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O章 眉心舒展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二o章 眉心舒展

    连似月嘴角含笑着看着自己的母亲,太好了,她的母亲终于能像个真正的当家主母那样,适时地训斥姨娘和庶女了。

    大夫人话一出,在场的人都被震慑住了。

    萧姨娘和连诗雅佛不认识她似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而连延庆的脸上也稍微露出了讶异的神情,他这个夫人,向来没有威望,行事温温吞吞,缺少主见,一度让他极为不满,而如今发起威来竟也震慑了在场的众人。

    这是因为——月儿吗?他放在椅背上的手轻轻地一下一下地点着。

    连母的唇角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个大媳妇终于像个主母的样子了,这才是后宅的福气

    “母亲,我,我只是看错了一次而已,哪有您说的那样严重。”连诗雅从起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说道。

    “啪!”大夫人突然用力一掌拍在桌子上,道,“小小庶女,不知轻重,还敢顶嘴,给我跪下!”她浑身散发着主母者才有的气势,顿时令连诗雅吓了一跳,她从未见过嫡母发这么大脾气,腿终于慢慢弯曲,跪了下去,道:

    “母亲教训的是。”

    大夫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随话说,弓射出头鸟,往后再不许你打着相府的旗号做劳什子免费看诊的事了!萧姨娘,你身为三丫头的亲娘,非但没有制止,还事事撺掇怂恿,今日起,你要禁足清泉院好好思过!”

    “我……”萧姨娘这是头一次被大夫人当众数落,又羞又愤,却又不能发作,只能忍着。

    连母则表明了立场站在大夫人的身边,道:

    “大房的倒是说到了点上。”

    萧姨娘咬了咬下唇,低头,道,“大夫人教训的事,贱妾自当好好反省。”

    看这母女俩明明气急败坏却不得不忍耐的样子,连似月压下眼角隐隐跳动的冷笑,就是这样,她要一层一层地拔掉这对母女的皮,让她们无所遁形!

    所以,她不会光顾着欣赏她们现在的窘态,她还要把她们的皮扒的彻底一些,她道,“三妹既然误诊了,那总得知道这白狐得的是什么病才能对症下药。陆大夫,你看它到底是怎么了?”

    “大小姐,我方才细细查看了那一团脏物,里面有折耳根和杏仁的成分,折耳根和杏仁粉混合在一起食用后,便会引起这样的病症。”陆大夫小心谨慎地道。

    “可是,《名医别录》里说,,折耳根,生湿地,山谷阴处亦能蔓生,别说您这院子里,就算是整个相府都没有生长这种东西,再说这杏仁,也非白狐平常食物,它怎么会同时吃到这两种东西的呢?”连诀这一脸天真赤诚的模样,任谁看了都觉得他只是单纯地在关心白狐吃喝的问题。

    听到连诀的问题,连诗雅脸上神情一凝,捏着帕子的手一紧。

    “母亲,这么说来,是要查一查这两样东西的来源了,以免今后再度误食。”刘氏也显得格外关心似的,说道。

    连母问道,“负责白狐一日三餐进食的是谁?”

    “回老夫人,是芍药,奴婢立即让她进来。”宋嬷嬷急急走了出去,再走进来的时候,身后跟了青衫小袄的丫鬟,一脸战战兢兢的模样,到了连母跟前便双膝跪下,不敢抬头。

    “大胆奴才!居然敢在祖母的白狐上动手脚,说,谁让你这么做的”突然,连似月猛地一拍桌子,厉声质问道,她目光冰冷,浑身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气势。

    她是故意先发制人的,若等连母慢慢审问,这丫鬟还有找借口的机会,她突然间发问,势必会乱了她的阵脚。

    果真,她这么一逼问,芍药一下子慌乱不知所措,眼睛忍不住往连诗雅和萧姨娘的方向看,但连诗雅暗暗狠瞪了她一眼,别过视线去。

    “大小姐问你话,还不速速回答?”宋嬷嬷弯腰,用力拧了芍药的胳膊一把。

    “奴婢,奴婢……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只是一天三次负责白狐的饮食,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芍药疼的哭出了声音。

    “不知道?呵……”连似月冷笑,转而眼神更加凌厉,“白狐每一日的进食祖母都会亲自过问,你若照着喂食,自然不会有问题,定是你暗中动了什么手脚才会至此,你还敢抵赖。”

    连似月好歹做过一朝皇后,曾统领后宫,身上自带一种能瞬间掌控全场的魄力,一时之间,这整个屋子里的人都静静地听着她的审问,没有人打断她。

    “没,没有,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芍药除了否认,其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祖母,父亲,既然芍药说不出什么来,不如去白狐居住的屋舍看一看,兴许能找到线索。”连似月道。

    “嗯。”连母点头,应许了连似月。

    一行人便都起身,往后院狐舍走去,芍药则由宋嬷嬷从地上扯了起来,推着走在后面,她拼命地想要与萧姨娘母女对视,但萧姨娘干脆地回避了她求救的视线。

    “呀……”突然,连诗雅轻叫了一声,众人回头一看,原来不知怎么的,她不小心绊了一脚,腿软了一下,幸好身旁的婆子及时扶住了。

    连似月冷凝的眸间闪过一抹讥讽,看都没回头看她一眼。

    一行人到了狐舍,说是狐舍,其实是一间精心打造的木屋子,冬暖夏凉,有专人打扫。

    “刚刚吐了,给它喂点水吧。”连诀在黄岑的旁边小声吩咐道。

    “是,少爷。”黄岑便用木碗舀了干净的水放在地上,小白狐趴在碗边,不时用舌头舔一舔碗里。

    “搜,这屋舍里有没有那两样东西!”连母始终紧绷着神情,已然憋了一肚子的火,居然有人敢对她的宠物下手,她意识到此事务必查清楚不可。

    “是。”宋嬷嬷和黄岑领着数名丫鬟和婆子,将这屋舍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搜查了一遍,却最终什么都没有发现。

    接着又把芍药的床铺也都查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发现。最后,连母索性下令将整个倾安院上上下下彻底搜查了一回,也没有发现折耳根的影子,杏仁倒是有一些,但都只是平日当做零嘴在吃的。

    萧姨娘和连诗雅同时暗自松了口气,表情渐渐舒展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