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各执一词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一八章 各执一词

    “姐姐,我们进去吧。”连诀唤道。

    “嗯。”连似月手和连诀手搭在一起,抬脚走了进去。

    屋子里,连母正为小白狐查出了病因而舒心地笑了。

    “老夫人,大小姐和少爷来了。”这时候,门外一声通报,连似月款款走了进来,她的模样儿虽不及连诗雅美的那般惊天动地,但自有一番独特的风韵,如果说连诗雅是一朵国色天香的牡丹,那连似月就似一支莲花,高洁傲岸,安安静静的,不争不抢,颇具风范。

    而风姿出众的连诀站在她的身旁,画面便更加令人赏心悦目。

    连诗雅看到她,原本开心的神情顿时变了变,但仍旧与其他姐妹一同唤道,“大姐,哥哥。”

    两姐弟一起走到老夫人的跟前,跪下道,“给祖母请安。”

    看到这一双孙子孙女连母心情大好,尤其是看到连诀更是喜笑颜开,她发现这个孙儿越发的英俊挺拔,眉宇间散发着高贵不凡的气度,内心便倍感欣慰。

    她慈爱地向连诀招手,道,“我的好孙儿,快来祖母跟前,让我好好瞧瞧。”

    “是。”连诀起身,愉快地走到老夫人的面前,道,“祖母,孙儿这些日子没有天天前来问候,可不要责怪孙儿。”

    “不责怪不责怪,你忙着习武,祖母怎么会责怪呢。”连母看连诀的目光是满满的慈爱,这是其他任何小辈都得不到的关爱。

    “祖母你对孙儿真好。”连诀的话哄得连母更加高兴了,她道——

    连母欣慰的笑了,连似月也笑了,她习惯性地看向大夫人的时候,却发现她的神色有些沉重,并没有过多喜悦的意思,她微微愣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连诗雅和萧姨娘听了连母的这一番话,不经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闪过一抹嫉恨。

    “老爷来了。”一个声音落下,连延庆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门口,众人见了,纷纷站了起来,连延庆身上还穿着朝服,看来是刚下朝,他走到连母的面前,道,“母亲。”

    “这才刚刚下朝,怎么就来了?”

    “儿子刚听说母亲的白狐病了,便过来瞧瞧。”连延庆是个有名的孝子,平日里对连母的大小诸事都非常关心,一回府就听到有几个下人在议论白狐病了的事,便匆匆赶了过来。

    连母手一下一下顺着白狐的毛,道,“我寻思是那日半夜跑出去着了凉,再加上这两日阴雨绵绵,才患了风寒。不过,幸好诗雅瞧出了端倪,不然我这心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放得下……”

    连延庆听闻是连诗雅出了力,不由地点了点头,仿佛又看到了从前那个乖顺董事,知书达理的女儿,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情,对她道,“雅儿还是不错的。”

    萧姨娘和连诗雅听了连延庆当众的夸赞,顿时欣喜不已,连诗雅顺势跪了下去,道,“父亲,雅儿会更加勤勉。”

    “三妹真是我们相府的骄傲,这回帮了祖母的大忙了。”连似月由衷地赞叹道。

    “大姐,这是妹妹应该做的。”虽然得意到很想在连似月的面前大肆地炫耀一番,但是连诗雅脸上却恰到好处地保持着不骄不躁,谦虚恭顺的神情。

    连似月准备走回大夫人身旁坐下的时候,脸上却突然露出一点疑惑的神情来,道,“祖母,可以让我看看这白狐吗?”

    连母点了点头,连诗雅脸上原本舒展的神情微微紧了一下,眼神不禁飘向萧姨娘,萧姨娘淡淡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紧张。

    连似月走过去,仔细瞧了一会,道,“祖母,我看这保护并非染了风寒,只是得了征兆和风寒一样的病而已,所以,三妹是误诊了。”

    连诗雅一听,不禁觉得好笑,便道——

    “误诊?大姐你不懂医术,连一本《金贵要略》都看不明白,哪里来的底气下这种定论,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要闹笑话的。”

    听到连诗雅这么说连似月,连母原本舒展的眉头微微地皱了皱,因为她知道连似月是懂医术的。

    连似月也不反驳,将白狐抱进怀中,轻柔地抚摸着,片刻后,那一直没精打采的小东西居然在她的手里抬起头来了,众人不知道她在干什么,便都盯紧了她的动作。

    接着,她又让小白狐趴在她的手臂上,大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同时在它的脊背上按捏着,按捏了一会改为轻拍,然后捏住它下巴的位置,轻轻一个用力,小东西的嘴巴便长了开来。

    连诗雅看她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道,“大姐,白狐本就生病了,你不要在它身上乱抓乱捏,小心捏坏了,你可……”

    “祖母,父亲,你们快看,它的上下颚均为黄色,舌苔泛红,且内唇干裂,这并不是风寒的征兆,只是病症的表象看来和风寒一致。”连似月不待连诗雅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不慌不忙,十分笃定地道。

    “大姐,你根本不懂医术,行医可不是靠猜的,妹妹也是足足学习了七年,才敢开门看诊,这白狐就是染了风寒所致,你不要阻挠了下人们煎药。”连诗雅根本不信连似月会看病,她觉得连似月不过是为了拆她的台,才故意瞎蒙乱造罢了。

    “不,我敢肯定,它并非得了风寒,三妹若是给错了药,吃下去可是会折损它寿命的。”而连似月还是不慌不忙地坚持着自己的看法。

    “大姐,它得的就是风寒,妹妹给那么多人看过病,我也敢肯定,它是得了风寒。”连诗雅岂会允许连似月在自己面前卖弄医术的事。

    一时之间,两姐妹各执己见,谁也不愿意认同对方的观点,一下子连母也不知道谁说的是对的了。

    “祖母,父亲,孙儿倒有一个想法,既然姐姐和三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为了白狐着想,不如请陆大夫来看看如何?”这时候,连诀站了出来,对众人建议道。

    “母亲,老爷,诀儿说的有理,陆大夫德高望重,这几十年给咱们相府看病,从未出过差错,足以采信。”大夫人也点头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