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七章 庶妹不甘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七章 庶妹不甘

    连似月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眼熟的女子站在那里,穿赤紫的裙袄,梳了倾髻,发髻上插着点翠金凤钗,海蓝色菱花,耳朵上戴着红玛瑙镶翡翠耳坠子,娇媚秀丽的脸上带着一丝讥讽的表情。

    这是……

    连似月眼眸流转,她想起来了,这人是——尚书府刘喜人。

    她记得自己曾经为了连诗雅和这个刘喜人在尚书府的后花园打过架,还差点惊动了太后,最后以她被罚在祠庙里跪了三天三夜告终

    几年过去了,刘喜人长高了,但脸的轮廓和五官却还是一点都没有变,连看不起她的那个表情都没有变过。

    昔日的故人,又一个一个慢慢出现在她的周围了,她用望穿今生的眼神看着他们的起起伏伏。

    “刚才在公主的宴席上,嫡女和庶女并排而坐,还是这么嫡庶不分,都过了几年了,连似月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上次我听说连老夫人过寿,你显露了一手,画了一副百子千孙图,人人对你夸赞有加,我倒真以为你变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糊涂,你看看今天,你那个庶妹把你们相府都连累了,看看你以后还有没有脸再出现。”

    那个时候,刘喜人也是这么说她,当时连诗雅一副泪意涟涟的样子,挽着她的手低着头叫着大姐,她心疼自己的妹妹受委屈,于是口出恶言骂刘喜人,结果两个人就打了起来,闹得当日参加宴会的人人皆知相府大小姐是个能闯祸的主。

    从那以后,她和刘喜人两个人势不两立,每每见到都要争斗一番,回回都以连似月受到责罚而告终,她们也算是京都贵女圈里有名的势不两立的两个人了。

    此刻,一些正准备离开的人看到这两个人又正面对决上了,不禁都停下了脚步,往这边看了过来,想看看她们会不会又打一番。

    “喂,我和你说话,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刘喜人倒是觉得奇了怪了,往日连似月只要一见到她,就会与她争锋相对,今天这是怎么了……

    连似月收回了思绪,抬脚一步一步地往刘喜人的身边走去,刘喜人见状顿时咽了咽口水,一步一步地后退,她,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个连似月和往常有些不一样了,这眼神真是冰冷的吓人。

    “你,你又想打架是吧,我,我堂堂尚书府嫡女才不会怕你,不过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是公主府,你那个不省心的妹妹刚惹恼了公主,你还是不要再惹恼一次为好,你……”

    随着连似月脚步的逼近,刘喜人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最后,连似月终于停下脚步,在她的面前站住了,在她错愕的目光中,连似月抬起手来,拍了拍她的头,道,“刘喜人,你长高了不少。”

    说完,便转身,任连诀牵着手,上了马车。

    “什,什么?”刘喜人望着那辆远去的马车,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连似月这是什么意思。

    马车帘放下,连似月靠着背坐了下来,道,“这个刘喜人,真是一点都没有变啊。”

    前一世,她与刘喜人水火不容,后来因为嫁给凤千越便再也没有与她见过面,她曾偶然听人提起,她嫁给了中书令的三公子,可是嫁过去后三年无子,夫家便娶了多房姨娘,她眼里容不下人,又日日郁郁寡欢,最终不过二十便香消玉殒了。

    现在想来,刘喜人这种性格在那样的大宅里要生存下来也很困难,说是郁郁寡欢而死,但实情谁又知道呢?那个中书令的府里,未必没有几个萧姨娘这样的妾室。

    “姐姐,刚才四殿下可有对你不好?”连诀忘不了凤千越刚才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和咄咄逼人的口气,便急着问道。

    “放心吧诀儿,在公主府呢,那么多人,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无非是问我方才舞剑的时候,到底说了什么。”连似月对连诀露出一抹安心的表情来。

    “那你和他说了什么,他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呢?”连诀也想知道。

    “我和他说……我很不喜欢他。”如果不是要报仇,她完全觉得凤千越没有必要出现在她的周围,碍她的眼。

    “我也很不喜欢他。”连诀道,一贯明媚灿烂的眼中明明确确一抹深重的厌恶之情。

    “诀儿是为什么不喜欢他呢?”连似月问道。

    “说不上来为什么,总觉得看到他就厌恶,现在姐姐也说不喜欢他,那我便更加不喜欢了。”反正,连诀这辈子就是要做坚定的“似月党”,绝不悔改。

    他侧头看着连似月闭着眼睛,眼角浮现出的疲惫之情,他心里不禁涌起一丝心疼的感觉,又感到一些愧疚,他像个格外认真的孩子,说道:

    “我真想多为你做一些事,这样才有资格留在你的身边。”连诀的声音里多了一丝伤感,那双明媚灿烂的眼睛里,不知何时染上了一层郁气。

    “傻诀儿。”连似月微笑着,双手挽住连诀的手臂,将头轻轻倚靠在他的肩头,声音沉静,道,“姐姐只需要你做一件事,就是这辈子都好好的,完好无损地留在我的身边,这就够了,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

    连似月这样依偎在连诀的肩头,连诀鼻息间漂浮着了她那幽兰般清淡的香气,头顶的蝴蝶图案镶蓝宝石花凤簪在他的眼前轻轻摇曳着,在他的手心落下一道飘动的影子

    连诀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硬,正襟危坐,一动也不敢动,手攥紧了拳头,脸憋得通红,心脏扑通扑通地跳着。

    “不过,以后你若有了心仪的姑娘,姐姐便要离你远一些了。”连似月闭着眼睛说道,此刻她全身放松了下来,并没有察觉道连诀此刻的异样。

    “不会有的,我不会有心仪的姑娘,不会!”连诀听了,突然激动地说道,一张俊逸白皙的脸涨的通红。

    连似月微怔了一下,坐直身子,睁开了眼睛,她以为连诀还小,还没有想过男女之事,却不知这个少年的心思已经不知不觉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她耐心地解释道:

    “诀儿,你长大了自然会有喜爱的人,每个人都是如此,你也一样,到时候你会向她提亲,然后你们成婚,成婚后诀儿还会有孩子,那时候我就是姑姑了,想一想,也是很美好啊。”

    说到孩子的时候,连似月的手轻颤了一下,前一世,连诀没有把自己心爱的姑娘带给她看过,没有成过婚,也没有孩子,他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过,反而被她给狠狠地抛弃了……

    连诀静静地看着连似月在畅想他的未来时脸上那快乐的样子,这令他既感到伤心,可是又感到很欣慰,他轻叹了口气,道:

    “是啊,将来我会有心爱的姑娘,会和她成婚,我们还会有孩子……”

    “是的,诀儿,什么都不有的,不会再失去了,绝不会了。”连似月喃喃地说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马车继续前行,连似月轻浅的呼吸逐渐变得沉重起来,她睡着了……

    连诀低头看着面前的人,马车帘轻轻飘起,落日的浅浅余晖覆盖在她的脸上,眉目如画的脸染上了一层暖暖的橘色光芒,透出一种返璞归真的美好。

    连诀唇角不禁微微上扬,这就够了,不是吗?

    马车一路赶回了相府,在府邸门口停下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门口点上了灯笼。

    连诀轻唤醒了连似月,她走下马车看到相府这一重深重的大门,顿时,所有的慵懒立刻收了起来,回到了府里,那么每一刻都是争斗。

    “我猜想三妹肯定想不通,会来找姐姐麻烦的。”连诀未卜先知,脸上露出一丝讥讽。

    连似月面色冷冽,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神杀神,遇鬼杀鬼,我倒还怕她不来找我,诀儿,已经晚了,你与祖母问安后便回去吧。”

    “那好吧,我去祖母那里了。”连诀早就知道连似月的厉害,连诗雅又刚受了打击,就算她找麻烦,也不过是个丧家之犬,没什么好忌惮的,于是便和四九安心地走了。

    “大小姐,这边走。”有家丁打了灯笼在前面引路,青黛和降香陪侍在侧,绿枝安静地走在最后面,众人穿过数道回廊和抄手游廊,径直回了仙荷院。

    “连似月,都是你搞的鬼,都是你搞的鬼!”刚走到仙荷院门口,一个身影便猛地从暗处窜了出来,如厉鬼一般站在她的面前,双眼发红,眼神恐怖,指着她责骂道。

    连似月抬眸,懒洋洋地上下打量了连诗雅一眼,声音清雅如夜莺,道,“三妹是在说公主府的事吗?明明是你讨巧不成惹怒了公主,与我何干?你那要送给心上人的玉坠子,也不是我让你掉出来的。”

    “你还在装!我刚在回了府,哪里都没有去,就站在这里死死地等你,我一边等,一边想,终于想通了所有的事!我的鹦鹉前几天不见了,今天临去公主府的时候又突然出现了,接着原本乖乖的鹦鹉却突然发狂,咬破了公主的脸,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你偷走了我的鹦鹉,对它做了手脚。还有玉坠子,你,你肯定有妖法,你施了妖法才让她恰好在这个时候掉出来。”连诗雅越说越激动,一张本就肮脏的脸显得像鬼一样扭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