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如果是 会离开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十九章 如果是 会离开

    “大小姐,奴婢白薇……”

    “大小姐,奴婢泰嬷嬷……”

    “大小姐,奴婢青蒿……”

    众人一一恭恭敬敬地介绍过去,直到最后一个人道,“大小姐,奴婢绿枝……”

    连似月听到这最后一个声音的时候,将手中的碗放下,抬起了头来,只见面前跪着的丫鬟们一水的银红袄儿,靛蓝背心,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恭顺的表情,而这个绿枝却的神态却比其他人更淡定一些,尤其是那双眼睛,虽显得恭顺,但却沉静无波,倒不像是一个只会低眉顺眼的丫鬟。

    连似月看透人世间最虚伪的一面,重生一世,便洞若观火,鲜少有人能逃脱她的法眼。

    她淡淡地看了绿枝一眼后,吩咐道,“白薇和泰嬷嬷留在内室,其余人等留在外头吧。”

    “是。”众人应承起身,各归各位,连似月的目光看着雪枝的背,而后视线缓缓下移,停留在了她的脚上。

    众人离去之后,她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台下那株海棠,虽秋分将至,但这盆海棠却依旧花繁叶茂,她心头一怔,突然间想起,已经连续数日不见连诀了,便问道:

    “这两日大少爷可来过。”

    青黛上前道,“自那日小姐喝醉了酒,大少爷从这里出去后就不曾来过了。”

    “哦?”连诀一向黏她,像这样突然消失的情况还真是不多见。

    “奴婢听说老爷请了高手来教少爷武术,大少爷要读书习武,兴许忙得不可开交呢。”降香在一旁道,说起连诀眼睛里便微微流露出一点光彩。

    连似月抬头望了望天空,此时,万里无云,天朗气清,她突然来了兴致,道,“我去看看他。”

    一路到了连诀的文华院,还未走进院子里,便听到里面传来练剑的声音——

    “少爷他……”降香刚兴奋地要开口,便被连似月抬手阻止了,她道——

    “你们先下去吧。”

    连似月站在门口,看着那正在练剑的白衣少年,他目光如炬,坚毅冷酷,手持宝剑,剑法凌厉狠绝,招数变化多端,虽未走近,但是已经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剑气,连似月才发现,原来连诀已经这么厉害了,她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抹微笑。

    但是,看着看着,她的心突然间猛地一跳,她发现连诀似乎有些不对劲似的,那剑法看似凌厉,可是却……气息紊乱——

    怎么了?他有心事吗?

    她一直站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他练剑,看他一直练到满头大汗,锦袍都湿透才停下来。

    连诀收回剑,一回头看到连似月,他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

    “姐姐……”

    连似月面带着笑容走上前去,从袖中掏出帕子来,认真地看着他,抬手温柔地给他擦去鬓角处的汗水。

    两人站在榕树下,那些阳光的剪影落在他们的身上,有种存留在岁月深处的纯净和美好——

    连诀看着连似月,风吹来,那长长的发丝拂过他的双眼,他那眼底似乎包含着千言万语。

    连似月感受到这股目光,手微微停了一下,问道,“诀儿,你有心事?”

    连诀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让她停下了擦汗的动作,问道,“姐姐,你会离开我吗?”

    连似月一愣,“诀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问这种傻问题。”

    “你回答我。”连诀却像个赤诚的孩子一样,坚决要个答案。

    连似月抬眼望着他,道,“你是我的弟弟,我怎么会离开你呢,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

    “如果……并不是弟弟呢?”连诀顿了顿,眉眼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问道。

    “诀儿……”连似月讶异地看着他。

    “哈哈,没事,我是在想,如果我是哥哥就好了,就可以更好的保护你。”连诀却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连似月一愣,随后笑了,“真是淘气。”

    连诀眼底的阴霾似乎瞬间一扫而光,他潇洒地比划了两下手里的宝剑,说道,“师父说我剑术进步很快,姐姐,我教你可好?”

    “诀儿教我?当然好啊。”连似月愉快地答应了,只有和连诀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心无城府,才会释放她孩童般天真的那一面。

    “我有很多武器,我带你去挑。”连诀领着连似月,高高兴兴地进了他的兵器房,这里面摆设着许多上等的兵器——

    连似月知道,连诀现在是连延庆唯一的儿子,他在栽培连诀这件事上倒是不遗余力,没有任何保留——

    也因为此,萧姨娘等人才会把连诀视为眼中钉,用那么残忍的方式除掉他吧。

    围着兵器房看了一周,连似月摇头可惜地道,“这些兵器对我来说都太累赘了,我恐怕提都提不起来呢。”

    连诀沉思了片刻,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将佩在腰间的一把匕首取了下来,双手递到连似月的面前,道:

    “这是我随身携带的宝物,现在送你了,它虽轻巧,但极其锋利,削铁如泥。”

    只见这匕首小巧精致,刀柄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在阳光下散发着光泽,漂亮极了。

    连似月伸手接过,仔细地端详着,“这个我好喜欢。”

    “我还给这把匕首取了个名字,叫做初月。”连诀介绍道。

    “初月?好美的名字,配得起这把剑。”连似月抚摸着这把匕首,越来越觉得爱不释手了。

    “走,我教你吧。”

    两人来到室外,连诀站在连似月的面前,开始一招一式地教她,一边教一边道——

    “这种短武器,最关键的是,你要学会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给对手致命一击。”

    连似月悟性很高,教的几个姿势她很快就掌握了。

    连诀站在一旁,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招一式地练习,风吹来,朵朵白色的小梨花缓缓飘落,她仿佛置身在一片动人的梨花雪之中,那些白色的小花飘落在她的发间,衣襟上,眉眼间,美如画。

    连诀的目光却慢慢地盛满了令人不易察觉的忧伤,他不知道,风会不会一直从这个方向吹来,也不知道梨花明年是否还会这样飘落。

    “连诀,你看,这样对吗?”那一声欢喜的声音将他的思绪唤回,他抬头看过去,只见连似月正看着她,眼中全是笑意。

    这样明朗的连似月,真是少见。

    “非常好,你比我练的还好呢。”连诀将心绪敛下,走了过去,说道。

    “诀儿……”正在这时候,连延庆走进了文华院,连似月和连诀见了,都转过身去,恭敬地道——

    “父亲,您下朝了。”

    “嗯。”连延庆点头应了一声,但眉心却是紧缩的。

    连似月向连诀努了努嘴,连诀会意,上前问道,“不知父亲为何事伤神,诀儿原为父亲分忧。”

    连延庆叹了口气,道,“诀儿你还小,帮不上什么忙,你只消认真习武读书,不要为父操心即可。”

    “父亲可是为朝事忧心?”现在诸皇子暗中争夺权势,此刻又是朝中局势最不明朗的时候,连延庆身为丞相,又是连淑妃之兄长,也必定如履薄冰。

    连延庆没想到这个从前看似糊里糊涂的女儿一下子便看穿了他的心思,他叹了口气,道,“为父虽位及丞相,但也是伴君如伴虎,几位皇子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暗地里虎视眈眈,虽说皇上则一直未曾表明立储的立场,为父是形同走在薄冰之上,战战兢兢啊。”

    连似月道,“《礼记:中庸》道,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既然皇上也未曾决定好,父亲何不暂时保持中立,不偏不倚,只尽心尽力为皇上,等时机成熟之时再做打算呢。

    况且,依女儿之见,皇上十之八九也在暗中观察众臣中是否有人与皇子拉帮结派,那些现在明里暗里拥护某位皇子的大臣们,说不定哪一日会突然被皇上定个结党营私的罪名给办了。”

    连延庆原本内心很矛盾,但是连似月这一番话顿时让她茅塞顿开,大有醍醐灌顶之感。

    他不禁对这个女儿露出了赞赏的目光,点头道,“你所言甚是,月儿,为父没想到你对朝事竟然能有一番如此有见地的理解。”

    连似月谦虚地笑道,“父亲贵为丞相,其实心里本就清如明镜,只不过身在局中,又要权衡各方利益,一时不好拿主意罢了。”

    “父亲,你不知道,姐姐可比我聪明多了,我方才教她舞剑,她一下子就学会了,比我还快呢。”连诀见连似月终于得到父亲的夸赞,又在一旁毫不吝啬地对这个姐姐大加赞赏,连延庆也再次对她露出赞许的目光来。

    “诀儿,不许胡说。”连似月轻轻斥道。

    “我说的是实话嘛,姐姐最好了……”连诀不好意思地笑了,伸手挠了挠头。

    连延庆却在这时背着手叹了口气,道,“只是可惜了九殿下啊。”

    九王爷?凤云峥?连似月的心一颤,他发生什么事了?她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情绪,问道:“九殿下怎么样了?”

    连似月只知道,前一世九王爷生母良妃无端被贬,凤云峥因此受到牵连,长达十年不得进宫,直到皇帝晚年的时候赦免了良妃,他才得以重返朝廷,那个时候,夺嫡之战已经进入了尾声,而凤千越在这一场斗争中获得了胜利,他登上皇位后便开始以各种堂而皇之的名字打压其他王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