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四章 写的什么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四章 写的什么

    “阿弥陀佛!”连母吓得脸色苍白,急忙跪到在地上,大夫人拉着连似月和连诀也一并跪了下去。

    这伤的可是安国公主啊!如何得了!

    这丞相府刚才因为大小姐的出色表演而得到了安国公主和所有人的一片赞赏,现在又马上因为三小姐讨好不得而惹恼了公主,真是世事难料啊。

    “公主,我,我……”连诗雅呢喃着,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而提议让贵女们表演的面首张玄也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若公主要追究起来,发现是他收了这相府三小姐的银子,故意提出让贵女们表演这个提议,好让三小姐有表演的机会,他必定会被五马分尸。

    顿时,整个宴席上的人都吓得满头大汗,生怕被殃及鱼池,心里都在暗暗责怪连诗雅讨好没讨巧,惹公主生了气,搅黄了一个好好的宴会。

    安国公主抬手轻抹自己的脸,再睁眼一看,手上沾着大片触目的鲜血。

    “快,快传太医!”安国公主的贴身婢女荷香急忙传唤,很快,就有四个太医就拎着箱子,匆匆地跑来了,急忙拿出布为公主拭去脸上的血迹,另有人一边准备止血的药膏等等。

    “公主您的脸……”当血迹擦干净的时候,荷香望着安国那张脸,惊地捂住了嘴巴。

    “拿镜子来!”安国脸色紧绷着。

    不一会,铜镜来了,安国公主看到自己脸上赫然一条伤痕,顿时气的狠狠一把砸碎了镜子,她为了让自己的脸永葆青春,用了许多驻颜之术,吃了不知道多少个紫车河(胎盘),才换了这么一张能和年轻的姑娘相媲美的脸,如今被划了一道疤痕,如何不恼怒。

    她猛地从凤烨的怀中站了出来,勃然大怒道:

    “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绑起来!”

    安国公主一声令下,数名侍卫跑了过来,将连诗雅一把从地上拖了起来,迅速将她五花大绑,再将她身子用力一按,迫她跪下。

    连诗雅浑身瑟瑟发抖,“公主,我……我不是故意的,公主……”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安国公主气愤难当,几步走到她的面前,抬起手,狠狠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觉得实在不解恨,又接连扇了两巴掌,连诗雅只觉得一口的牙齿都要被扇掉了,顿时脸肿了起来,嘴角流出血,样子难看极了,哪里还有出到时惊心动魄的美丽。

    “表姐……”那萧柔觉得这连诗雅实在可怜,一冲动就要去给连诗雅求情,但是却一早被萧夫人看出了心思,一把拉住了她,低斥道——

    “不许多管闲事!”

    “可是,表姐她……”萧柔自小与连诗雅感情算是不错,见没人帮她便一时起了恻隐之心。

    “费尽心机,得不偿失,是她自找的!”萧夫人冷冷地道。

    “可若是父亲知道我们……”萧柔搬出父亲萧振海来。

    “你父亲在大辽,若是你也惹恼了公主,他也鞭长莫及,到时候公主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萧夫人的话让萧柔的背脊升起了一阵凉意,她跨出去的脚,又慢慢地缩了回来,低下头去。

    那跪在地上的连似月面无表情,那双如冰刃般寒冷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感情,连诗雅你现在受的这点痛苦又算的了什么!当初你剖我孩儿,削我做人彘,让我在牲口棚里与牲畜同眠同食,鸡啄我的眼睛,老鼠啃噬我的身体,牛羊将粪便落在我的身上,我饿了就吃猪食,渴了就喝脏水,就凭着那不甘心的一口气我活了足足半年,过了半年这样的日子!你知道那每一天每一刻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当初,你可是一点点的怜悯都不曾给过我啊。

    连似月的指尖,狠狠地掐入了掌心,她的眼眶一阵发热。

    这时候,她感受到一道目光似乎正注视着她,她微微一怔,抬起头来,却发现凤云峥在看着她,好像知道她现在所想似的,那目光中似有一种安慰的意味。

    她怎么有种感觉,九王爷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这时,安国公主冷冷地骂道:“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胆敢穿的花枝招展的在我安国公主的面前搔首弄姿,妄图勾引本宫的皇侄,为了讨本宫欢心又是费尽心思,本公主最厌恶这种贱人!”

    连诗雅吓得趴在地上,急忙求饶,道,“公主恕罪,公主恕罪,臣女是真心想敬献这只会说吉祥话的鹦鹉,谁知道它,它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

    “哼!真心?你当本公主的眼睛瞎了吗?你的真心在哪里?你这只金刚鹦鹉明明精神不济,根本开不了口说话,可是你不顾它的身体,只想它说吉祥话,你不爱护这只鸟,你所做的不过想讨得我的欢心,你看中的也只是我安国公主的权势和地位,还从来没有人胆敢妄想从我身上获得东西!你野心不小!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杀了!”

    什么……

    连诗雅吓住了,顿时忘了哭泣,脑海中一片空白。

    杀?杀了她?

    这时候,连母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二话不说,扬起手来啪啪啪狠狠三个巴掌扇在连诗雅的脸上,打的连诗雅眼冒金星,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前直发黑。

    “祖,祖母……”连诗雅受吓得花容失色,呜呜直哭,那泪水花了精心描绘的妆容,华贵的衣饰也变得凌乱,凤钗掉在了地上。

    她哀求的眼神四处看去,妄想着有人可以为她在公主面前求个情,但是她得罪的可是势力中天的安国公主,连皇上也会敬三分的安国公主,谁会愿意为她惹上这个麻烦呢?

    她看向那日为她开脱的四王爷凤千越,可是他不但无动于衷,她仿佛还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失望。

    “孽障!老身平日里是怎么教导你的?公主面前也敢放肆!一百条小命也不够你丢的!还不快快磕头,直到公主饶恕你!”连母拿起手上的权杖用力地一杖一杖地击打在连诗雅的身上,一边打一边气的发抖。

    “祖母……祖母,小心气坏了身子!”连似月连忙爬起来扶住了连母,她知道,这会祖母这么打连诗雅,其实是对连诗雅的一种保护,确切地说是对相府的一种保护,让安国公主开口责罚,不如自己鞭打地好。

    将鹦鹉拿上来的甄嬷嬷何曾见过这种场面,早已经吓得倒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了

    连母双膝一曲,跪在地上,一把老泪横流,向安国公主道,“公主,老身管教无能,老身罪孽深重,请公主一并责罚吧。”

    安国公主看向这德高望重的连老夫人,脸上的怒气下去了一些,她道:

    “老夫人,本宫如何能责罚你,你当初可是给过我一个馒头的人。”

    连母一愣,有些不明白安国公主在说什么,馒头是什么意思?

    原来……

    那一年,她还没有权势滔天,那一年,她还是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她偷看了戏文里的故事,对宫外的生活无比向往,于是一个人偷偷出宫玩乐,谁知不久便被偷去了傍身的银票,一天之内就沦落成了小叫花子,她那精致的小脸蛋变黑了,身上的衣裳变脏了,她饿的肚子咕咕地叫,就跑去包子铺要包子吃,结果被赶了出来。

    “吃吧。”就在她饥肠辘辘的时候,一个端庄美丽的贵家小姐弯腰在她的面前,将一个香喷喷的雪白大馒头递到了她的面前。

    她实在太饿了,一把拿过馒头就吃。

    “别着急,慢慢吃,还有呢。”她温柔地看着安国,眼神中是如春风般温暖的笑意。

    安国一边吃一边抬头看着她,她还命下了端了水过来给她喝。

    这个人,就是当初还未出阁的连母!只是她从来都不知道她当初给了一个馒头的人就是面前的安国公主。

    安国叹了口气,终于软下了语气,道,“看在你祖母的份上,我今日暂且留住你这条命,往后,再也不可踏进我公主府一步,不要让我在任何地方看到你!”

    “谢公主饶恕!”连母急忙磕头,转眼对连诗雅怒斥道,“小畜生,还不快谢公主不杀之恩!”

    “谢,谢公主不杀之恩,谢公主不杀之恩……”此时此刻,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连诗雅已经顾不上任何仪态,连连在地上磕头。

    “把她赶出去!”安国公主不想再看到连诗雅一眼。

    “谢公主。”连诗雅泪水满面地谢恩,侍卫过来给她松了绑,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往外走去。

    “哐啷……”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低头一看,只见一块碧绿色的玉坠掉在地上,看起来是个男儿的随身饰物,众人一愣,这一个姑娘家的身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连诗雅大惊失色,急忙弯腰伸手去捡,心中暗喊倒霉。

    “慢着!荷香,把看看是什么东西?”但是,当她的手触到玉坠的时候,被安国公主喝住了。

    荷香走过去,将玉坠子捡了起来,一看上面雕刻的字眼,脸便有些发红。

    “上面写的什么?”安国公主看荷香的脸色,像是已经猜透了几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