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殿下放心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四章 殿下放心

    “你的耳环是不是掉了一只?”连似月抬手指着连诗雅的耳朵,眨着一双澄澈明亮的大眼睛,好似很关切似的问道。

    连诗雅心一慌,连忙去摸自己的耳朵,果然那金丝小圈红玛瑙耳环只剩下了一只了。

    她连忙低头往地上看过去,她的耳环是什么时候掉的?她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连似月微微笑道,“三妹的这幅红玛瑙耳环真漂亮,掉了真可惜。”

    “一副耳环,掉了就掉了,大姐没事,才是比什么都好。”连诗雅将内心的不安压抑了下去,道。

    连似月不再说什么,越过连诗雅的身边走了过去。

    *

    清泉院。

    萧姨娘和连诗雅两人一回到院子里就立刻关上了房门,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满头的大汗,久久回不过神来,久久都没有说话。

    良久……

    “啪!”连诗雅拿起桌上的杯子一把砸在地上,“娘,你不是说,你亲眼看到陈贵和李平进了紫云院的后院,一直盯着也没看到连似月从里面出来吗?怎么又被她逃了一劫?她当真有不死之身不成?”

    “不!”萧姨娘却摇头,道,“不对劲,很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连诗雅见萧姨娘这般表情,心头一跳,问道。

    “以连似月的性格,今晚火烧紫云院的事,她必定会连根刨底的挖出来,将事实的真相公诸于众,就像上次老夫人寿宴一样抽丝剥茧,但是今天,她居然没有追问下去,轻易地就放过了此事,这太不像她的风格了。”萧姨娘越想越心惊。

    连诗雅一听,也回过了神来,道,“对呀!娘说的对极了,连似月为什么不追究?还有……”她的脸突然一阵煞白,低声惊叫道,“陈贵和李平呢?那两个人哪里去了,就算是死了总会有尸体,可是刚才连天令人查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两个人的尸体啊。”

    连诗雅只觉得越说越瘆人,连萧姨娘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兴许……兴许她真的没有证据也说不定,陈贵和李平被烧成了灰烬也说不定,我们不要再自己吓自己了,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萧姨娘安慰着连诗雅,同时也安慰着自己。

    “可是我……我更加害怕……”连诗雅快要哭出声音来了。

    “砰!”

    “砰!”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两个闷闷的声响,吓得两母女同时猛地站了起来。

    “娘,这是什么声音?”连诗雅紧声问道。

    “甄嬷嬷,甄嬷嬷……”萧姨娘连喊了几声,但是,却没有人答应。

    “出去看看。”萧姨娘拧紧了手中的帕子,连诗雅也跟了上去,整个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和压抑的气氛。

    “吱呀”一声,萧姨娘把门推了开来。

    “啊!死人,死人!”连诗雅突然尖叫出声,只见,那陈贵和李平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她们的院子里,那眼睛鼓地好大,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在阴冷的月光下,显得十分瘆人。

    “啊!是死人啊,死人!”连诗雅吓得快要晕倒过去,萧姨娘连忙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别叫!把人招来了!”

    连诗雅用力地闭紧了嘴巴,身子瘫软在萧姨娘的身上,忍不住低低地哭出了声音。

    “三小姐,姨娘,怎么了,啊……”那边,甄嬷嬷和几个丫鬟听到这边的动静急急忙忙走了过来,一眼看到横陈在地上的两具死尸,都吓得大惊失色,慌张大叫。

    “闭嘴!”萧姨娘迅速地冷静下来,快速走过去,一个耳刮子扇在丫鬟百合的脸上,“不许大叫,两具死尸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谁再叫,我立刻鞭打一顿!”

    萧姨娘这么一吼,众丫鬟婆子才闭紧了嘴巴,一个一个低着头,不敢看那死尸。

    “姨娘,快,把这两具死尸交出去,否则,否则我们会被人说杀了人的,没准,没准火烧紫云院的事也会被扯出来。”连诗雅回过神来,强忍着内心想要呕吐的感觉,紧声说道。

    “不!”萧姨娘却抬手制止道。

    这死尸必定是连似月丢进来的!

    “连似月这么做,便是以为我们会害怕,会闹得人人皆知清泉院出现了两具死尸,她此刻必定正在福安院喝着茶,聊着天,等着我们乖乖地自投罗网,若我们交出去,就会发现他们是服用了断肠草而致死的,到时候必定会一步一步查到我们头上,不能交出去。”萧姨娘说道。

    “那,那现在怎么办?难道,难道把这两具尸体留在院子里吗?”连诗雅仿佛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扼住了,声音瑟瑟发抖。

    “埋了!”萧姨娘果断地冷声下了命令。

    “什么……”连诗雅大喘了一口气,埋死人?

    萧姨娘已经恢复了冷静,她沉下脸看着面前的丫鬟和婆子,道——

    “你们是我清泉院的人,我们是主,你们是仆,主仆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你们应该明白,今天的事若是有谁走漏半句风声,你们也讨不到半点好,你们的下场会比我们当主子的更惨,只有主子荣华富贵了,才有你们的好,明白吗?”

    “是,明白了。”众人应道。

    “现在,去找两个麻袋来,将这两个人装起来,趁着天黑,从后门出发,到后山找个地方埋了!”萧姨娘敲打一番后,冷声命令道。

    “是。”甄嬷嬷擦了把头上的汗,领着众人开始找麻袋装死尸。

    萧姨娘握紧了连诗雅的手,将她搂入怀中,道,“雅儿,别怕,别怕,两个死人而已,别怕,别怕……”

    ……

    ……

    此刻的福安院,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大夫人,连似月,连诀三人坐在酸梨木椅上,周嬷嬷吩咐下人做了些食物过来,梅花豆腐,胭脂鵝脯,油盐炒枸杞芽,糟香鹌鹑,香酥鹌鹑,百合酥摆了一桌子。

    “这么多好吃的,我是真的饿了。”连似月看到这么些吃的,顿时胃口打开,心情跟着飞扬起来,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孩子般的笑意。

    “姐姐,这是你喜欢吃的。”连诀很贴心地夹了满满的一碗菜,推倒连似月的面前。

    “噗嗤……”连似月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诀儿,我哪里吃的了这么多,你看,都堆成一座小山了。”

    连诀那张如画的脸上,璀璨的星眸微眨,道,“姐姐好瘦,要多吃点。”

    连似月无奈地摇了摇头,但是也没有拂了连诀的好意,拿起银筷一点一点吃起来。

    她吃着吃着,缓缓地抬起头来,透过烛火看着面前的母亲和弟弟,顿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真好,他们还在她的眼前,她还有机会去珍惜他们。

    这是不是上天怜悯她所受的苦,所以给了她一点补偿?

    “哎……”这时候,大夫人叹了口气,放下筷子,道,“也就你们两个,还开开心心地吃的下去,我只要想到月儿今天差点死在萧仙敏的手里,我这心里就发慌!”

    连似月知道这一回是对萧姨娘彻底死了心了,彻底看清了这个人了。

    “母亲,我和姐姐不是好好的吗?好好的就要多吃点啊。”连似月仿佛一点也没有因为火烧紫云院的事留下什么阴影。

    “月儿,我不懂,照理应该把她们的狐狸尾巴揪出来,让大家看看她们的真面目,怎么今天还放过她们一马了?”大夫人实在不理解连似月的做法。

    连诀一边吃着,一边道,“谁说姐姐放过她们了?就算姐姐真要放过她们,我也不答应的,谁伤害姐姐我都不会放过。现在那两对母女对着那两具死尸,不知道该有多害怕呢。”

    “这……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我都糊涂了,什么死尸?什么害怕?”大夫人更加的疑惑不解了。

    连似月放下筷子,微笑着握住了大夫人的手,道,“母亲,我曾说过,人生就是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谁欺负我们,就要毫不犹豫地欺负回去,这回,我不过是换了个方式回击罢了,我们的时间还长,不急在这一时,母亲安心吃饭的,女儿知道该怎么做。”

    她前一世死的这么惨!

    连诀前一世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凤云峥死后身首异处,满门抄斩!

    她的族人,全部一个一个饱受折磨后死去!

    她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萧姨娘和连诗雅死掉了,她要用小火慢慢地炖,炖的她们骨肉都烂了,才会罢休!

    况且,她们身后还有一个难缠的萧振海,若这么早就让她们死掉了,岂不可惜?

    “是啊,夫人,您就不用操心了,大小姐会处理好的,再说,还有少爷呢,您如今什么都不用怕了。”周嬷嬷走过来,将银耳莲子羹端上桌,说道。

    “也罢,都随你们去,吃吧,吃吧。”大夫人终于放下心来,胃口也开了。

    *

    夜凉如许,月明星稀,偶有一两声虫鸣。

    此刻,恒亲王府,书房。

    因为皇帝不允许九王爷入宫的圣旨下来,整个王府透出一丝清冷。

    凤云峥身上一袭天蓝色暗纹锦袍,包裹着俊朗坚硬的身躯,他坐于书案前,正执笔写着什么,侧脸在烛光的照映下更显几分冷毅。

    夜风站在书案前,道,“殿下,这便是今晚发生在相府的事的全部经过,绿枝将大小姐保护的很好,毫发无伤,请殿下放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