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O章 不会饶恕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一o章 不会饶恕

    而父亲,不去追究三妹闯下弥天大祸的错,不去追究萧姨娘教养女儿不当的错,却急着来追究我的丫鬟。

    父亲,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从尧城回来,我一忍再忍,可是,我最终得到了什么?

    父亲今晚不过听了三言两语的挑拨,就深更半夜领着大批的人,不顾青红皂白闯进我的院子,要捉拿我的丫鬟。

    这要是传了出去,我在相府要如何立足?

    父亲,你事事为三妹着想,事事为萧姨娘出头,我呢?我的母亲呢?父亲你可有想过我们?

    母亲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流了多少眼泪,你知道吗?

    太偏心了!

    父亲未免太偏心了!

    真叫人心寒啊!”

    连似月说着,眼眶不觉染上了一层雾气,脸上露出哀戚之色,令人动容。

    虽然是演戏,可是她这话里,也含了七分的真情,前一世父亲就偏心,这一世,还是没有丝毫的改变,她虽不寄希望,也再不屑于再得到连延庆这个父亲的疼爱,但是,她为自己的母亲感到不值!

    “月儿……”这一句一句的诘问落在心上,令连延庆顿时感到了一丝内赧,脸上的怒气也不似之前了。

    而萧姨娘和连诗雅则没有想到,这连似月居然胆子大到了当众责问连延庆的地步。要知道,连延庆是这个家族里绝对的权威,就是家里的二爷,三爷,四爷在他的面前也是唯命是从,不敢造次的,更甚至连母,也不会用这样的态度来对他说话。

    而连似月,她居然敢。

    但连延庆毕竟是一朝丞相,虽因为连似月的连番诘问而内心有所触动,但是——

    他脸色依旧阴沉,声音冰冷地道,“不管如何,奴才绝不能对主子动手,这个规矩不能坏,她今日动了手,就要受到惩处!来人,把她绑起来,杖责四十,赶出相府,永不录用,以儆效尤。”

    “是!”护院们再次上前来要捉拿绿枝。

    “如果非要如此,那么父亲也把我绑了吧!”连似月再向前一步,脸色坚毅地道。

    “住手!”

    这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只见,一脸怒容的连母在连诀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用力地用拐杖敲击了几次地面!

    连诀本来和祖母问安后就要回文华院歇息,但是却在拐角的地方看到连延庆和萧姨娘等人往仙荷院这边走来了,于是赶快返回倾安院请了连母过来。

    “老夫人……”

    “祖母……”

    萧姨娘和连诗雅没想到连母来的这么巧,以往的这个时候,她早就歇下了。

    连母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了过来,连似月连忙迎了上去,“祖母……”虽不告状,但却红了眼圈,连母看着,什么都明白了。

    她脸色更加难看了。

    “母亲,您怎么来了?”连延庆连忙几步上前,垂首,恭敬地道。

    “哼。”连母阴沉着脸,“我若是不来,月儿可不就要吃亏了!”

    “……”连延庆被连母一句话噎的说不出话来。

    她用拐杖指着连诗雅,叱骂道:

    “小畜生,自己闯了大祸,非但不悔改,还胆敢怪你的大姐,闹得鸡犬不宁,你们母女当我老太婆已经死了是不是?”

    “祖母,雅儿不敢……”连诗雅连忙跪了下来,萧姨娘也跟着跪了下来——

    “老夫人,实在不敢,三小姐受了委屈,所以才……”

    “什么委屈?她受了什么委屈?哪一件事不是你们自找的,哪一件事不是你们自己作死!我不肯她去公主府,你便想尽法子硬是让她去,去了就去了,像胜茹和菀茵一样,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可她,打扮的花枝招展,像只花蝴蝶一样,到处飞来飞去的,生怕别人看不见!

    又是在皇子贵爵们搔首弄姿,又是金刚鹦鹉,又是定情的玉坠子!

    你们怪月儿,这些难道是月儿让她去做的吗?

    要说委屈,你们谁有月儿委屈!

    你们以为公主会饶过这个小畜生,只是因为我吗?这里头,还有月儿的功劳!因为月儿的表演得到了公主的喜欢,她也会给月儿几分薄面!

    现在倒好,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来找她的麻烦了!”

    连母一番话说完,已是面红耳赤,气喘吁吁,足见她此刻有多愤怒!

    “祖母……”连似月搀扶着连母的手不禁微微用了用力,她这样维护的话,她前辈子从来没有听过。

    其实,连母算是一个厚待儿孙的人,也不会太过偏心。

    只是前一世,连似月实在总是令连母失望,而连诗雅又是那么的突出,久而久之,也就偏向连诗雅了。

    这一番话,说的萧姨娘和连诗雅连头都抬不起来,无地自容,颜面尽失。

    从来没有人见过连母发这么大的脾气。

    “母亲,雅儿有错,儿子不会轻饶,单丝月儿的奴才对主子动手,便是不许,自要进行惩戒,往后不能再留在相府。”连延庆依旧坚持要处罚绿枝。

    “绿枝是我安排给月儿的,谁有意见?”没想到,连母说道。

    什么……

    连似月听了,再次微愣,祖母将绿枝认作她的人,这既是默许了绿枝打连诗雅的行为,同时也堵住了别人的嘴。

    “……”萧姨娘也愣了,这老夫人这么一说,不就表示打连诗雅是她示意的吗?这……这让连诗雅的脸还往哪里放?

    “原来……是母亲的安排。”连延庆也感到意外。

    “月儿在尧城受了许多的委屈,回到家里也没有片刻宁静,我给她多安排几个伺候解闷的,有何不可?”连母连声质问道。

    “儿子不敢,既是母亲亲自安排的,那便不用追究了。”大周讲究孝道,连延庆又是个有名的孝子,对连母很是服从、

    连母凌厉的眼神看向萧姨娘,萧姨娘只觉得心被猛地扎了一下,垂下头去。

    “延庆堂堂一个宰相,每日要与皇上谈论射击大事,却三番五次地被你拉进来牵扯后宅扯皮的事!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传到皇上的耳朵里,被有心的人一说,便要把堂堂一个丞相说成不务正业,沉溺闺房之人……这个罪,你一个小小的姨娘承担的起吗?到时候,恐怕要整个相府为你陪葬!”

    “老夫人,贱妾不敢,贱妾不敢。”萧姨娘吓得浑身一个瑟缩。

    “你不敢?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萧氏,我看你,敢的很呐!”连母用力地敲击着拐杖。

    “祖母……”连诗雅还想解释什么。

    “全都滚出去,不要在脏了月儿的地方!”但是,连母一发怒,将这对母女赶了出去。

    “祖母……”待萧姨娘和连诗雅灰溜溜地走了出去,连诗雅双膝弯曲,跪在地上,郑重地向连母磕了三个头,动情地道,“又让您跑一趟,孙女内心十分不安,感谢祖母做主。”

    “哎……”连母叹了口气,亲自将连似月扶了起来,道,“做嫡女做到这份上,也只有你了,起来吧,你也累了一天了,早些歇着。还有诀儿,也去歇着吧。”

    “是,祖母。”连似月和连诀两人齐齐道。

    连母的脸上露出一丝倦容,没有再多说什么,便喊着连延庆一块离开了仙荷院。

    娘俩走在回廊上。

    连母深深地叹了口气,问道,“你当真对得起容氏么?”

    连延庆心头一颤,“母亲,至少相府大夫人这个位置会永远给她留着,不会动的。”

    “你以为人家就稀罕这个主母的位置?”连母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了摇头。

    连延庆不语。

    “那也是十多岁就嫁给你的人啊,这些年,你宠萧氏宠到了什么地步,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她不说,不是不介意,不是不伤心,是因为她大度。原先,我也是误解了她,以为她做不了一个主母,事事稀里糊涂,后来才知,这都是萧氏在从中作梗,才导致了这样的局面。

    对月儿也是,你可知她今日在安国公主府表现地有多好多得体,我现在真是倍感欣慰。而你呢,你看看你今天,本来就是雅儿犯了大错,你也预备去教训她了,结果大约是听萧姨娘哭着说了几句话,就立刻跑到仙荷院去发难。

    你也试着,真正地接纳这个女儿吧。

    还有……”

    连母停下脚步,望着这个儿子,道,“宠妾灭妻的后果,你不是不知道啊。”

    “可是,母亲,若这些都是月儿的阴谋诡计呢?”连延庆的话,让连母心头一颤,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母亲,我虽一贯宠爱萧姨娘,但这次来找月儿,并不是仅仅因为听信了她的话,而是我觉得月儿似乎有些可疑。”连延庆沉声说道。

    “可疑?哪里可疑?我怎么看不出来?”连母皱着眉问。

    “待儿子查证后再说吧,若月儿阳奉阴违,故意扰乱后宅安宁,我绝不会放过她!”

    连延庆的话,令连母惊起了一身冷汗。

    月儿?有问题吗?

    *

    夜。

    恒亲王府。

    书房。

    凤云峥立于书桌前,正在用毛笔写着字,袍服雪白,一尘不染,衣袍的镶边是金色镂空镶边,他没有束发,墨玉般的长发散落,比起白天,此刻多了三分慵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