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九章 何错之有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九章 何错之有

    “老爷,老爷冤枉啊,这并非三小姐的本意啊。”萧姨娘扬起一张红肿的脸,跪在地上对连延庆哭诉着。

    “你还敢对她说话!”连延庆愤怒极了,抓起旁边桌上的水壶狠狠一把砸在地上,“哪个不是她的本意?鹦鹉不是她要带去的,玉坠子不是她的?”

    “老爷,老爷你仔细地想一想,你不觉得事情很奇怪吗?”萧姨娘泪水涟涟,道,“原本,三小姐是一片好意,想为老爷在公主的面前讨一个欢心,她人微言轻,什么都没有,不像大小姐一样,能和皇子们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将来能有一门好亲事,为老爷保驾,就只能在一些小事上下一点功夫。她听说安国公主最喜欢的一只鹦鹉死了,便千方百计地去买了一只鹦鹉来。

    那只鹦鹉本来好好的,好多人都听过它说吉祥话,可是却在三天前突然不见了,然后今天三小姐临去公主府前又突然出现了,然后鹦鹉就啄了公主的脸。

    老爷不觉得这事情很蹊跷吗?为什么鹦鹉会不见了,又为什么会在三小姐最着急的时候出现?”

    连延庆听了萧姨娘的说法,怒气慢慢地缓和了一点,道,“你的意思是,有人在鹦鹉身上做了手脚?”

    “是。”萧姨娘点头,再偷偷观察着连延庆的脸色。

    “会是谁?”连延庆眼睛微眯起,开始思考萧姨娘所说的话。

    “是……”连诗雅急切地想说是连似月,但是却被萧姨娘用眼神止住了,她继续说道,“不仅仅是这次,老爷再细细地想一想,这段时间起来,咱们府里总是生出各种事端,就没安静过几天,这难道……不奇怪吗?以往,从来没有这样过。”

    萧姨娘缓缓地,巧妙地将事情往连似月的身上引,连诗雅察觉了她的意图,也跟着说道,“父亲,我的鹦鹉如果是个不可靠的,我怎么敢拿到公主的面前去……”

    “那你的玉坠子呢?也是别人陷害你的?”连延庆一声冷哼,脸色更加冰冷。

    “我……”连诗雅一下子哑口无言,这成了她一辈子都抹不去的阴影点了。

    “老爷,谁还没有个相思成灾的年纪呢,三小姐这事确实是做错了,她也受到惩罚了,被公主和老夫人,还有大小姐都打过了,也当众受到了羞辱。可是,若放过在背后捣鬼之人,这才是纵容啊!”

    “你们的意思……是似月在暗中捣鬼吗?”连延庆冷声问道。

    萧姨娘急忙跪了下去,一副惧怕的样子,道,“老爷饶命,贱妾可不敢提大小姐的名字,如今大小姐身边的人个个都是神人,今天就一个小丫鬟就把三小姐给打了,我院子外面那些婆子和丫鬟,老爷进来的时候也都看见了吧,全都被那丫鬟打的受了伤,特别是秦嬷嬷,手臂骨都被拧断了。”

    “是啊,父亲,你看我的手。”连诗雅柔弱万分地举起自己的手,道,“这丫鬟不知道什么来历,不过捏了一下我的手腕,我的手腕就肿成了这样,大姐也没有劝阻过,如果以后她一个不高兴就对府里的主子下手,那……那如何得了。”

    “什么?”连延庆一怔,“月儿的身边有这样不知礼法的人?”

    “老爷……”萧姨娘抹了一把眼泪,道,“大小姐大约也是受了什么蛊惑,才把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留在身边的。”

    她见道到连延庆渐渐皱起的眉头,心里却慢慢舒畅起来——

    很好,已经引着连延庆往连似月的身上想了!

    “父亲,女儿真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父亲一定要调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否则,否则女儿真是死不瞑目!”连诗雅梨花带泪,不时啜泣着,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老爷,不管你还信不信任我,不管你还怜惜不怜惜三小姐,就算是为了相府,为了这个后宅,调查一次吧。”萧姨娘继续在一旁说道。

    “是啊,父亲,还有那个打人的丫鬟,咱们相府什么时候这么主仆不分了,奴才对主子动手,这要是被别的奴才学了去,抑或传了出去……”连诗雅记恨着绿枝对她动手的事,她势必要给这个不知死活的丫鬟一个教训。

    “去仙荷院!”连延庆黑着脸,转身抬脚走了出去,心里想道,月儿自从尧城回来后确乎变得很不一样了,她若胆敢阳奉阴违,做些有损他这个父亲的事,他绝不会轻饶。

    “是。”萧姨娘大喜,急忙将连诗雅扶起来,低声道,“免得她狡辩,我们都要去看看,待会你不要乱说话,让我来说。”

    “娘,我知道了!父亲已经怀疑她了,咱们睡不好觉,她也甭想睡安稳。”

    两母女说着,便加快脚步跟在连延庆的身后,匆匆往仙荷院去了,两个人的眼睛里都闪耀着一丝兴奋。

    是夜,夜凉如许。

    连似月却没有睡,坐在书案前翻阅着书卷,青黛推开门,轻轻走了过来,道,“大小姐,今天忙了一天,夜已经深了,不如先上塌歇息着吧。”

    连似月放下书,看了眼那飘忽的烛火,又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不用了,算着时间,也该到了。”她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神情。

    “大小姐,丞相领着萧姨娘和三小姐一块往这边来了。”她话音刚落,丫鬟白薇便匆匆走了进来,脸上的神情有些紧张,担忧地道,“绿枝她……她会不会被丞相抓起来。”

    “出去看看。”但是,连似月却依旧不见半丝紧张,放下书卷,走了出去。

    绿枝朝她点了点头,道,“大小姐,无论丞相要做什么,我都承受的住,大小姐不要动气。”

    她说话的时候,总是这样的面无表情,仿佛从来就不会笑似的。

    连似月看着她,道,“绿枝,没有人能对你做什么,包括我的父亲。”那声音里是毋庸置疑的肯定。

    这时候,仙荷院门口出现了一片火光,便见连延庆走了进来,脸上没有愤怒,也没有质疑,反而他一脸平静地审视着连似月。

    跟随而来的萧姨娘和连诗雅则站在连延庆的身后。

    连似月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屈膝,道,“月儿拜见父亲,这么晚了,不知道父亲前来,有什么事要吩咐月儿的。”

    连延庆见她如此仪态,她确实不一样了,是他最满意的嫡女的样子,可是……这个变化实在来的蹊跷,他不得不去弄清楚。

    “绿枝是哪一个?”他那威严的目光在众人中逡巡了一眼后,再看向连似月,问道。

    “奴婢便是。”绿枝一步向前,像普通丫鬟那样行礼,但姿态确实不卑不亢的,连延庆探究的目光落在绿枝的身上,这样看着,她确乎不像一个寻常的丫鬟。

    “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连延庆脸色突然一沉,命令道,顿时,几名护院即刻闻声闯了进来,要去绑绿枝,连诗雅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看好戏的笑容,这个丫鬟惹怒了父亲,绝不会有好下场。

    眼见那些护院前来,绿枝眼神一凝,眼中流露出危险的气息,手下一动,那暗器便从袖口滑到了掌心。

    “慢着!”连似月一步向前,挡在了面前,厉声道,“谁敢乱来?”

    “大姐,你……你居然忤逆父亲的意思吗?父亲要绑一个丫头,莫非还没有这个权利了?”连诗雅唯恐天下不乱,故意挑拨道。

    连似月淡淡地看了连诗雅一眼,道,“三妹,你这才闯了天大的祸,最好是安静一些,安国公主的脸还没有痊愈,你的脑袋可还提溜在她的手上,你还是多多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她的脸完美地恢复如初吧。”

    “我……”这一席话,令连诗雅的气焰一下子全都消了下去,“那鹦鹉也是你……”

    “三小姐,让丞相说话。”萧姨娘怕连诗雅又和连似月争吵起来,急忙拉住了她,示意她先不要急。

    “父亲,您要绑我的丫鬟,可否让女儿知道,绿枝到底做错了什么?”连似月再看向连延庆,问道。

    连延庆脸色冰冷,道,“区区一个奴才,竟敢对主子野蛮动手,还打伤了若干奴才,我丞相府决容不下这样的人,今日必要好好给她一个教训,再赶出府去,往后不得再进来。”

    “明明是衷心护主,却被人说成是对主子不敬,父亲难道不打算问一问,我的丫鬟为何要这么做吗?”连似月赤诚的目光凝视着连延庆的眼睛,眼中似闪烁着一层浅薄的雾气,连延庆看到这目光,心中竟然微微一颤。

    “无论什么原因,只要她动手打主子,就绝对不可饶恕!这是相府的规矩,谁也不得违背。”连延庆势必将相府的规矩放在首位。

    “那么,庶妹要打嫡姐呢?又该如何惩戒?这是不是相府的规矩?”连似月毫不退宿,咄咄迫人,道——

    “你说什么?”连诗雅的脸色一白。

    “三妹在公主府闯下天大的祸,原本德高望重的祖母为平息公主的怒火,为了整个相府的安慰,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在公主面前下跪,磕头,求饶,被人暗暗讥笑,这才好不容易公主才肯饶下三妹的一条命。

    可三妹你,你非但不反省自己的言行,我从公主府一回来,你就跳出来对我又踢又打,你一个人还不够,连萧姨娘也领着一干婆子丫鬟来找我的麻烦!十几个人要打我,我的丫鬟为了保护我不被虐打,这才出手护主,这又是何错之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