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步步相逼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一章 步步相逼

    “她倒是惯会做这些给人看。”连似月眼中无波,冷冷地道,“她在母亲重得后宅大权后特意在这跪着,是想向老夫人和父亲,还有这府里上上下下的人看,表示她对老夫人的决意没有异议,会全心全力地听从母亲的安排。”

    不过,她的母亲处事也开始成熟起来,这让连似月感到很欣慰。

    “哎……”大夫人轻叹了口气,“我们本是青梅,过去与她一直姐妹相称,却还是走上了这一步,若不是月儿的事,始终不敢相信萧仙敏是这种口蜜腹剑之人。”

    连似月知道,母亲内心对萧姨娘始终还有个心结,也难怪,过去的萧姨娘伪装的太好,以至于母亲对她推心置腹。

    “事已至此,无需介怀了,母亲在此伤神的时候,还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样的狠招来对付我们呢……”

    以萧姨娘和连诗雅那一贯高傲的个性来说,怎么会轻易罢手。

    深更半夜之时,紫云院内的火烛熄灭了,只剩下门口那一盏灯笼,在黑暗中发出暖黄的光,万籁俱寂,整个相府都进入了睡梦之中,只偶有一两声蟋蟀的叫声。

    连似月的心里总觉得有些闷,晚上躺在床榻上很久也没有合眼,搅得她不得安生,在被子里翻来覆去许久。

    前世和今生的片段又齐齐涌上脑海,如洪水般,她无法抵抗,只能任其淹没,被逼地喘不过气来。

    她睁着一双大大的黝黯深邃的眼睛,盯着床幔上的富贵牡丹图案,她知道她也许生生世世都没有办法从前世的仇恨中解脱出来了,重生一遭,除了报仇,疯狂地报仇,她活着没有任何意义。

    她所受的伤,太深太深;她承受的痛,太疼太疼;她的回忆太过不堪,她的步履太过蹒跚……

    这是无法随时光流逝而消失的,也无法被任何人抚平。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想念她那被送去给残暴的匈奴王当妃子的女儿乐颜,想念她那未曾出世就被生生剖出来的儿子,他甚至连一个名字都没有……

    “……”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空洞的眼睛里流出来,心,再一次经受着被千刀万剐的疼痛!

    她的手慢慢,慢慢地攥起,紧紧地抓紧了身下的被单……

    她以为今生已经不会流泪,可是疼痛窒息的感觉从未停止过!

    凤千越!凤千越!你为何如此狠心!为何?

    我多想能亲手挖开你当时那颗心,看看它是什么颜色的?

    “砰……”这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个巨响,然后便听到一声呼救的声音。

    连似月回过神,猛地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单下了床,青黛匆匆跑了进来,急忙唤道——

    “大小姐。”

    “发生什么事了?”她问道,脸上那痛苦的表情已经消逝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无波的清冷。

    “绿枝……绿枝她擒住了两个人!”青黛紧张地喘着气说道,不仅仅是因为紫云院出现了鬼鬼祟祟的人,还因为绿枝方才的举动将她吓到了。

    “出去看看。”连似月冷静地道。

    “是。”青黛连忙取了猞猁皮的斗篷来披在连似月的身上,连似月走到院子里便看到两个家仆——

    一个被绿枝用脚踩住了喉咙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另一个则被她用手指按着脖子生生压在墙上,她此刻丝毫不似一个伺候人的丫鬟,眼中流露出冰冷的杀气,只要再稍一用力就能将这两人轻而易举的捏死。

    一旁的丫鬟和婆子们乍然见到平日里沉默寡言的绿枝伸手如此之好,全都惊呆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连似月一看,已经明白了八九分,她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降香从绿枝给的震撼中回过神来,颤抖着声音道,“奴婢,奴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出来看看守夜的婆子和丫鬟,就看见绿枝,绿枝……”说到绿枝这两个字的时候,她背脊竟升起了一股凉意,“就看见绿枝突然飞身上了围墙顶,然后又,又飞身上来,咱们院子里就突然多了这么两个人。”

    一切的动作都太快了,像风一样,还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绿枝就已经擒住了这两个贼人,她们久久地没有回过神来,这个平日里都不说话的绿枝怎么会这么厉害!

    她果真没有看错,这个绿枝不是普通的丫鬟。

    连似月看向绿枝,绿枝那冰冷的眼神才慢慢从这两个贼人的身上撇开,面对连似月的时候,眼神不再冰冷,也多了恭敬——

    “大小姐,这两人放在外紫云院外院的墙角鬼鬼祟祟,被我抓住了,还在他们身上找到了这些东西!”

    绿枝说着,猛地将两个东西丢在地上,,一个密封的黑漆漆的大罐子,另一个袋子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蠕动着,看的人头皮直发麻。

    “泰嬷嬷,打开看看。”连似月吩咐道。

    “是。”泰嬷嬷走了过去,先将那黑漆漆的罐子打开,转身道,“大小姐,这里面是一罐子灯油。”

    “另外一个。”连似月再吩咐道。

    泰嬷嬷再去将另一个袋子解开,这袋子一直扭动着,发出低低的声音来,好吓人,好可怕!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氛围,几个奴才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额头上冒出丝丝冷汗。

    泰嬷嬷刚将这蠕动的袋子打开一个小洞,便见吱的一声,一团黑色的东西倏地爬了出来,从脚下窜过,四处爬去,恶心极了——

    “啊!是老鼠!”众人吓得惊叫一声,急忙跳开。

    泰嬷嬷急忙又将洞口束好,脸上已经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急喘了一口气。

    只见绿枝手下一甩,一道银光闪过后,那黑色的东西便不动了,一见,它的身子被一份银钗生生刺穿了,扎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这是绿枝戴在发髻上的银钗,被她随手当做了武器。

    众人见这身手,顿时脸都吓得白了。

    “大小姐这袋子里头足足上百只老鼠!”泰嬷嬷心惊地道,这两个人拿这么多老鼠来干什么?

    连似月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蹲在地上看时,才发现,这老鼠身上散发着一股油的味道。

    油?老鼠?

    她再思索片刻,走到围墙边低头一看,墙角边也全是灯油。她脸色一沉,对绿枝命令道:

    “放开他们。”

    “是。”绿枝得到连似月的命令,才松开了脚和手,这两个人立即跪在地上,嘴里发出哀嚎的声音。

    原来刚才绿枝已经伤了他们,但是因为被她踩住捏住关键位置才发不出声音来,现在一放开,便都撒开了叫。

    “大小姐,奴婢认出来了,这两人是伙房打杂的,这个胖些的是陈贵,高些的是李平,平时专干些力气活!”泰嬷嬷认认真真看着这两个人,恍然大悟的道。

    这秦嬷嬷一直是下等婆子,府里的下人见得多,这次周嬷嬷把她找来说是给她派个好活,原来就是到大小姐的屋子里来。

    “说,萧姨娘派你们来想干什么?”连似月冷冷地睥睨着这两个粗壮的丁男,厉声审问道,浑身散发着的冷肃气场让人不由地胆怯。

    “冤,冤枉啊,大小姐,我们二人只是,只是偶尔经过此处。”那叫做李平的一边磕着头,一边心惊胆战的求饶,他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全是女眷的后宅之地,竟然隐藏着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擒住了他们。

    “偶尔经过此处?”连似月脸上带了几分说不明道不清的笑意,淡淡地道,“这两个伙房的大男人,三更半夜在我紫云院的后院里鬼鬼祟祟,意图对我院子里的女眷不轨,把他们绑了!青黛降香去取灯油来,往灯油里添上最辣的天椒粉,往眼睛,鼻孔,耳洞里灌,再点上火,用麻袋装了,拖到后山去烧了吧。”

    她声音一贯地冷冷清清,明明是要决掉两条人命,却被她说的捏死两只蚂蚁一样。

    “是!”说话间,绿枝已经利落地用粗绳将这两人捆成了一团,用脚将他们踢到院墙的角落,动作又快又准,让他们连出声的机会都没有。

    青黛和降香速速将那罐子里的灯油倒进桶子里,往里面添加了红灿灿的天椒粉,光是闻着就感觉到辣,几个丫鬟还禁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

    泰嬷嬷对打下手的丫鬟下令,道,“把这两个畜生的嘴巴掰开!”

    “是!”

    几个丫鬟齐齐上前,对着这两大男人一阵又踢又打之后,终于将他们的嘴巴都掰了开来。

    “让你们干坏事!”泰嬷嬷利落地用瓢舀起那辣死人的灯油,像喂猪一样,一人一勺,一人一勺地往他们的嘴里强灌下去,这灯油一进嘴巴便令他们感到又辣又恶心,顿时肚子便翻江倒海起来,肠子和胃都绞着疼。

    “唔,唔……”这两人在地上挣扎着,扑腾着,但无奈被绑的太紧根本无法挣脱。

    “既然死犟着不开口,意思是已经做好了为主子牺牲的准备——灌眼睛。”嘴里灌的差不多的时候,连似月再淡淡地下了指令。

    “是。”这两人试图将眼睛闭起来,但是,却是徒劳,那一勺子辣灯油淋下来,眼睛顿时一阵难以忍受的刺疼,两个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