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你不要去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六章 你不要去

    紫云院进行了大规模的休憩,连似月则搬进了仙荷院,连母和大夫人又往她的院子里添了许多东西,她则爱上了种些花花草草,而且经她之手种植的花花草草长势都非常好,已经进入了深秋,她的院子里却一片花团锦簇,生机盎然。

    绿枝在外人眼中仍旧是一个丫鬟,只有仙荷院的人知道她的深浅。

    连诀的学业和武艺也越发的精进了,闲暇之余便来仙荷院玩耍。

    而清泉院这边,连诗雅不知怎么病了,请了陆大夫来看也没有看好,后来陆大夫说三小姐得的是心病,萧姨娘还请了法师进门,可连诗雅始终不太有精神,去连母那里说了几次想要换一座宅子,却都驳斥了回来,说好好地换什么院子。

    连似月听降香说着这些事的时候,唇角露出讽刺的冷笑,能不害怕吗?两具大男人的死尸躺在面前,瞪着眼睛不肯明目,连诗雅所谓的心病还不是被这两具尸体吓得。

    *

    早膳时候,连诗雅还是食不知味,有一下没一下地扒拉着面前的饭菜,颇有一副病态西施的样子,但还是美的。

    现在整个清泉院冷冷清清的,祖母不再那么疼爱她,父亲虽然常来,但也不似以前那般亲近了,就连平日里那些紧赶着巴结她的姐妹也不见来了,都跑去连似月那里赏花去了。

    萧姨娘在旁边看她如此颓丧的样子,不禁感到心疼,安慰道:

    “雅儿,你看看你,都瘦了,多少吃一点,要是病了,还拿什么和连似月斗。”

    连诗雅摇了摇头,那我见犹怜的脸蒙着一层郁气,秀眉紧皱道,“娘,我没有胃口,不想吃了。”说着,将面前的碗推走了。

    “雅儿。”萧姨娘见她如此,脸有些板着,道,“你不能这样,这样子若是被人瞧了去又要落下话柄了,尤其是连似月那边要提防着,这个小贱人有邪气!随时能剐我们一层皮。”

    “可是……”连诗雅委屈地落下两颗眼泪,道,“娘,你知道吗?我,我每次一闭上眼睛看到的就是那……那两个人,我……”

    “嘘!”萧姨娘连忙伸手指贴住了她的唇,道,“雅儿,我已经请了法师,这清泉院四处,还有你的房中都贴上了咒符,没有什么能伤的了你,况且我陪在你的身边,那哪里都不会去。”

    这些日子,看着连诗雅这样,萧姨娘的心里也是很不好受。

    “雅儿,你再这么颓废下去,你就当真什么都没有了!你忘了吗?你是庶出的,你一出生地位就不如连似月,如果你不去争不去抢就会像其他庶出姐妹一样,什么都得不到,这府里的一切全都是给连似月的,而你们不过是她攀向人生高峰的垫脚石罢了,难道,你甘心一辈子做她的绿叶吗?”

    “不……”连诗雅颓丧的目光突然激动起来,“我不甘心,我明明比她美,比她出色,我绝对不会允许她一辈子骑在我的头上!”

    见连诗雅终于又振作起来,萧姨娘才松了一口气,道,“那么,从现在开始,要振作起来,不要再将自己的恐惧表现在脸上,你看看连似月那个小贱人,无论什么时候都一副全无所谓的样子,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没有人能看穿她!”

    “嗯!”连诗雅用力地点头。

    “三小姐,三小姐……”这时候,外头传来甄嬷嬷兴奋的声音。

    萧姨娘脸一沉,道,“你这婆子越来越不知道轻重,咋咋呼呼的,被人听去了,还以为咱们清泉院发生什么事了。”

    “是,奴婢知罪。”甄嬷嬷嘴里认罪,脸上却掩饰不住地高兴,道,“三小姐,安国公主下了帖子,邀请老夫人和各位小姐们前去参加赏菊宴。”

    “当真?”连诗雅一听,顿时露出兴奋之色,先前的阴霾一扫而光,“太好了,公主府的宴会奢华却雅致,去年的秋宴我还记忆犹新呢。”她回想起公主府宴会的情形,难掩心头的神往。

    这公主府的宴会是贵女们都想方设法想要参加的,诸女都以能接到安国公主的帖子为荣。

    公主府的宴会不但奢华程度令人咂舌,最重要的是,诸位皇子和京都名声鹊起的贵公子们都会到场。各位有心的夫人和小姐便都想借此机会一展风貌,若是因此被皇子们相中,那便是一朝飞上枝头,凤凰飞也。

    “这会大夫人和大小姐,四小姐,七小姐她们都在老夫人那里呢,听说是老夫人有事情要交代好。”甄嬷嬷见连诗雅终于高兴,也觉得自己立了功似的。

    连诗雅听了,心中涌起一丝不好的感觉,怎么连连菀茵和连胜茹都在,祖母却没有派人来通知她呢?

    兴许是……传话的人给耽搁了?连诗雅转念一想,放下筷子,道,“娘,我去看看。”

    “雅儿……”萧姨娘想说什么,但是连诗雅已经急匆匆走出了清泉院了。

    一走进连母的房子,连诗雅便听到她在和人说道:

    “大房的身子好了,似月也回来了,该是带着你出去见见人了。我已经吩咐曦儿和宋嬷嬷给你选了一些江南织造的好料子,给你做几身衣裳,还有这些个珠钗发簪的,都挑了最好的穿去,万不可被别家比了下去。”

    “是,谢谢祖母。”连似月既不会显得太兴奋,也不会表现地无动于衷,感激和开心都表达地恰到好处。

    连诗雅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往常宴会,连母总会给她特意置办一些行头,对连似月反而感到头疼,生怕她惹事,总恨不得将她藏起来,不要带出去丢脸。

    就说几年前尚书府那次,连似月将那尚书府嫡女刘喜人打了个头破血流,气的尚书夫人闹着要到皇后娘娘面前去告状,后来还是连母拉下面子亲自登门道歉,送了千两纹银才算罢休,回来后便罚连似月跪在祠庙闭门思过,足足跪了三天三夜。

    自那以后,连母对连似月就更加失望了,每次出去露脸,能不带便不带,以至于日子久了,外面的人压根要将连似月这个嫡女忘记了,反而记得相府有个三小姐连诗雅,虽为庶女,却有着倾城美貌,又大方得体,远胜过嫡姐。

    而这一次,祖母居然为连似月尽心尽力置办行头,丝毫不提她了,看样子,连母已经开始对她感到失望了。

    “四丫头和七丫头也选一些,到时候让婆子送过去。”连母又对另外两个孙女说道。

    “是,谢谢祖母。”连菀茵和连胜茹两姐妹俩喜出望外,身为庶女,她们一直战战兢兢的,一直都不敢争也不敢抢,现在连母要带她们一同前往公主府,简直是天大的惊喜。

    “四妹,七妹,不要紧张,到时候跟着祖母和母亲便好。”连似月看出这两个人的不自在,便出声安慰道。

    “还,还真有些紧张呢,从来没去过这样的场合。”连胜茹红着脸,小声说道,引得众人笑出了声。

    倒是没有人去理会连诗雅,她坐在角落里感到有些尴尬,便讪讪地笑了笑,道,“七妹,不用怕,有什么不懂的,你也可以跟着我。”

    “你不用去了。”但是,连母却拨弄着手中的扳指,头也不抬,不冷不热地道。

    “……”顿时,连诗雅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一会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觉得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便颤颤着声音,道,“祖母,这是为……为何?”

    连母看了她一眼,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道,“我都听说了,你身子不好,有心病,安国公主府这种场合,一不小心便会落人话柄,你便留在府里好好修养,往后这种宴会还多的是。”

    “我的病已经好了,祖母,我特意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您我现在都好了,也没有心病了,您看我的精神多好,我可以去公主府的。”连诗雅试图向连母露出灿烂的笑颜。

    连似月见连诗雅这么积极地为自己争取去公主府的机会,不禁摇了摇头,也是不懂的进退,祖母说她有心病不能去分明就是个借口而已,她还非得逼着人将难听的话说出来。

    果然,连母紧皱眉头,道,“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之前我的寿宴上,你们惹出一些事来,外头的人忌惮你父亲表面上不会说什么,但私底下还不知道怎么议论,你若去了,岂不是又给了他们议论我们相府的机会,再说我都听说了,这些日子好好呆在清泉院,哪里都不要去了。”

    “……”原来如此!

    连诗雅眼底浮起一层雾气,她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她屈膝迅速地说了声,“听从祖母的安排”后便匆匆离开了倾安院,一直忍着泪意,回到清泉院才走回桌前,趴着嘤嘤地哭。

    萧姨娘见状,忙走了过来,问道,“怎么出去了一趟哭着回来了。”

    “太过分了!”连诗雅坐了起来,梨花带泪,道,“安国公主的赏菊宴,祖母……祖母居然嫌我丢人,不愿带我去,让我在府中闭门思过。”

    萧姨娘一听,大惊,“她这么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