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丞相干涉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二一章 丞相干涉

    连似月却仍旧不慌不忙,道,“陆大夫,难道三妹是对的,是您的判断有误?”

    陆大夫是京城名医,德高望重,素来极为看中自己的名声,这误断的消息要是传了出去,对他的声誉也会造成影响,他是绝不会允许此事发生的。连似月前一世和陆大夫有过交集,深知他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自己的名声,才故意这么问道。

    他粗声道,“大小姐,老朽绝不可能误断!”

    说着,他的目光再度在狐舍里环视了一周,他势必要找出证据来,决不能因为一只白狐而辱没了自己的名声!

    最后,他将目光停留在白狐身上,几步走过去,将它正在喝水的碗拿了起来,放在鼻子处闻了闻,问道:

    “黄岑姑娘,水是从哪里取来的?”

    “这里。”黄岑领着陆大夫走到狐舍旁边的一口小水井面前,道,“为了让白狐喝到最纯净的水,当初特意在狐舍边打了这样一口井。”

    说着,黄岑拿起一旁的木瓢舀了一勺清甜的井水放进木碗里,陆大夫的目光落在了这个木瓢上——

    “不要动!”正当黄岑要将木瓢放回去的时候,陆大夫快步走过来将木瓢一把夺了过去,拿出一根银针,在木瓢的内沿划过,当看到针起了一些变化的时候,他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找到了!老夫人,问题出在木瓢上!这个木瓢上有折耳根和杏仁的成分,如若老朽没有猜错,这个碗事先在放了折耳根和银杏的水里煮过,药效浸透进瓢里面,每次舀水的时候便会渗进水里,白狐连续三天喝这个水自然会染上病了。”

    什么……

    连母看着这木瓢,背脊升起一股寒意来。

    “祖母,此人心机好深啊,谁会想到问题出在一个小小的木瓢上呢?好在陆大夫为人谨慎,否则……这白狐就没命了。”连似月说着,脸色白了白,道,“看来,此人是专门对付祖母您的!”

    连母只觉得头部受到重重地一击,顿时感到一阵眩晕,连曦赶忙扶住了她。

    她缓过神后,勃然大怒,对芍药道,“大胆奴才,竟想出如此阴招!来人呐,把她的双手双脚打断,喂了哑药,丢出府去!”

    芍药一听,吓得急忙磕头求饶,“老夫人,冤枉,冤枉啊,不是奴婢做的,不是!”

    “贱婢还敢狡辩,来人,拖出去,断手脚!”宋嬷嬷拎起芍药的衣服,左右开弓两个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手里拿着粗木棍的家丁大步走了过来,两根木棍同时高高扬起狠狠一棍子打在她的腿上,她身子往前一扑,整个人倒在地上,发出一阵惨痛的叫声,吓得连诗雅猛地转身去,将脸埋在萧姨娘的怀里,萧姨娘抱着她,脸色有些发白。

    “打!”宋嬷嬷再一声令下。

    “三小姐!”两棍子落下,只听到咔嚓一声响,芍药凄惨地叫出连诗雅的名字,满头大汗,嘴角溢出鲜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她艰难地往连诗雅的方向爬过去,双手死死地抓住她的裙边,“三小姐,救,救救我。”

    萧姨娘见状,立刻几步走过来,暗中用力拧住芍药的胳膊,骂道,“贱婢,你发什么疯!就算三小姐平素待人宽和,处处为下人着想,今日也不会睬你,老夫人要罚你你就老老实实受罚,否则就不是断手断脚这么简单了!”

    连似月冷眼看着,摇了摇头,萧姨娘这真是狗急了跳墙,为了让芍药一个人揽下罪责,居然把威胁的话说的这么通透。

    但是,谁知道,这个芍药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这会腿都废了一半了,萧姨娘和三小姐摆明了要甩掉她,那她……那她也豁出去了!

    于是,她咬紧牙关,转向连母的方向,尖声叫到,“老夫人明察啊,是三小姐指使奴才这么做的,奴才人微言轻,不敢得罪任何主子,不得不从啊,但是奴婢心里也日日备受煎熬!”

    什么……

    连母猛地看向连诗雅,那双眼睛如同火眼金睛,“是你?”

    连诗雅一慌,佯装愤怒,几步走到芍药的面前,也顾不得维持那问候宽和的三小姐形象了,扬起手啪啪两个耳光扇在她的脸上,叱骂道,“你这奴才,我平日里和你不曾有往来,为了自保,居然把脏水往我身上泼!”

    芍药被打的两边的脸都肿了,嘴角流出血来,可是仍旧咬紧牙关道,“三小姐,做人要讲良心!你三天前以照看水仙花的名字来倾安院,暗中将一包药粉交给奴婢,让奴婢拿了浸泡木瓢!现在出事了,眼看着奴婢要断手断脚,三小姐怎么只能想着自保呢?”

    三天前……

    连母想起,三天前连诗雅确实冒着大雨来过倾安院,也确实到了狐舍附近,当时她还拒绝了丫鬟的同行,她越想越心寒!

    “你含血喷人,我从来没有吩咐你做这种事情!”连诗雅急了,恨不得立即杀了这个奴才!

    “老夫人啊,您千万别听这个贱婢胡言乱语,三小姐对您的孝心,天地可鉴,她断然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你这个贱婢,再胡言乱语,我要拔了你的牙!”萧姨娘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呵。”二夫人胡氏发出一声讥笑,道,“倒是奇了怪了,我们相府这么多姑娘都在,怎么这奴才偏偏就捡着你们来冤枉呢?母亲,我看现在的情况已经再明朗不过了,萧姨娘和连诗雅不满您将后宅的实权收回去给大嫂,勾结这些贱婢要害您呐,这次是拿白狐下手,又来了假惺惺地诊治,下回是拿姑奶奶下手,还是……还是直接对您下手呢?”

    连母听了胡氏这一番话,联想起整件事,顿时觉不寒而栗。

    “不,不是的,老夫人,贱妾跟在您身边多年,劳您悉心指教,才在这相府有一席之地,贱妾哪有胆子对您不敬!想来,过去我在后宅主事,得罪了不少人,现在有人存心报复,却不小心连累了无辜的三小姐啊。”萧姨娘跪在地上,拉紧连母的手,痛哭流涕着道,眼见连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失望之色也越来越重,头一次感到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连母怒气满满,厉声道:

    “来人,把三小姐拖下去,家法伺候,再关进祠庙,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至于萧姨娘……”

    “慢着,母亲。”这时候,一直未曾多言语的连延庆突然开口了,前来要拖走连诗雅的奴才便住了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