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施展医术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一七章 施展医术

    倾安院。

    各房的夫人,小姐,和姨娘都来了,就连连念心都来了,只是她不再像以往一样是话最多,最活跃的那个,她一直坐在那边低着头不说话,胡氏看她这样,虽然心疼,可也不愿意让她回去,她还在幻想着如何让老夫人多多怜悯这个孙女,再为她筹谋一下未来。

    众人挑选完了各自喜爱的料子,感恩了淑妃娘娘的赏赐,便话起了家常。连曦静静坐在角落的位置,低头喝着茶,仍旧如往常般安静,只有问到她的时候,才会说上两句。

    自从萧姨娘被剥了后宅的权利,众人方才如梦初醒,这内宅之事虽然多年来由萧姨娘掌管,但大夫人始终是大夫人,她才是后宅的主事,大小姐也始终是大小姐,嫡女的位置不可能被一个小小的庶女轻易撼动。

    于是众人都开始转向了大夫人这边,以大夫人为中心,萧姨娘虽百般不是滋味,但面上还是要维持着恭顺的姿态。

    “大嫂的身体已经全好了吧,我看你今天气色不错。”刘氏这惯会见风使舵的眼见着形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便急着开始讨好大夫人。

    站在连诗雅身后的萧姨娘听到刘氏的问题,捏着帕子的手不禁紧了一紧,只见大夫人幽幽地看了萧姨娘一眼,道,“先前有人给我用了错的药,所以身体越医越差,后来把那错的药换成对的药,就好了。”

    “用错药?”刘氏瞪大眼睛,惊讶地道,“大嫂的病可是陆大夫看的,陆大夫一向小心谨慎,数十年没出过错,怎会在你那里出了错?”

    “陆大夫倒是没有出错,是底下的人疏忽,弄错了方子,白白受了几个月的苦。”大夫人苦笑道。

    “那些个不长眼的奴才,大嫂你可不要轻饶了她们,该拉出来打一百个板子,再赶出相府去!”刘氏道。

    “那奴才已经下了跪,认了错,把该说的都说了!”大夫人的目光始终装作不经意地瞟过萧姨娘,令萧姨娘有些如坐针毡,“不过,那孩子还小,就不和她计较,打发出去了。”

    “大嫂总是菩萨心肠。”刘氏谄媚地道。

    几个小姐挑选了各自心仪的料子后便高高兴兴地在身上比划着,讨论着要做成什么样的式样。

    六小姐连雪乔新学了皮影戏,还兴致勃勃地表演给众人看,嘴里唱着那“美人自刎乌江岸,战火曾烧赤壁山”,小姐们看的不亦乐乎,四小姐连菀茵和七小姐连胜茹两人也跃跃欲试着让连雪乔教他们玩,表面上一派和乐融融的氛围。

    可是,老夫人看着却始终兴致不高,手抱着她的小白狐,轻皱着眉头,不怎么说话。

    大夫人察觉出异样,便关切地问道,“母亲,是不是人多吵到您了,不如,让小辈们先行退下?”

    连母叹了口气,道,“不是你们吵了我,是我这白狐,不知怎么了,一直病恹恹的,已经连着两日不吃东西了,我担心再这样下去,就保不住它的命了。哎,是不是它卷了这里,想回归山野了。”

    原来是白狐生了病,连母才闷闷不乐的。

    “祖母,莫不如让我来瞧瞧,兴许能看出些端倪来。”连诗雅站了起来,主动请缨道。

    “是啊,老夫人,三小姐精通医术,肯定能瞧出什么来,且让她看看吧。”萧姨娘在一旁道。

    “咱们雅儿在外可是有赛观音的美誉,给京城好多百姓看了病,这白狐的病症定是难不倒她的,就让她来看吧,母亲。”大夫人容氏也极为亲切地道,显得对庶女很宽和的样子。

    萧姨娘听了这话,微微一颤,心头略过一丝异样的感觉来,但是细看这位当家主母,她却笑意温暖,看不出什么不妥来。

    “母亲谬赞雅儿了,其实雅儿只是想为祖母排忧,让祖母不必忧烦,开开心心的。”连诗雅话说的非常乖巧,她走到连母跟前,倾身摸了摸那白狐的下颚,又将手伸到腹部揉了几下,它却一动也不动,始终闭着眼睛。

    “怎么样?”连母充满期待地问道。

    连诗雅笑道,“并非它卷了这里,而是因着天凉,患了风寒,不碍事的,我开两帖药煎了,吃过两三次就能好了的。”

    “三小姐,这小东西可不是人,能用人的法子来治吗?”宋嬷嬷知道白狐对连母的重要性,所以显得尤为谨慎。

    “宋嬷嬷放心吧,我所用的药方和人略有区别。”连诗雅说着,示意丫鬟拿来笔墨,写下了药方,交给下人去抓药。

    看到连诗雅如此笃定的神情,连母眉头舒展开来,欣喜地道,“我只道是它厌了我,却没想到是患了风寒而已,幸好有你,不然就耽误诊治。我还真怕这小祖宗在我这里有个什么意外,这可是菩萨赏我老太婆的生灵。”

    得了这样的夸赞,萧姨娘和连诗雅的眉心惬意地舒展了开来,她们感觉到自己又在一点一点走回连母的身边去。

    这时候,倾安院外,连似月远远地走了过来,她穿了件蜜合色缎子袄,石青缎子掐银线的褂子,白绫素裙,头上左右配着一对金累丝蜂蝶赶菊花篮簪一对,簪上一朵灵芝,三茎菊花,一蜂一蝶,又花盆之半,内有小卷草,衬着一张素净的脸更显清新秀丽。

    连诀则走在连似月的身旁,一袭冰银色锦袍,那衣襟和袖口处绣了暗纹青竹,清风拂过,如墨的青丝悠悠飘起,他仿若初升的朝阳,令人心旷神怡。

    丫鬟们见到这样俊帅的少爷,不禁都微微红了脸,羞怯地低下头去,又忍不住偷偷地看,降香发现其他丫鬟的视线都停留在连诀的身上,心里不禁暗暗骂了句不要脸的浪骚贱货。

    两人一直走到游廊下,众家的下人都在此候着自家主子,连似月她看了眼连诗雅院子里的人,目光在那董嬷嬷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唇角露出一抹几不可察的笑意。

    董嬷嬷看着这三小姐,不知为何,只这么淡淡的一眼,她却觉得背脊升起了一股凉意,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她心想,这三小姐为何总这样看着自己,难道她看出了什么?不,不可能,董嬷嬷立即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她在三小姐身边已经六年了,没有任何人察觉到不妥。大小姐一个孩子也不可能察觉的,一定是自己多心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