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四章 大姐看齐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一四章 大姐看齐

    秋天过去了,连似月窗前的那株海棠花,花已零落成泥,初冬的萧瑟已略见端倪,一晃就是一个月过去了。

    连母照例坐在酸梨木椅上闭目养神,手里捻着一串佛珠,默念着佛经,丫鬟鱼贯而入,端了热茶汤和桂花糖蒸新栗粉糕来,放在面前。

    她刚拿起糕点放入口中嚼了两口就咳嗽起来,连曦忙上前,动作熟练的拍抚着她的背,道,“您慢着点。”

    连母咳了一会,才终于顺过气来,双颊涨的通红,将手中剩余的糕点扔回碟子里,道,“这劳什子毛病,可坑苦我了。”

    宋嬷嬷掀开门帘端了梨子水进来,道,“这是慢病,老夫人您不要着急,越急呀,就越喘。”

    “哎……”连母深深地叹了口气,眉心紧皱在一起。

    这时候,连似月站了起来,道,“老祖宗,让我看看您的手可好?”

    在连母狐疑的目光中,连似月拿起了她的手,翻开掌心,若有所思地用指腹揉搓了一圈,又拿起另外一只手,也揉搓了一圈,问道:

    “祖母的手心和脚心是否都常年寒凉?”

    “可不是,就算是夏天,也是凉的,尤其是到了半夜,那脚心凉的睡不着觉。”宋嬷嬷代为答道。

    连似月若有所思地再次按压了数次连母的手心,道,“手脚心常年冰凉是由于经络不通,肝脉受寒,导致肾脏阳气不足而引起的,而且越往天冷的时候走,手脚心还会泛红,严重的时候还会感到疼痛。”

    连母赞同地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到了冬天最冷的时候,总是疼。”

    “祖母,您将手背上翻给孙女瞧瞧。”虽然不知道连似月究竟要做什么,但是连母还是按照了。

    连似月按压了一下手背和手腕之间的褶皱处,连母只觉得一阵刺疼,手不禁往回瑟缩了一下。

    “此处为阳池穴,阳池穴乃支配全身血液流通的重要穴位,若按压的时候感到疼,则意味着此处穴位堵塞不通,经常刺激打通可慢慢让血液通顺,身体温和。”

    连似月按压了近一刻钟后,连母当真感觉到一股暖流慢慢沁入手心,再传遍全身。

    接着连似月又让黄岑拿来笔墨纸砚,在宣纸上写着什么,写完了再交给了宋嬷嬷,道,“每次按摩之后,用新鲜的老姜切丝,姜丝用锅炒热,每晚入睡前用布条裹于脚心。同时,每日清晨用新鲜姜丝泡蜂蜜水喝下,每晚再用新鲜姜丝和盐倒入热水中泡脚,手脚并治,通过一段时间寒疾便能起到缓解的作用,这是具体的用法和用量。”

    这会,连母感觉到脚心也慢慢暖和起来,她眉头舒展了开口,不禁喜悦地道,“当真有效,我现在觉着暖和多了。我道是只有三丫头才会医术,没想到大丫头也会啊。”

    连似月坐回自己的座位上,谦虚地道,“孙女只是喜欢琢磨,见三妹妹喜欢钻研医术,便也跟着偷偷地学了一些,以前我院子里有个丫头手脚心凉,守夜的时候还晕厥过去,我用这种方法给她试了试,坚持了大半年的时间便好多了。”

    她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几句话带过,而实际上,前一世她的确精通医术。

    连母突然觉得这长孙女像是一个宝藏,越挖掘便越觉得欣喜,于是看着连似月的目光也越发慈爱起来,已经不去理会连延庆所说的月儿有心机的说法了。

    这时候,外头的丫鬟茯苓走了进来,道,“老祖宗,三小姐在外求见,寅时就来了。”

    这已经是连诗雅连续一个月于寅时来请安了。

    原本笑意盈盈的连母一听到连诗雅的名字,便绷紧了一张脸,道,“让她回去。”

    茯苓听了,悻悻地准备去回话,却被连似月叫住了。

    她对连母道,“祖母,三妹已经连续来了一个月,也算有诚心了,不如见见,听她怎么说吧,若是一直不见,怕外人说祖母不够大量,和小辈计较。。”

    “是啊,老夫人,三小姐这一个月除了来倾安院跪着外,其余时间都在庵堂里抄经呢,奴婢见她已经抄了厚厚的一叠。”那前来通报的茯苓也说道,连似月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连母微叹了口气,道,“明明是她犯了错,我合理地惩罚她,你们倒以为我与她计较,我是想借此事敲打她一番,让她知道做人不能投机取巧,要脚踏实地。罢了,让她进来吧。”

    “是。”茯苓走了出去,不一会连诗雅走了进来,她一眼看到了连似月,顿时猛地一愣,她一直跪在外面,怎么没见到连似月进来?要知道,她最不愿意的便是此刻看到这个最厌恶的大姐了。

    但是,现在也不能离开了,她便只好恭顺地跪在地上,额头贴地,道,“诗雅来给祖母请罪了。”

    连似月发觉她今天妆扮不似往日艳丽高调,一身浅紫鸡心领绣梅花仕女款襦裙,内衬白绸竹叶立领中衣,中衣领子上嵌着竹叶暗花,裙边则留着一圈精致的绿萼梅刺绣,头上只斜插着一支银钗,整个人散发着素雅安静的气息。

    果然,连母见了她这身妆扮,点了点头,道,“直起身说话吧。”

    “是。”连诗雅跪直了身子,近看她才发现她面容有些许憔悴,眼眶周围留下了一层淡淡黑眼圈,看来这些天也寝食难安了。

    她目光和连似月相触后,迅速地别开了,连似月的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的笑容来,突然之间来了个大转变,大约是有人在背后授意了。

    “你连续一个月,天天在外面跪着,就是为了求得我的原谅吗?”连母问道。

    连诗雅强忍着眼泪,摇头,道,“本就是孙女的错,然不敢奢求祖母原谅,祖母让我跪两个月,三个月都是应该的,孙女绝不会有半句怨言。只是……”

    她顿了顿,一双泪眸紧张地望着连母,“只是担心祖母因为我而气坏了身子,那孙女的罪过就大了,所以,跪在这里只想恳求祖母不要伤了自己,我会继续在庵堂反省,日日抄经,为祖母和父亲祈福。”

    连母本来一向都很喜欢连诗雅这个孙女,现在见她这样反省,心肠不由地软了下来,道,“你大姐是个深明大义的好孩子,她为了相府声誉,家宅平安受了很多的委屈,若不是她开口求情,我今日也不会见你,你日后要向她看齐,以她为典范鞭策自己,可知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