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前世今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一百章 前世今生

    “九殿下到……”突然,殿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太监的声音。

    连似月心中一颤,猛然抬头,手中的玉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碎了,那琼浆玉液不小心打湿了她的裙边和鞋尖,她一贯平静的内心突然欣喜起来,她抬眸,往殿门口看了过去——

    他来了!

    真的来了!

    只见,凤云峥一袭白衣胜雪纤尘不染,朝贡绸缎的白衣边着蟒形暗花图纹,腰间配着明黄丝带饰品,浑身散发着一种超越尘世,不容于世的风华,那英气的眉眼间,隐含这丝丝冷意。

    他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世间万物都在连似月的身旁消失了一般,她听不到周遭的声音,也看不到周遭的人,眼里只看得到凤云峥这个人。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那颗带血的头颅,所以他这么走进来,让连似月有种他死而复活了的错觉。

    他的风貌,他的神态,和第一次在越亲王府时候见到的一模一样,谁知道,恍惚间已是隔世呢?

    这是前生为她死去的男人!

    她的眼眸有些发烫,内心似熔炉煅烧着一般,若不是控制着,眼泪恐怕就要流下来了。

    凤云峥跨步进来,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意,淡漠而疏离,他抬眸,目光与连似月在半空中交汇,那眼神便有了炽热的感觉——

    顿时,两个都重生了的人,都有一种穿越重重时空,跨过千山万水来相见的感觉。

    “月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大夫人察觉到她的异样,忙喊了几声,连似月这才回过神来,收回那道视线,睫毛低垂,借着低头的瞬间掩饰了内心的情愫,平静地道:

    “母亲,无碍,酒杯不小心掉了。”

    “月儿,是不是坐不住了?”连母也过来问道,毕竟在往常的宴会上,连似月就像是椅子上长了钉子一样,坐不到半刻钟就会跑开,然后惹一身祸回来,把她弄得焦头烂额的。

    “不是的,祖母。”连似月忙道,“方才手滑了,才打碎了杯子,祖母放心吧,月儿陪着您和母亲哪里都不想去。”她朝连母露出一个令人心安的表情来。

    这边已经有丫鬟快步走过来将打碎的玉杯捡了去,又给她换上了全新的,她再看向凤云峥的时候,已经平复了初见时的波动——

    还好,经历母妃被打入冷宫,自己被禁止入宫后,他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观,有一种意气风发之感。

    而凤云峥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小丫头果真是不同了,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温婉,清冷,如冬日的腊梅,高洁傲岸,不可侵犯。

    隔着一世的距离再见面,竟是如此奇妙,他的唇角浮动起一丝微微的笑意——

    小月儿啊,又见面了。

    连似月喝下一口清茶,稳定了情绪后,再往凤云峥看过去,而他已经收回了视线走到了北边的男宾席坐下,他选择坐在了凤烨和凤千越的中间,神色如常,拱手:

    “四王兄,八王兄。”

    “九王弟,你来了,坐。”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凤云峥的身上,没有人想到今日这样的盛会凤云峥这个被贬斥的闲散王爷也会来,世人以为他遭此一劫,前程尽毁,必定日日借酒消愁,颓废不堪。

    却没想到,他依旧风度翩翩,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一丝颓丧之气,气度和风华反而更甚从前,那散发着的悠然自得,仿佛能翻云覆雨的气势,令人实在不解。

    有的人悄悄议论道,“这九殿下莫非是魔怔了,竟然一点都不为自己担忧么?”

    “是啊,还有心思出席公主的赏菊宴,这会良妃,哦不,良才人还在冷宫里受着苦呢,听说皇上这回是下了狠心了。”

    “那九殿下这辈子……”

    凤云峥自然听到了这些悄声的议论,他眸间微微一凝,溢出令人无法察觉的阴森,夜风握着剑的手一紧,眸光一凝,锐利如寒刀的目光落在那人的身上,吓得那人立即闭嘴,低下了头。

    而就连凤烨和凤千越两人也对凤云峥的出现感到有一些惊讶——

    “九皇弟,没想到你会来。”倒是凤烨,显得有几分赤城,道,那一日他听说凤云峥被贬,速速赶回宫里,但是人已经走了,再后来就听说他受了伤的事,他还以为他会在府里休养。

    “皇姑的宴会,自然要来的,菊花开的这么好,总不能辜负了这一片美景,八王兄你说是不是。”凤云峥声音清朗如许,可唇角那抹笑容却令人看不出深浅,这感觉……

    凤烨心中一愣,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往对面的宴席间看了过去,目光落在了连似月的身上——

    九皇弟和连似月那丫头,感觉怎么那么相似?

    就连唇角的那丝深不可测的笑意,都几乎如出一辙,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过。是不是他忽略了什么?

    连似月察觉到凤烨询问的目光,不禁轻轻别过视线,转头与一旁的御史府小姐南汝阳说着话,仿佛全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情似的。

    而凤千越面对凤云峥突然的出现,心中更是惊讶,他暗中派了细作监视了凤云峥,据细作的回报,九王爷日日逗留府中,日渐消沉……而且,他还中了剑伤,伤势严重,但现在怎么看来,一切都安然无恙……

    难道,细作变节了?不,他用人一向谨慎,如果细作变节他不可能察觉不到的。

    凤云峥扭过头来,望着凤千越,脸上带着一抹深邃的笑意,道,“四王兄,好久不见了,别来无恙。”

    好久不见?凤千越微怔,不是也才十天之久吗?他怎么会知道,凤云峥说的好久是一辈子啊。

    “是啊,听说九皇弟还受了伤,不知是否好了没有?”凤千越不动声色,问道。

    “弟弟曾经连万劫不复的生死都经历过,这一点轻伤,不足挂齿,弟弟多谢哥哥的挂念。”凤云峥表现的不显山不露水,说话似乎别有深意,可细细追究起来,又什么都没有,竟让一向城府极深的凤千越一时之间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连似月坐在对面,看着这两个人好似感情深厚的兄弟一样相谈甚欢,心里想到,这个时候,正是凤千越算计凤云峥的时候,今天无论如何,要给凤云峥一些提示,决不能让他被凤千越骗了。

    彼时,连似月还不知道他也重生了,所以暗暗地下了决心——

    前一世,他为她丧命,这辈子,她为他保命,或者,扶持他登上那九五之尊的皇位,让凤千越尝一尝被踩在脚底下被人践踏的滋味!

    “安国公主到……”众人正各怀心事的漫不经心地说着话的时候,安国公主终于现身了,殿内顿时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除了几位王爷,所有的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高呼——

    “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连似月跪在地上,透过视线的余光往安国公主的身上看了过去——

    只见那安国公主在众多婢女和太监的簇拥下走了过来,如众星拱月一般——

    她凤冠霞帔,梳着十字发髻,发髻上别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金玉步摇簪,雍容华贵,仪态威严。

    驸马薛仁赋走在她的身旁,如同她的附属品,也难怪公主不惜杀了人家的发妻也要得到这薛仁赋,实在是他有着那潘安之貌,嵇康之态,公主一见钟情也是情理之中。

    而跟在他们夫妻身后的,还有公主养在府里的面首,一个一个肤白如雪,俊逸修长。

    这样的场景真是奇特,可因为是安国公主,所以众人都已经习惯了。

    民间曾流传着安国公主为永葆容颜,每两日必食用紫河车一次(现代语:胎盘),或直接炖汤,或与米饭糅杂做成丸子,为了让安国公主有足够的紫河车吃,公主府有专人四处搜集,一个一个地送进公主府来。

    也不知道该传闻的真假,但安国公主分明已经四十出头,却仍旧宛如二十出头的少妇,肤如凝脂,面若桃花。

    这个女人身上的任何一个传说,都足以令人感到胆寒。

    连诗雅手抚摸着椅旁的鹦鹉,脸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微笑,她早就打探好了,这位安国公主最近爱上了各种奇珍鸟儿,前些日子得到一只会说话的金刚鹦鹉,十分的喜欢,一向不喜言笑的她还因为鹦鹉露出了笑容,结果因为饲养的奴才不小心,鹦鹉吃错食物死掉了,公主为此还处死了十个奴才。

    所以,她便让萧姨娘给她找来了这么一只会说吉祥话的金刚鹦鹉,打算待会在恰当的时候敬献给公主,公主一高兴,便会喜欢上她。

    以安国公主如此尊贵的身份,若是对她有几分喜欢,那可甚过其他人一百句话,届时必定能在宴会上出尽风头,这样皇子和贵公子们都会注意到她,尤其是——

    八殿下,凤烨!

    安国公主在首座坐下后,便抬手,对众人道,“都坐下吧,今日秋高气爽,菊花开的正好,诸位不必拘泥,尽情地玩乐赏花便好。”

    说着,她朝身后的女官点了点头,女官拍了拍手,一会悠扬的乐声响起,菊花园内便缓缓出现了诸多身段窈窕的宫女子,翩然起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