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九殿下到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九章 九殿下到

    可惜,后来,当今皇上,也就是当时的安亲王和同亲王争夺皇位,安国公主身为皇上的亲姐姐自然公然支持自己的弟弟,而驸马周朝义却因为从小与同亲王一起长大,而不愿意支持安亲王,还数次以诗文痛陈现今朝廷之腐败,安国公主一怒之下,下令将周家满门抄斩,便亲自手执权杖杖责周朝义两百大板,然后关进天牢,后周朝义死在狱中,有说周朝义其实是被安国公主毒死的。

    后安亲王登上皇位,安国公主立下大功,皇上重新敕造公主府,封安国公主为万户,公主的权势便更加显赫,就算是后来对亲人大肆屠杀的凤千越,也始终没有动这个安国公主一根汗毛,至于公主最后的结局如何,连似月也不知道了。

    而安国公主并非是个安分守己的女人,她守寡地第三年,在一次宴会上看上了一个太后的侄子薛仁赋,谁知这薛仁赋家中已经有了妻子,安国公主便寻个由头处死了薛仁赋之妻,让薛仁赋进入了公主府为驸马。

    薛仁赋因与发妻情深,与公主在一起后,畏于公主的权势他谨慎而谦退,但是却日日郁郁寡欢,终落下重病,安国公主便在府中大肆包养男宠,毫不避讳,而薛仁赋却也无动于衷,任由公主肆意而为。

    “公主府到了!”

    连似月正想着的时候,被一个粗哑的声音打断了思绪,回过神来,只见母亲已经下了马车,青黛和降香两人正站在轿外将手伸给她,这次她还多带了一个丫鬟——绿枝。

    她搭着青黛的手腕,踩着马夫的手背下了车,只见陆陆续续有马车停下、离去,从马车上走下来一个个的人,放眼望去,便看到了镇国候府,尚书府,宁国公府的人,个个都进行了精心的打扮,衣饰富丽华贵,有如花团锦簇般。

    连似月望着面前这一张张曾经熟悉的脸,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并不想引起注意,所以一下马车便低头默默地站在连母和大夫人的身后。

    连诗雅下了马车后,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意,心中默想,这里才是她的战场。

    “表姐……”只听到一个高兴的声音响起,抬头一看,原来是大将军萧振海的女儿萧柔,正朝她们这边走过来,身上穿着湖蓝戗银米珠竹叶裙袄,戴了赤金花叶发簪,绯色绢花,小巧的耳朵上还戴了副最新的蓝玉耳坠子,清丽而娇俏,也是一个出色的美人。

    只见她先与连母打了招呼,后便挽着连诗雅亲亲热热地说着话,仿佛根本没有看到连似月似的,并不理会她。

    连似月全无所谓,也当没有看到她,只是连母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萧柔一眼瞥到那一袭冰蓝色锦袍的连诀,他身姿挺拔,眉宇间不知何时已经有了男儿的英气,她心道,这小子什么时候长的比他的姐姐还高了。

    察觉到她的注视,连诀凉凉地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怕的别过脸去,冷哼了一声,嘴里呢喃道,“有什么了不起……”

    紧随其后,萧夫人也走了过来,她一身烟紫色云霏妆花缎织彩百花飞蝶锦衣,妆容雅致,神态清冷,也与连母打了招呼,连似月目光在萧夫人的身上停顿了片刻,再看看萧柔——

    这么说来,萧柔与萧夫人并无几分想象之处,无论是外貌还是气质,都相差甚远,虽说萧柔也是美人一个,可比起萧夫人来,却差之甚远了。

    “进去吧。”连母说着便搭着宋嬷嬷的手抬脚准备跨过门槛——

    “快看,那是八殿下的马车。”这时候,有人惊喜地叫道。

    回头一看,只见一辆金灿灿的华贵马车前,一袭绛紫色精致锦袍的凤烨正站在马车前,那锦袍上用金线绣着梅竹的纹样,给他放浪不羁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儒雅之气,外面罩了一件白皮狐裘衣,这裘衣华贵而精致,一看便是由一整只白狐的皮毛制作而成的。

    连似月的目光在这裘衣上停留了片刻,脑海中陷入了某种思绪中。

    顿时,在场的贵女们脸上莫不是露出兴奋而娇羞的表情来。

    连诗雅露出娇羞小女儿的神情,脸微微的红了,心脏的跳动禁不住加快了速度,她轻轻摸了摸放在袖口内的精致的玉坠子——

    心想着,今天该要找个时间送出去了,八殿下风姿这样出色,还不知有多少贵女在打着算盘,姨娘说得对,她命苦,一个庶出的,要自己去争去抢才会有。

    “八殿下……”正思索着的时候,那萧柔已是不顾萧夫人劝阻朝凤烨身边跑了过去,热烈地望着他,甜媚的声音唤道。

    连诗雅的脸色顿时变了变。

    “萧小姐……”凤烨淡淡的应道,态度中带着一丝疏离,目光不由地越过萧柔往连似月身上看过去,这里几乎所有的贵女都在看着他,就连那些夫人也在偷偷地打量他,心里盘算着。

    唯有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思全然没有放在他的身上,连看他一眼都不曾,在一片花团锦簇中显得格外幽静清冷。

    凤烨不禁感到有些受挫,但同时心里也被激起了一种独属于男儿的征服欲。

    “八殿下……”连母躬身行礼,道。

    “连老夫人。”凤烨回礼,连似月的目光才回到他的身上,但眼神看来在思索什么似的。

    “各位快请进吧,公主就要出来了。”公主府的管家在门口躬身招呼道。

    于是一众人便一道进入了公主府,而连诗雅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在了凤烨的身边。

    丞相府前来的人自然会更引人注意一些,一路上不少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连诗雅扶风弱柳,巧笑倩兮,一双美目顾盼生辉,她仿佛一抹艳丽的云彩,飘到哪里便让哪里的人感到惊艳。

    连诗雅感受到注视她的这些眼神,心里头不禁欢喜起来,莲步越发的轻盈,姿态越发的柔媚。

    而连似月至始至终只是静静地跟在连母和大夫人的身后,但是,她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

    人们发现这个原本莽莽撞撞,四处闯祸的相府大小姐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比起那艳若牡丹的妹妹,她仿若空谷幽兰,大有不争不抢,宠辱不惊之感。

    安国公主府敕造极为华丽,处处弥漫着奢靡之气,宝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地铺金砖,内嵌明珠,府内的宝顶上镶嵌着一颗颗花状的夜明珠,如此奢华,堪比皇宫。

    安国公主喜爱菊花,曾将天下所有的名品全部搜罗进府里,此刻,正是菊花开的最艳的时节,瑶台玉凤,玉翎管,紫龙卧雪,朱砂红霜,雪海,玄墨……开满了整个府邸。

    微风拂来,香气宜人。

    连似月微微叹了口气,如今战乱连连,内忧外患,虽不是民不聊生,但百姓生活也是疾苦,却搜尽民脂民膏来造这么一间公主府,尽显靡靡之音,真乃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啊。

    这次名曰赏菊宴,所以宴会现场的布置也别具心思,将宴席摆在了这一个菊花园里,颇有瑶台仙境之感。

    众人进入宴席中,连似月一眼便看到了那已经落座的凤千越,今日他一袭玄色锦衣,锦袍滚边的银线花纹浮动着光辉,一贯的华贵而低调,不引人注意。

    连似月唇角微微上浮,这个人就是这样的人,总喜欢把自己塑造成与世无争的模样,连衣饰方面都花了不少心思,呵呵,所以她这种傻瓜被他算计到骨头都不剩也没什么奇怪的。

    连似月一进门的时候,凤千越的视线就落在了她的身上,脸上始终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表情,目光中始终带着几分探究。

    往常他第一眼看到的总是那个美艳惊人的连诗雅,但这一次,他却一眼就看到了她,反而将连诗雅忽略了。

    察觉到他的注视,连似月毫无所动,若无其事地从他的面前走了过来,看你?呵呵,看你会想杀你!

    她又这么轻视他!凤千越握着酒杯的手慢慢地握紧了,看着连似月的目光蓦然间炽热起来。

    “姐姐,往这边走。”突然,连诀几步走了过来,站在连似月的旁边,巧妙地挡住了某道过于赤果的注视。

    “好,诀儿无需担心我,去你那边坐着吧。”连似月落座后,拍了拍连诀的手,朝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

    “嗯。”连诀点头,一回身,却与凤千越的视线对上了,他并没有回避,而是直视着这道视线——

    他不喜欢这个四王爷!

    不知道为什么,连诀的心里对凤千越涌起一股强烈的排斥感,仿佛他是前世的仇人一般。

    凤千越一愣,这个连家少爷——恨他?

    随着时间的靠近,宴席上渐渐坐满了人,南边坐着的是各家的夫人和小姐们,一群莺莺燕燕地在一起说这话,而对面北边坐着的则是诸位皇子和贵公子们。

    安国公主面子极大,几乎京都所有的名门都来了。

    连似月的目光透过往来的婢女们落在对面,竟然……还是没有那个身影,现在的他,落魄无比,又怎么会出席这样的场合呢,她隐隐含着一丝期待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

    “九殿下到……”突然,殿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太监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