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心中有人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五章 心中有人

    凤云峥放下笔来,听到夜风的汇报,那风华绝代的脸上露出一丝宠溺的笑意来,“她越来越聪明了,今晚也做的很好,让敌人自乱阵脚,现在她大约终于开心了。”

    夜风有一丝惊讶,谁都知道,他们恒亲王府九王爷素来不近女色,太子为被废之前,不少皇亲国戚想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九王爷,可九王爷始终不曾松口,更未见他对任何女子上过心。

    为此,京都还曾经流传着九殿下断袖的说法,而现在,因为一个相府大小姐,他居然露出了这样的笑容。

    “天都快亮了,你下去吧。”凤云峥让夜风退了下去,那如许的目光落在他方才画好的画像上——

    画像上的孩子,八岁有余,穿着水蓝色缠枝纹褙子,银色挑线裙子,脸蛋圆润,天真明媚,一双眼睛里含着热烈的笑意……

    那一年,在最灿烂的年华里遇到了她,却穷极一生都未曾抓住她的目光啊。

    “殿下……”

    这时候,书房门口传来一阵轻巧的脚步声传来,只见那婢女银环手中端着一碗滋补汤低头走了过来,放在凤云峥的身旁,柔声道,“殿下,您的补品。”

    “放下。”他头也没有抬,道。

    片刻后,并听到脚步离去的声音,凤云峥稍顿,抬起头来,只见这婢女还站在桌前,那影子落在了小似月的画像上,让凤云峥看不真切画上的人了。

    “有事?”他问。

    银环望着他英俊的面庞,脸微微红了,心想,九殿下的风华真是无人能及啊,只可惜……被皇上禁止入宫参政,不过即便如此,也丝毫不影响他的魅力。

    反而,他的魅力更甚从前了。

    她目光微眨,道,“殿下,大夫说了,您的伤还未痊愈,须得趁热喝了才有效果,奴婢想请您先喝了汤再出去。”

    凤云峥看着手旁的这碗汤,乳白色的汤水倒映着烛光,微微晃荡着,他端起来仰头将汤一饮而下。

    银环这才端着碗,走了出去。

    天,渐渐地亮了。

    凤云峥终于将画的最后一笔补充好了,放下手中的笔墨,稍舒展了一下身体,便站起身,道:“沐浴。”

    “是。”只听到外面几个声音同时答应,穿过书房,往汤木阁的浴池里加了水,几年前,九殿下开始有晨间沐浴的习惯,据说因为有个孩子说他臭,早上洗洗才能出门。

    凤云峥站在浴池前,张开手,身形颀长 ,俊逸,奴才们替他解开衣袍脱了下来后,便退了出去。

    他光裸着上半身,背靠着桶壁,缓缓闭上了眼睛,那悠悠的香气浮动在空气中,他仿佛天神一般,在袅袅水汽中纤尘不染,若隐若现。

    那墨玉般的湿濡黑发随意散落在肩头,些许乱丝漂浮在水面,缠绕着裸露的肌肤,邪魅妖娆,尊贵优雅。

    标准的身材,英挺的鼻梁,性感的唇,殷红的两点,结实宽广的胸肌,眼神下移——是那健硕坚硬的八块腹肌,再往下,则是……

    ……

    ……

    “殿下,该更衣了……”一个柔媚的声音传了过来,凤云峥睁开了眼睛,毫无感情的目光看向手捧着他的白色长衣缓缓走进来的婢女。

    银环偷偷抬眼憋了一下,顿时整个脸都要红透了,她走到浴池旁边,弯腰将凤云峥要穿的衣袍放在边上,弯腰的时候,她的前襟不经意间滑落,露出一片雪白的香肩,凤云峥坐在浴池内,冷眼看着她。

    “殿下,您放在书桌上的画像奴婢刚刚为您卷起来放进画筒里了,不知道这上面画的人是谁,是……呀……”

    凤云峥突然伸手,一把将银环拉入怀中,银环整个人跌落在他的怀里,灼热的脸贴着她的胸膛,她顺势抱住了他的脖子,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你是不是想本王这样?”凤云峥邪气的声音问道。

    “殿下……”银环脸色绯红,眼神迷离,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兴奋,手顺着他的身体抚摸而下。

    “啊……”突然,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痛苦的表情,然后便被凤云峥手下一个用力,她身子如同废物一般被丢了出去,落在浴池边上,只听到一声脆响,她的骨头都被摔断了。

    只见,凤云峥手指一勾,人站了起来,那白色的锦袍已经落在了他的身上,包裹住那颀长的身体,只露出胸前那一片。

    “殿下……”听到动静的夜风疾步而来,便看到了地上躺着瘫软如泥的银环,银环正瞪大了一双眼珠,她不敢相信地看着凤云峥。

    夜风会意,单膝蹲地弯腰,用匕首在她胸前一割,那片衣料滑落,袒露出大片雪肌,那上面写着一些黑色的字体,他迅速看了一眼,起身,道,“果真没错,是四殿下的人,大约……是对您动了真心了,所以才露出了马脚……”

    凤云峥抬眸淡淡地看了一眼。

    “属下该死!”夜风连忙低下头去。

    凤云峥再也不看地上的人,冷冷地道,“此女意图勾引本王,拖出去,杖毙了!”

    “是。”夜风示意屏风外的侍卫进来,将这还未断气的细作拉了出去,任谁也不知道这儿突然死了个人。

    “名册查的如何了?”凤云峥问道。

    “已经按照殿下所说的方向确认过了,细查之下,这些人中绝大多数与四殿下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夜风道。

    “那么,就一个一个来料理吧。”四皇兄啊四皇兄,前世你辜负过得,现在会要你一一偿还!

    此刻,天已经亮了,阳光照进恒亲王府,一切又是新的,仿佛头一晚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凤云峥一袭白色锦袍,走了出去,那一丝橘色的光笼罩在他的身上,白袍也染上了一层金光,他行走之间,便不知不觉夺却了日月的光辉。

    奴才们垂首而立,心里都不禁惋惜,如此出色的人,却因为是太子同党而遭受了这样的惨景。

    这位殿下的未来一定很凄惨,现在皇上只是碍于父子的情分留他封号,留他府邸罢了。

    毕竟,一个皇子不得入宫,还有什么前程可言?况且,他曾与太子亲密无间,身上必定带着许多秘密,还不知道多少人想迫害他呢。

    凤云峥心明如镜,自知众人的想法,但却不动声色,日日吟诗作对,琴棋书画,过着闲散王爷的生活。

    但实际上——

    他重生一世,怎么会白白放过复仇的机会,他必定要扭转乾坤,改写结局!

    “殿下,皇后娘娘下了懿旨来了。”他得了一把上好的玉箫,正在把玩的时候,王府的总管刘洵走了进来,垂首道。

    皇后?那个可怜的女人?凤云峥放下手中的玉箫,道,“何事?”

    刘洵将一本折子奉上,道,“娘娘说,王爷早已过了婚配年龄,如今赋闲在家,也到了挑选王妃的时候了,她亲自为您选了几位,请您过目。”

    凤云峥脸上浮现出一丝说不明道不清的笑意,伸手将折子接了过来,上面分别写有:

    尚书府刘喜人,中书府欧阳媛,御史府南汝阳……足足有五人之多。

    上面每个人的情况都写的非常明白,非常透彻,年龄,身高,体重,肤色……

    看完这些名册,他轻轻摇了摇头,这上面的每一个人都是和皇后的家族有些种种关系的人,她这是慌了,也怕废太子失去最后一点点的支持,怕他不再管太子,怕他从此以后当真闲云野鹤,所以想用一个女人来留住他的人,也留住他的心。

    “放着罢。”凤云峥将名册丢在一旁的桌案上,淡淡地道,仿佛毫不放在心上。

    “殿下,这……该如何回复娘娘那边。”今时已经不同往日,如今的九王爷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人,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方能保住性命啊,刘洵身为看着凤云峥长大的管家,心里对他十分担忧。

    凤云峥拿着这玉箫把玩了片刻,微微笑道,“你去回了皇后的人,就说本王心中已有看中的人了。”

    刘洵听了,一惊,他从未见殿下对任何女子表达出意思,怎么突然就……想着,他又明白了,这大抵是殿下回绝皇后的一个借口罢了。

    “是,殿下。”刘洵将折子收了回去,带着一丝忐忑离开了。

    凤云峥将这玉箫放在唇边,一丝清逸的箫声从他唇间溢出,箫声如出谷的黄莺,绕梁三日而不绝。

    算着日子,也是该到了和她见面的时候了。

    *

    火烧紫云院的事发生过后,连延庆着手全面调查,整个相府里一片人心惶惶,还有人说听到后山有鬼在哭嚎。

    后来还是连母狠狠训斥了一个乱嚼舌根的丫鬟才止住了众人的嘴。

    紫云院进行了大规模的休憩,连似月则搬进了仙荷院,连母和大夫人又往她的院子里添了许多东西,她则爱上了种些花花草草,而且经她之手种植的花花草草长势都非常好,已经进入了深秋,她的院子里却一片花团锦簇,生机盎然。

    绿枝在外人眼中仍旧是一个丫鬟,只有仙荷院的人知道她的深浅。

    连诀的学业和武艺也越发的精进了,闲暇之余便来仙荷院玩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