不平。

    大夫人一脸心碎,两行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眶滑落,露出深深的失望和疲累,她苦笑了一声,道——

    “老爷,这么多年以来,你都太偏心了!从来不拿正眼看看我的月儿,你的笑容,你的慈爱,从来都没有给过我的月儿半分,你的心里,只有雅儿。

    她明明身为嫡女,可却活的一般庶出的也不如,总是受尽你的冷落和白眼。

    我知道,因为你不喜欢我这个正妻,我的孩儿也便跟着受了委屈。

    月儿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她就知道你不喜欢她,所以,总是小心翼翼地讨好你,接近你,而你,却不曾给过她一次笑容,哪一次不是板着脸,让她悻悻地转身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