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相信心意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一五章 相信心意

    连诗雅听连母竟然这样夸奖连似月,心里十分不甘,心想这个贱人凭什么,从前都是她得到这样的夸赞的。

    但是她嘴里却更加恭顺说道,“祖母教训的是,大姐高风亮节,深明大义,是妹妹们学习的典范,以后诗雅会多向大姐学习。”

    “好了,此事以后便不要再追究了,你也不必禁足了。你们两个,留下来陪我用了早膳再走吧。”最后,连母说道。

    “是。”连似月和连诗雅同时站了起来,施礼道。

    用了早膳,两人再一道有说有笑着相携离开。

    出了连母的屋子,再转过一道抄手游廊,连诗雅便率先松开了了挽着连似月的手,脸上神情恢复了淡漠。

    “今日这套衣裳太合适三妹妹你了,以往总是见你穿的富丽堂皇,华贵非凡便以为那是最好的,没想到现在这样的才是真正属于三妹的。”连似月静静地欣赏着她的妆扮,说道。

    连诗雅脸色一冷,本想说几句,但一见连似月身后那一抹绿影,想想那日那些手脚都断了的丫鬟婆子,她的心头便涌起一股惧意——

    退了退,道,“大姐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一个庶女不配穿好的,只能穿这种寒碜的布衫吗?”

    连似月眉头微微耸了耸,微笑着道,“三妹既然这么不爱这种布衫,何必勉强穿着呢,不觉得难受吗?”

    “大姐也不要太得意了,不过是得到了祖母几句夸赞而已,以往祖母对我的夸赞可远远不止这个程度!祖母既肯原谅我,则说明了我在她心里的分量,而不是因为你为我说了几句话。你看着吧,祖母和父亲都会重新宠爱我!”连诗雅不始终甘心在连母那边被连似月给比了下去。

    “我丝毫也不怀疑这个,毕竟三妹长袖善舞很有一套,不然过去怎么能凭着庶女的身份就获得万千宠爱呢。”连似月继续微笑着。

    “我知道你在讽刺我,不过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大姐高兴就好。”连诗雅像是想通了什么似的,不再因为连似月的话儿置气,看来十分大度的样子。

    连似月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眼底的寒意更甚了。这时候,她回头,看到一个丫鬟正在回廊的另一边低头扫地,一边扫一边抹着眼睛,她在默默流泪。

    这个人是……连似月在脑海中回想着前世的种种——

    “玉竹?”那丫鬟正抹着泪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她抬头一看到连似月的脸,吓得连忙跪在了地上,扫把掉在了一旁。

    回了清泉院,听了连诗雅的讲述,萧姨娘终于松了这些日子来的第一口气,道,“老夫人既然已经谅解了你,你日后在她的面前再乖巧些便可,你父亲那边有我,你不用太担心了。”

    对于连延庆,萧姨娘胜券在握,她知道只要有那个法宝,连延庆就算对大夫人的印象改观了,可他的心始终会在她的身上。

    “只是,没想到连似月在那里,祖母还说要我以她为典范,想想心里真是不舒坦。”连诗雅不甘心,粉拳握紧,一把垂在桌子上,道。

    “雅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连似月看见就看见了吧,无须因此耿耿于怀,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想办法如何回到原来的位置上来。”萧姨娘安慰道。

    “可是,现在祖母对她赞赏有加,我反而被束手束脚,连往日那些华丽的衣裳都不敢穿了,穿的比四妹,六妹她们还素,又该如何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连诗雅一筹莫展,她从小便十分爱美,萧姨娘不让她穿那些精心缝制的绫罗绸缎简直令她生不如死。

    萧姨娘沉思了片刻后,道,“我这些已经查清楚了,那日老夫人之所以突访紫云院又夺去了我的后宅权利,是因为她的小白狐突然不见了,结果跑进了紫云院,姑奶奶和宋嬷嬷一路追过去发现连似月病了,这才惊动了老夫人。你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呢?那么多地方小白狐都不去,就偏偏去了她那里。”

    连诗雅一怔,“娘的意思是,这是连似月故意安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逼你把后宅的实权交出来,还给她母亲?”

    “没错,我现在算明白了,这个连似月极其可怕,她步步为营,每一步给你留一个坑,稍有差池便会掉进她的陷阱里。”

    “真是邪门了,她在尧城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不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教她?怎么彻彻底底变了一个人,以前像个软柿子任我们揉圆搓扁,还整天乐呵呵的,闯了祸都不知道,现在呢,活像个刺猬,我们都不能近她的身了,还有那个丫鬟绿枝,简直是个恶魔,我看见就怕。”连诗雅越想越想不明白。

    “如今再想这些也没用了,她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须得时时处处提防,大意不得,而现在就看你们谁能得到老夫人的喜爱和垂帘。”

    “姨娘,我现在该怎么做好呢?”

    “那小白狐,她能利用,你也能用利用,你利用它进一步得到老夫人的肯定,有了老夫人的肯定,往后你行事便要方便许多。”萧姨娘阴测测地道。

    “那要怎么利用?”连诗雅顿时眼底放光,追问道。

    萧姨娘走到门边,看着外头阴沉沉的天,就快要下雨了。

    “董嬷嬷,你进来。”萧姨娘朝着外头喊了一声。

    到了酉时,天空一片墨黑,大雨倾盆而下,仿佛要塌下来了似的,还时不时伴随着一阵刺破苍穹的雷声。

    “又下雨了。”连诀站在窗台前,倾身去拨弄那一盆海棠花,花瓣已经落了一些,铺在泥土上,他缩手回来,便染了一掌的水。

    望着外面密密的雨帘,他神情有些微怔,那如水的眸间略过一抹淡淡的愁绪。

    连似月放下手中经书,抬头便捕捉到了连诀眼中的不平常的情愫。

    “诀儿……”她起身,走至他身旁,“你有心事吗?”

    连诀的手微顿,转过身来,望着连似月,似有千言万语,但是又不知该如何说起,他有些着急,“姐姐,我什么事都愿意告诉你,我不想对你有秘密,可是,可是……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也……说不出来,但是,无论如何,你要相信我,相信我的心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