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赤金镯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二三章 赤金镯子

    “因为家中突发变故,忍不住落泪哭泣,恰巧被大小姐看到了,便喊了奴婢过去,奴婢知道自己在干活的时候哭是犯了府中的大忌,于是恳求大小姐饶过。

    大小姐要奴婢时刻注意倾安院的动向,尤其是三小姐在倾安院时的动作,一点一滴都要详细地同她汇报,她便当做没看到奴婢哭,还给了奴婢一些银两交给家里用……”

    玉竹怯怯地说着,连延庆的目光越发深沉,连母的身形微微一晃,手蓦地抓紧了。

    “玉竹,你……”连似月脸色蓦然变得煞白,“你在胡说什么?”

    “大小姐,您居然让丫鬟监视老夫人!”萧姨娘高声地道,脸上露出似乎不敢置信的眼神。

    “这,这简直太可怕了,大姐,你怎么能监视祖母?祖母对你多好啊,你怎么做出这种以下犯上的事。”连诗雅故作吃惊,似乎为连母不值,但眼底分明已经闪烁着笑意了。

    这如果连似月监视倾安院是真的,那么,她的罪行将不可赦免!

    无论是连延庆还是连母,都不会允许有人在府里做这些小动作。

    “当,当奴婢告诉大小姐,奴婢无意间看到三小姐指使芍药对小白狐下手的事时,大小姐并没有立即告诉老夫人,而是,而是再三交代要奴婢保密,不得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奴婢不知道大小姐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现在才终于知道,是为了打击报复萧姨娘和三小姐。

    老夫人,奴婢,奴婢罪该万死,奴婢应该在发现芍药有问题的时候就马上告诉宋嬷嬷,可是,可是……”玉竹说着,眼睛小心翼翼地瞟向连似月,“可是大小姐有吩咐,所以,奴婢也不敢说。”

    原本,连似月连似月又惊又怕的样子,但是在听玉竹说着这些的时候,却慢慢平静了下来,唇角慢慢溢出一丝讥讽地笑意,静静地望着玉竹。

    玉竹感受到这股如冰刃割喉一样的目光,不禁浑身一颤,眼神一个闪烁,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去——

    “月儿,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连延庆目光如炬,看着这个女儿,而连似月迎视着他的目光——

    这个父亲,不愧是一朝丞相,乃是一个强大的敌人。

    “父亲,若有心冤枉一个人,便是我有十张嘴巴也说不清楚,月儿行得正坐得端,没有什么好心虚的。”连似月道。

    却听到连诗雅“轻轻”地说道,“大姐这一脸无辜的样子,倒好像是父亲故意冤枉你似的,你怎么能这么说父亲呢?”

    连似月抬眼不慌不忙地看了连诗雅一眼。

    连诀嘲讽地冷笑一声,道,“连诗雅,装无辜装到这个份上,也是罕见啊。”

    “……”连诗雅听了连诀的讽刺,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看他一脸冰冷的样子,又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这个哥哥也不是个好惹的人。

    “老爷,您可不能听这丫鬟的一面之词啊,贱婢胡说,岂能当作证据。”大夫人见连延庆似乎已经认定了连似月的罪过,担心女儿吃亏,急忙说道。

    萧姨娘脸上浮现出微微笑意,轻轻说道,“大夫人,方才芍药这丫鬟指证三小姐的一面之词,你们可都是信了的,怎么玉竹的一面之词就不能信了呢?”

    “……哎……”这时候,连似月深深地叹了口气,眼中流露出可惜的目光,道,“萧姨娘,三妹,玉竹只是一个身世可怜的丫鬟,我当日怜她孤苦,便给她一些银两补贴家用,你们又何苦逼迫一个可怜的丫鬟至此啊……”

    “大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和玉竹可没有任何往来。”萧姨娘听罢,立刻挺直了背脊,她就不信,

    “大姐,你的意思是我们让玉竹到父亲的面前说谎吗?玉竹一个区区的末等丫鬟,哪里敢做这样的事?你颠倒黑白的本事,这次可行不通了。”连诗雅一听,也激动地道。

    “……”连似月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我本来想,只要三妹和萧姨娘为白狐的事受了应有的惩罚便好了,可没想到你们竟早早谋划,让一个丫鬟来陷害我,离间我和父亲……”

    “大小姐……”玉竹一惊,惊恐的目光看向连似月,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来人,去我的仙荷院将玉竹下雨那日来找我谢恩时,不小心落在我院中的东西拿过来。”连似月对外面的丫鬟缓缓地道。

    什么东西?众人眼中流露出不解的目光来,萧姨娘和连诗雅冷笑着望着连似月,事到如今,她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不一会,门帘开了,丫鬟绿枝双手捧着一个什么东西走了进来,放到连似月的手里。

    连似月轻叹了口气,道,“那日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我心里还在想,这必定是个巧合而已,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啊。”

    “月儿,这是什么?”大夫人问道,同时问出了所有人想问的。

    连似月将这个荷包举起在手里,看向玉竹,问道,“这个荷包,可是你的?”

    玉竹一见这藕荷色绣莲花荷包,顿时一愣,脸色有几许苍白,颤着声音,道,“是,是奴婢的。”

    “没错,这是你的,是那日你特意来仙荷院谢恩,谢我赐你银两补贴你家用,然而,你走的时候不小心落了个荷包在我的院子里,本要差绿枝让你回来取钱包,却被我不小心发现了里面的东西……”

    说着,连似月将荷包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只见这倒出来的是几个铜钱还有……一对沉甸甸的赤金手镯,一看便颇具分量。

    众人一愣,这一个末等的丫鬟,怎会随身携带着这样贵重的首饰,这是哪里来的?

    “这是何物?”连延庆望着这金镯子,沉声问道。

    而连诗雅一看到这金镯子,却顿时变了脸色!

    “呀,母亲,您还记得吗?去年过年之时,您拿出许多金银之器供孩子们对对子的奖品,当时诗雅儿对的好,您便给了她这对镯子,这镯子还是先皇后赏赐给您的呢。”这边,刘氏看着这镯子,忽然眼前一亮,大声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