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回忆伤 戳心房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九十章 回忆伤 戳心房

    “就在你祖母寿宴前一天晚上,皇上突然在平溪宫发了龙威,半夜匆匆离开,并且下旨废了良妃,贬为才人,打入冷宫,九王爷则被禁止入宫。但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许只有皇上和良妃娘娘才知道了。”

    连似月原本以为连延庆会知道良妃被贬的原因,没想到连他也不知道。

    “那九殿下现在岂不是只能留在王府了?”连诀问道。

    “皇上虽没有褫夺他的封号,但是禁止他入宫,这就意味着他不能再参与朝政,废太子也失去了最后一个盟友,看来皇上是下定决心要削弱太子的残余势力了,九殿下自然不可避免会受到波及,在为父看来,良妃娘娘只是一个借口罢了。”连延庆说道。

    “那九殿下不是很可怜,母妃被打入冷宫,自己连宫都不能进,我和六殿下玩的时候见过几次九殿下,他每次话不多,总是安静地看着我们,颇有遗世独立,不容于世之风,我敢说他的样貌也是所有殿下中最出色的。现在变成这样,还真是可惜呀。”连诀在一旁感慨道。

    离开文华院的路上,连似月显得有几许沉默,想来想去,凤云峥其人在她前一世的记忆中是模糊的,虽然,他后来与凤千越同盟了,但是她在越亲王府鲜少见到他。所以,虽然这个人在她最困苦最落魄的时候两次冒死为她进言,甚至后来被凤千越用“私通皇后”的罪名砍了头,可是她对他其实知之甚少。

    而她留下深刻印象的见面也只有两次——

    第一次见面,是她与凤千越成亲的那一天,花轿从相府一路到了越亲王府,当与凤千越拜完了堂,再由喜婆搀扶前往新房的途中,突然一阵风刮来,将她头上火红的盖头吹走了。

    她惊呼出声,紧张地站在原处不知所措,手紧紧地捂着脸,喜婆和奴才们急忙去追那被风吹走的红盖头。

    “你的。”突然,一个令她感到陌生的声音在她的面前响起,她心中一颤,慢慢地放开了捂住了眼睛的手,只见一只手伸到了她的面前,那只手里拿着的正是她掉落在地的红盖头。

    她一愣,慢慢抬头,便看到一个男子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这是怎么样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啊,剑眉下,凤眸如墨,眼若星辰,闪动着睥睨苍生的气度,唇角牵起一个淡淡的弧度,既有着春花秋月的风情,又有着高山深海的凌厉。

    凤千越的样貌在她心目中已是巅峰,但眼前的男子,却似乎在不知不觉间惊艳了人间,颠倒了众生。

    他一袭白色锦袍,于风中袖诀翻飞,头戴紫金冠,浑身散发着冷峻高贵的气质。

    他是谁?

    四目相对,他深深地看着她,她紧张的差点停止了呼吸,一张脸又红又烫,耳垂似乎要滴出血来一样,这是她第一次和凤千越以外的男子这么接近,她一时之间竟忘了拿回自己的盖头。

    他微微一笑,将盖头轻轻展开,慢慢地盖回了她的头上,当红色的盖头缓缓放下的时候,他的脸慢慢消失在了她的眼前,所以,她不知道盖头外的他,是怎么样的一副表情,她好像听到他一声轻轻的叹息,但好像又没有。

    “九殿下!”这时候,奴才们纷纷匍匐在他的脚边紧张地道,她这才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九王爷凤云峥,那个传说中被皇帝贬黜出宫,不得入宫的闲散王爷。

    这就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而第二次见面,则是连诗雅进宫之后,那个时候有关她这个皇后即将失宠的传闻已是甚嚣尘上。

    一日,她与连诗雅大斗一场之后,突然之间觉得身心俱疲,心灰意冷,甚至萌生出了一种要让出后位,远离皇宫,远离一切是是非非的想法。

    她令身边宫女太监退下,一个人沿着御花园最少人去的小径慢慢走着,微风拂来,路旁桃花片片飘落,回想与凤千越,连诗雅之间的种种恩怨,她心脏疼的快要不能呼吸了,她手捂着胸口,一步一步地向前。

    她平常在人前绝不能流露出半分软弱,因为她是皇后,是六宫之主。

    但是此刻,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终于情难自禁,停下脚步,背靠着假山,紧闭着眼睛,那疲惫而悲伤眼泪顺着冰冷的脸颊纷纷滑落。

    一入宫门深似海,一入宫门深似海啊。

    如今,凤千越的心已经完全在连诗雅的身上去了,断然不会在乎她的悲喜。

    好痛,好痛啊。

    她的背靠着假山无力地滑下来,坐在了地上,此刻的她已经全然不像一个皇后了。

    “拿着。”她正哭着的这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她的面前响起,她吓了一跳,来不及擦去腮边的眼泪,猛地抬头看向面前的人——

    是他,九王爷凤云峥!

    此刻,他那双深沉而幽静的眼睛正看着他,手里则拿着一块帕子,递到她的面前来,他的手指干净修长,骨节分明有力。

    他怎么会在这里?他看到她哭了吗?

    连似月猛地一手捂住脸,接过帕子,慌乱地擦去脸颊上的泪水。

    凤云峥看着他,轻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她好像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怜惜和疼爱。

    不!她即刻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他与她并无交集,他怎么会心疼她?是她自己太疲惫,出现了幻觉了。

    “九王爷怎会在此?”她马上端出平素皇后该有的样子来,严肃地问道,但是那鼻尖和耳朵分明透红透红的。

    他却无视她皇后的“威严”,朝她伸出手,道,“给我。”

    什,什么……

    见她痴痴的没有反应,他往前一步,将她的手那在掌中,凝视着她的手指,她一看,原来她的指尖流血了,大概是压抑哭声的时候压抑地太辛苦,手指用力抓着假山石头磨破皮了。

    “本宫没事……”她想将手抽回来。

    “别动。”他低沉的声音仿佛具有一种魔力,她当真不动了,他便从她的另一只手里拿过她的帕子,那帕子围绕着她的手掌,一圈一圈地,他将她的手指包扎好了。

    他没有立刻放回她的手,而是仔细端详了一会她的手,叮嘱道,“回去后,让太医给你开一副药膏涂了,不要碰水,不要拿东西,用膳的时候让宫女帮忙……”

    叮嘱完了,才将她的手放下,然后才拱手,行君臣之礼,道,“本王退下了,皇后娘娘……安好。”他稍顿了一下,嘴里才吐出安好这两个字,然后转身准备离去。

    “九王爷……”见他就要离开她的视线,连似月一时冲动,喊了他一声,脚步往前走了一步,又退了回来。

    凤云峥停下了脚步,背脊怔了一下,再慢慢地转过身来望着她,凤眸如墨,眼若星辰,他起唇,道:

    “皇后娘娘有何事吩咐?”

    她道,“谢谢你。”

    凤云峥点头,薄唇紧抿,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不知为何,她面对着凤云峥内心有些紧张,好像总能被他看穿心事一样,“刚才的事,请你不要……不要说与人听。”

    “还有吗?”他点头,问道,他真似一口幽井,深不可测。

    “没,没有了。”被他这么一反问,连似月便感到羞赧,面红耳赤的,后宫凶险,防不胜防,她又能多说什么呢。

    凤云峥再度迈开步子离去,但是走了两步后,又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望着连似月,然后向她走了过来——

    连似月顿时感到一种迫人的气势向她靠近,身子不禁变得僵直,手用力地抓着凤袍的两侧。

    他一直走到她的面前才停了下来,对她说了一句话,“这帕子用来擦泪不如用来擦血,眼泪流多少都不会有人看见,而流血,会疼,是不是?”

    她的心一颤——

    是啊,是啊,会疼,疼的快要死掉似的,可是,又能怎么样呢?已经这样了,除了忍着疼痛,再对凤千越抱着一丝希望苟且地活下去,还能怎么样呢?

    当她再度看向他的时候,他已经离去了,独留一抹白色的背影,她不知道背对着她的脸上是一副怎样的表情……

    这就是她能想的起来的两次见面,其余的时候,他总是站在离的远远的地方,她都不怎么能看真切他。

    她至今都想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在她最后的,最悲苦,最失势的时候不惜得罪凤千越,为她说话。

    而她感到无比可惜的是,她至始至终也没能在最后的时光里与他见上一面。

    “大小姐,大小姐……”青黛连喊了数声,连似月才回过神来,问道——

    “何事?”

    青黛靠近她小声道,“夫人问您话呢。”

    连似月一看,才发现大夫人和周妈妈都在看着她,眼神中带着询问的意思。

    “月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从刚才进来便一直心不在焉的?看起来脸色也不是很好。”大夫人关切地问道,便令人端来一碗赤枣乌鸡汤,看着她喝了下去。

    “今儿萧姨娘寅时就来了,一直跪到我起了床,又跪在我跟前说是前来聆听训诫,我与她说了几句便把她打发了。”大夫人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