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O三章 大放异彩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o三章 大放异彩

    安国公主猛地站了起来,怒吼一声,“找死!”

    顿时,大批侍卫拔剑而上,迅速地向连似月包围过去!

    “姐姐!”连诀见状,迅速地从席间站起,毫不犹豫地要挡在连似月的面前,为她挡住这些杀戮的剑。

    “月儿!诀儿!”连母和大夫人猛地站了起来,脸色煞白,而大夫人眼前一黑,又晕倒了过去。

    凤烨也猛地站了起来,脸上浮动着紧张的表情。

    然而,那锋利的剑尖终于在喉咙处停了下来,仅仅隔着毫厘的距离,终究是没有刺下去,而凤千越已经满头大汗,顺着那张俊美无铸的脸滑落了下来,滴到下巴处。

    他的心脏,在某一瞬间,几乎停止了跳动。

    唯有凤云峥,岿然不动,箫声还在继续,一曲十面埋伏似也进入了尾声。

    “永远,都不会原谅你。”她起唇,轻轻地说道。

    “你说什么……”然而,她的声音太小,乐声又越发急促,凤云峥居然没有听真切。

    但是,连似月已经如旋风般转身,那剑尖迅速地离开了凤千越的喉咙,凤千越正要伸手去抓住她,却最终抓了个空,伸出去的手,呆呆地停在空中。

    她说的到底是什么?

    凤千越的心,被激起了千层浪!

    他很想冲过去拉住她,问个明白,但是此时此刻,他不能失态,只得缓缓地坐了下来,拳头紧紧握着。

    连似月再一个飞旋,嘴中颂吟道,“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注:这首诗不是安国公主做的,这是宋代郑思肖的诗,我为了写这个情节这么写的,因为我自己做不出古诗来,呜呜呜。

    )

    这是一首有关菊花的诗,与今日宴会的主题恰恰相契合。

    最后,曲终,完毕。

    她回眸,与凤云峥相视一笑,凤云峥心头一个微颤,那笑啊……他可是盼了一世之久!

    感觉……分外的满足。

    虚惊一场,虚惊一场!众看客个个也是看的汗流浃背。

    此时,连似月已经退回至舞台中央,跪在地上,双手将宝剑呈送给安国公主,道,“公主,臣女献丑,惊到了公主殿下,请公主恕罪。”

    安国公主看着她,眼中含着审视的意味,道,“你吟诵的,是我所作的诗?你怎么会知道?”

    连似月垂首,脸上带着恭顺的表情,道,“这是父亲拿回府中让我们姐妹诵读的诗,他和我们说公主的是个韵律齐整,感情充沛,读来格外爽气,刚才舞剑之时,脑海中不由地便浮现了这句话,于是不自觉便读了出来。”

    原来是丞相的功劳!

    安国公主的脸上方才露出了笑容来,点头,道,“相府家有此女子,真乃福气,来人,赏!”

    安国公主的赏赐,那可是天大的荣耀,而且她出手一向阔绰,这回连似月必定能得到许多的宝贝。

    连诗雅眼中的嫉恨更加的浓重了。

    连母赞许地点头,似月这丫头真是聪明,既讨好了公主,又为自己的父亲记上了一功,给连延庆记上一功,就等于给整个相府记上了一功。

    她这是立了大功啊!

    “谢公主殿下。”连似月垂首拜谢,然后淡淡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

    “四皇兄,你的手……没事吧。”凤烨发现凤千越还坐在琵琶前,目光不曾离开连似月半刻,那眼中似乎还散发着一种掠夺之意,再看他的手,被琵琶所伤,手背刺破了,一滴一滴的血流下来,落在面前的琵琶上。

    “无碍。”凤千越收回那道危险的视线,一手抹去手背上的血迹,并不在意。

    只是,那连似月翩然离去之后,却再也不曾给他一个目光。

    “那就好。”凤烨说完,目光再度回到连似月的身上,他那如画的凤眸,更加的深邃了。

    “姐姐……”连诀顾不上男女有别了,飞快地跑了过来,坐在连似月的身边,那眼神中带着一片诚挚的忧虑和担忧,“我真担心你。”

    连似月对他浮现出一抹明媚的笑意,抬手抚摸去他脸上的汗液,道,“诀儿,不用怕,姐姐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会永远留在诀儿身边的,不会离开诀儿,好吗?”

    “嗯!”连诀用力的点头,他的眼眶却感觉到一阵热意,他的心,越来越不确定了。

    “今日我舞的,都是诀儿那日教我的,不过是把短剑换成了长剑,看出来了吗?多亏有诀儿。”连似月轻轻抚了抚连诀的头发,道。

    连诀的脸微微红了,道,“看出来了,姐姐舞的真好看。”

    连似月一回头,才发现大夫人晕了过去,紧闭着眼睛,顿时下了一跳,忙上前,唤道,“母亲,母亲……”

    周嬷嬷松了口气,满头大汗地道,“我的大小姐哟,您再这么不按常理来,夫人地昏厥不知道多少次了。”

    安国公主传唤了大夫来,给大夫人进行了一番急救才醒了过来,大夫人一醒来便搂着连似月,道,“你当真吓死我了。”

    连似月的表演结束了,安国公主再看向那脸色有些苍白的连诗雅,问道,“你要表演什么?”

    连诗雅忙上前,道,“臣女,臣女要表演的是《霓裳羽衣舞》。”原本她充满了信心,可是现在却底气全无,连那原本容光焕发的脸也显得黯淡起来。

    因为,她不得不承认,就连她也被连似月的表演震撼到了!

    她从来不知道,连似月居然还会舞剑这一手。

    果真,因为众人久久地沉浸在连似月的舞剑里没有回过神来,所以,尽管连诗雅使劲了浑身解数跳了一支霓裳羽衣舞,却也没引起多大的注意。

    她心心念念的八王爷,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别说八王爷,就是那日在相府为她解围的四王爷也没看上她一眼,相反,那些人全都看着连似月!~

    最终,一曲舞蹈,在索然无味中结束了,安国公主看了也是连连呵欠,真是尴尬极了。

    连诗雅心里恨极了连似月,但是她还是不死心,她还有一样法宝呢!

    她朝随行的甄嬷嬷点了点头,甄嬷嬷在安国公主的面前显得十分的小心翼翼,她手里托着一只颜色非常漂亮的鹦鹉,众人的目光这才被这一只鹦鹉吸引了视线,心想,这位相府三小姐拿只鹦鹉要干什么?已经被嫡姐比了下去,难道还不甘心?

    只见,连诗雅抱着这鹦鹉,用她的青葱白指抚摸着它的背,走到安国公主的面前跪下,双手将鹦鹉举高,低头,道:

    “公主,这只蓝翅金刚鹦鹉是臣女偶尔得到的,经臣女训练,它还会说吉祥话,臣女特意将这只鹦鹉带来,敬献给公主。”

    “哦?”安国公主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终于起了一丝兴趣,问道,“会说什么吉祥话?”

    “会说‘公主吉祥,公主金安’。”连诗雅抬起头来道。

    “这倒是好的,本宫的鹦鹉前几天才死了,你这里刚好送来一只,把它拿过来吧。”安国公主的脸色不觉柔和了些。

    “是。”连诗雅大喜,终于讨了公主的欢心了。

    连母见公主和连诗雅开始亲近起来,倒也暗暗点了点头,心道,连诗雅能入安国公主的眼倒也是她的本事,安国公主一句话,可抵得上她的玩具。

    连诗雅弯腰,将鹦鹉放在了公主的面前,摸了摸它的头,轻声道,“鸟儿,鸟儿,公主吉祥,公主金安。”

    顿时,所有的人都看着这只鹦鹉,等着它发出说话的声音来。

    但是,不知道怎么了,这只鹦鹉半点也没有刚才的精神了,耷拉着耳朵,站立在安国公主的桌前,连诗雅引导了好几次,也不肯说出一个字来。

    连诗雅迅速地看了安国公主一眼,顿时有些着急,于是不知不觉加重了手下的力度,拍了一下它的背,道,“快,鸟儿,公主吉祥,公主金安。”

    可是,这鹦鹉却像是个聋了的,一点都不听连诗雅的指挥,还扑棱着翅膀往前走了两步。

    这大鸟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前的吉祥话不是说的很顺吗?怎么现在突然不肯说了?

    连诗雅眼看着安国公主正在等着,不由地加大了手下的力道,嘴里道,“说呀,说呀……”

    “嘎,嘎!”突然,这鹦鹉像是发怒了一般,突然大叫两声,然后猛地扑棱着翅膀不要命似的往安国公主的身上飞了过去——

    “嘎,,嘎!”鹦鹉那爪子在公主的身上乱抓着,尖利的嘴巴直往她的脸上啄去。

    “啊……”安国公主顿时惨叫出声。

    “啊……”连诗雅大惊失色,慌张的大叫。

    顿时,侍卫飞快地跑过来,坐席中的人一阵骚动,顿时,只见一道影子如同疾风闪过,那鹦鹉被一掌劈过去,头一歪然后掉在地上,不动了。

    “皇姑……”

    连似月握着酒杯的手一紧,救人的人是凤烨,安国公主正缩在她的怀中,脸色惨白,其余侍卫和奴才们全都吓得跪在地上,只见,公主身上华贵富丽的衣裳被扯破了两个洞,脸上被鹦鹉抓的留下了两道深深的血痕,汩汩的鲜血冒出来,落在胸前的衣襟上,样子好吓人。

    “这,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连诗雅吓得瘫软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整个人呆呆的,一时之间也没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