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八章 绿枝爆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八章 绿枝爆发

    “噗嗤……妖法?”连似月忍不住笑出了声音,原本觉得连诗雅能看透鹦鹉的事还不算糊涂,没想到居然想到“妖法”上去。

    见连似月还笑得出来,连诗雅觉得再一次受到了侮辱,更加怒不可遏,便扬起巴掌朝她扑了过来——

    “当她的手就要朝连似月脸上扇过去的时候,突然,旁边一道绿影如疾风般而来,迅速地捏住了她的手腕,顿时,她“啊”的一声叫唤,痛的手腕都几乎要掉了,她再一个用力,将连诗雅往后一推猛地两个踉跄,重重地摔倒在地。

    她抬头,定睛一看,那对她动手的人,竟然是一个绿衫的丫鬟!

    什么?区区一个丫鬟,竟然也敢对她动手了。

    “贱婢,你是什么东西,敢对三小姐动手,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萧姨娘得知了消息匆匆地赶到了仙荷院,结果看到连似月的一个丫鬟对连诗雅动起手来了,顿时火冒三丈,顾不上和连似月周旋,立即命令道。

    “是!”几个婆子和丫鬟听令,同时走了过来,那秦嬷嬷脸上的横肉颤了两颤,道,“抓住这个小贱人,给我往死里打!”

    “你们……”青黛见这些人竟不顾大小姐在场就要打人,顿时往前一步,但是,却被连似月阻止了。

    只见,几个丫鬟包围住了绿枝,而秦嬷嬷就伸手去掐绿枝的腰。

    绿枝冷哼一声,脸上面无表情,眼中流露出一丝轻蔑不屑之意,就在秦嬷嬷要碰到她的身体之前,她身形灵活的一转,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捉住了秦嬷嬷的手臂,再往下一个用力拉扯——

    只听见咔嚓一声响,骨头断了,秦嬷嬷顿时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手耷拉着,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其余人眼见这看来普通的丫鬟居然这么好的身手,顿时都愣住了,绿枝脸色更加冰冷,这些奴才不禁都后退了两步。

    而连似月淡定地站在门口,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还站着干什么?一起上去,给我好好教训这个贱婢,去啊!”连诗雅几乎要气糊涂了,尖声地命令道。

    几个婆子和丫鬟不敢不从,便豁出去了似的一起冲了过去,但是!

    “啊!”

    “啊!”

    “啊!”

    几声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后,六个丫鬟婆子便被绿枝一个一个地丢出门去,像叠罗汉一样叠在一起,个个都被摔的半天起不来。

    绿枝冷眼看着这些不断口申口今着的人,道,“滚!别脏了大小姐的地方!”

    “你,你……”萧姨娘没有想到,连似月身边这个沉默寡言的丫鬟,居然是个身手这么好的人!

    她挡在连似月的前面,这些人根本连连似月的身都近不了。

    “我们走!”萧姨娘自知再待下去不但讨不到便宜,反而说不定又惊动了老夫人,于是扶起连诗雅急急忙忙地走了。

    走了几步,她回过头来,望着连似月那张冷艳的脸,道,“大小姐,真是好毒啊。”

    “毒?”连似月哂笑,随后眼神微眯,溢出一丝彻骨的寒冷,“没错,这辈子我就要做个冷血无情的毒女,所以萧姨娘一定要强打起精神来,否则被我怎么毒死的都不知道我会觉得很无趣的。”

    “……”萧姨娘只觉得一股沁骨的冷意从脚底缓缓升起,她浑身一个颤抖,道,“大小姐,我随时恭候。”如今,表面上的恭顺萧姨娘也不愿做了,看来是被连似月击溃的乱了章法。

    “走!”萧姨娘搀扶着连诗雅走出院子门,对地上的丫鬟婆子们道,“还不快起来,在这里丢人现眼。”

    青黛和降香和院子里的其他婆子丫鬟们,再一次对绿枝佩服地五体投地,甚至鼓起掌来。

    “大小姐,人已经走了。”绿枝走到连似月的面前,垂首,道。

    连似月扬起唇角,道,“下次下手轻一点。”

    “欺负大小姐的人,没想过要手软!”绿枝道。

    “这也是你主子说的?”连似月问。

    绿枝的脸红了,道,“是奴婢自己说的。”顿了顿,她又说道,“但是,主子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连似月笑了,道,“我是怕你自己手疼,这群弱不禁风的人,你用一成的力气就够了。”

    “……是,往后奴婢会注意的。”她忠诚到令人无比放心。

    “都进屋吧。”连似月对众人说道。

    “大小姐……”近了曲子,连似月正要走近闺房里去的时候,绿枝在她的身后喊道。

    “还有何事?”

    “主子说了,谁欺负大小姐,大小姐只管狠狠欺负回去,往后他就是大小姐的靠山,大小姐什么都不用怕。”绿枝将主人交代的话说给连似月听。

    靠山?连似月重活一世,就没期望过有什么靠山,同时,她也不需要靠山,不需要!

    这是一条血路,她将赤着脚从刀尖上走过,筋骨尽断,血流成河也在所不惜。

    “先歇着吧,能歇多久是多久,今晚也是个不平静的夜。”萧姨娘和连诗雅在这里吃了大亏,岂会善罢甘休?

    她走进房间里,关上了门,留下绿枝站在外面守着。

    清泉院,此刻一片混乱。

    大半的丫鬟婆子都受了伤,连伺候连诗雅的人都没有几个,只好都由萧姨娘自己亲自动手,给她擦脸,换衣裳。

    今天在公主府挨了好几个巴掌,她的脸都肿了。

    她躺在床上,抚摸着滚烫红肿的脸一直在啜泣着,哭诉着连似月今天的种种恶行,又猛地坐起来,尖声道:

    “娘,我今天在公主府受尽了侮辱,往后,往后还有什么人会愿意理睬我?这一切都是连似月做的,是她的阴谋诡计,我才……”

    “啪!”突然,萧姨娘扬起手,再一个巴掌扇在了连诗雅的脸上,她那张一直喋喋不休的嘴巴终于闭上了,她错愕地看着萧姨娘,“娘……”

    “你舅舅和我从小就是怎么教导你的?要你保持着矜贵,要你在皇子们面前表现地比连似月还要高贵神秘,可是你……居然做劳什子定情信物,还君心似我心,我都为你臊得慌!现在好了,东西没有送出去,反惹得人尽皆知,安国公主发了怒,往后,别说皇上不会同意你嫁给他的儿子,就是那些王爷自己不会想要你了。这件事你舅舅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做,他就算放弃你也是有可能的,他不会要一个没有用的人!

    你想想看!如果你舅舅放弃了你,那我们娘俩还有什么?以后就只能永远被连似月母女骑在头上作威作福了,你怎么就想不到呢!”萧姨娘一边说,一边气的浑身发抖。

    “……娘,是你从小就对我说,我是庶出的,我要去争,去抢才能得到想要的,否则我什么都没有,稚嫩看着连似月春风得意。”连诗雅捂着脸,流着眼泪,哭着说。

    “去争去抢也不是这样做!我三番五次地和你说要沉住气,沉住气……可你呢,你还是这么不争气!”萧姨娘叹了口气,只觉得头疼欲裂。

    “那,那我现在该怎么办?”连诗雅慌了,她紧紧捉住萧姨娘的手,“娘,求求你,让舅舅不要放弃我。”

    “为今之计也只有……”

    “三小姐,萧姨娘,丞相……丞相大人来了,好像,好像很生气的样子。”百合满头大汗地跑了进来,急匆匆地道。

    “怎么办?娘,父亲一定是来惩罚我的,我惹怒了安国公主,他……”连诗雅一听连延庆赶过来了,顿时整个人吓得瑟瑟发抖,脆弱的脸上一片苍白。

    “别急,别急,会有办法的。”萧姨娘也有些慌了,顿时站起来又坐下去,坐下去又站起来,惹恼安国公主这件事实在是件大事,一不小心还会影响仕途,连延庆定会非常重视。

    “砰!”这时候,只听到门一声巨响,连延庆满脸怒容地出现在了门口,那神情几乎要把人给吃了!

    吓得连诗雅猛地从床边滑到在地上——

    “父,父亲……”她说话的时候舌头几乎在打着卷了。

    “老爷……”萧姨娘从未见过连延庆这样对她们生气的样子,也吓得脸色苍白,如风中凋零的落叶般,弱不禁风。

    “啪!”连延庆几步走过来,扬起手,一个耳光扇在萧姨娘的脸上,怒骂道,“看看你,教出来一个什么女儿,居然作妖作到安国公主的面前去了!真是不知死活!不知所谓!”

    萧姨娘呆住了,她与连延庆这么多年,连延庆对她倍加疼惜,重话也没有说过几回,而现在居然扇了她巴掌——

    足见,此事对连延庆的影响有多大,也足见连诗雅是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祸。

    是的,连延庆本在宫里与同僚商量水患灾民之事,突然听闻连诗雅在公主府闯下大祸之事,便即刻匆匆出宫去了公主府求见安国,可安国正在歇息。

    于是,他堂堂一个丞相,为了消除安国公主对相府的不满和成见,足足在安国公主的寝殿外跪了两个时辰,一直跪到她醒来为止,又献上十二颗稀世的罕见夜明珠,再三请罪,才得了安国公主一句:不会再追究了,丞相安心回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