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一不做 二不休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十八章 一不做 二不休

    “是。”众人一一退了出去,萧姨娘从地上站了起来,脚下突然一软,差点摔倒在地,得亏丫鬟及时扶住了——

    一天之间,她失去了连延庆的全心爱护,失去了老夫人的信任,现在最重要后宅的实权也失去了!

    出了紫云院,萧姨娘快步跟上胡氏的步伐,沉声道,“二夫人今天是怎么了?与我说的话句句带刺。”

    胡氏停下了脚步,转头,用一种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眼神瞪着萧姨娘,冷哼一声,道,“萧氏,你如意算盘打的太响了,把我和念心害的这么惨,你却全身而退,世间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现在我只不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她暂且还没有说出连云朗之死的疑惑。

    “这……二夫人,此话从何说起啊。”

    “哼。”胡氏冷哼了一声,道,“你自己心里有数!”说着,便转身匆匆走了,留下萧姨娘愣愣地站在那里。

    连似月屋子里,待人都走了,她要从床上下来给连母磕头,“祖母,为了孙女这样奔波,是孙女的不是,孙女给您请罪。”

    “别起来,快躺着吧。”连母连忙制止了她的行为,静静地看着这个孙女,似乎企图看出些什么来,而连似月只是很坦然地回视着,眼底还透出一股孩子的天真和诚恳,与以前的她并无二样。

    “你不怨我和你父亲吗?先前我也冤枉你了,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 连母问道。

    连似月听了,垂下头去,低声说道,“说不怨,是假的。”

    “月儿……”大夫人听了,有点紧张地喊了一句。

    “让她说。”连母示意大夫人不要插嘴。

    “先前一个人被留在苏家,那苏容总想戏弄我,我为了躲他,每日心力交瘁,日日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生怕一辈子再也见不到老祖宗和母亲了。

    幸好,老祖宗和父亲始终对我有一丝怜悯,又把我接回家了。”抬起头来的时候,连似月的脸上却已经是一副释然的轻笑,道,“在孙女儿看来,父亲将责任全部推在苏全的身上,并不仅是为了给萧姨娘和三妹一个机会,最重要为了相府的名声和宫里淑妃娘娘的名誉,若这种姨娘陷害嫡女的家丑扬了出去,皇上若是追究起来,父亲和淑妃娘娘也不好交代的。

    想通了这些,也就不觉得委屈了。而且,能回家才是最重要的,只是孙女儿往后再也不愿意离开家了。”

    人生如戏,全凭演技!

    前一世,她只是与人为善,全无心机,处处给人留以余地,却被人看做是憨憨傻傻,结果被人算计了个连骨头渣都不剩,这一世她会将一颗真心小心收藏,只给人看她想演出来的样子。

    连母原想如果连似月闹着要她给公道该怎么安抚,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明事理,她考虑的问题这丫头都已经考虑了,如此深明大义实属难得。

    看来,真是因为这次在尧城经历了太多事,长大了,懂事了。

    其实,她也没打算在明面上严惩萧姨娘,这萧姨娘的家兄萧振海正奉皇命在大辽边界带领大军为皇上打仗,这萧仙敏又是萧振海放在手心里疼着的妹妹,若惩罚地过了,萧振海届时打了胜战回来,也不好向他交代。

    她欣慰拍了拍连似月的手,道,“真是长大了,懂事了,我和你母亲都可以放心了。”

    大夫人在一旁悄悄抹着眼泪,连母看着她,道,“似月这般大度,左右是你调教有功,你们放心,这次你们为了顾全大局受了委屈,我心里有数,日后定会补偿的。”

    大夫人眼眶含泪,道,“母亲,只要府宅安宁,老爷在朝堂上没有后顾之忧,也不枉似月做的这番牺牲了。”

    连母点了点头,道,“往后这后宅的事你就帮着拿主意吧。”

    “是,母亲。”大夫人微微拂身,道。

    “这院子里的婆子和丫鬟还不够,你这些日子好好看看,挑些合意的拨过来吧,总归不能少了嫡女的派头,否则传了出去,会令人笑话的。”连母又叮嘱道。

    过去也是如此,连母虽内心不喜连似月,但表面上的派头和气势还是会做足给她,还是很在意这一点的,今晚连似月也恰恰是利用了这一点。

    “母亲的想法和我不谋而合,媳妇也在寻思要给似月这边多派些可靠的人手过来。”这里先前留下的奴才,大部分都是萧仙敏的人,得趁这一次的机会来一个大换血。

    “那就去办吧。”连母又嘱托了连似月几句,才离去了。

    匆匆回了清泉院,萧姨娘坐在椅子上,此事,屋里还没有掌灯,显得有继续黑暗,那一点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紧紧,紧紧地咬着牙齿,仿佛要将牙齿咬碎一般,脸上的肉颤抖着,眼睛用力地鼓起,眼圈发红,胸口上下起伏着,一双手死死,死死地拽紧了手里的绢帕,那指甲硬生生将帕子抠出一个洞来!

    “连似月!容雪!我绝不会放过你们。”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咀嚼着这两个名字,像把她们杀了一遍。

    “姨娘……”连诗雅突然跌跌撞撞推开门跑到她的面前,她颤抖着手抓紧了萧姨娘的手,“是,是真的吗?祖母把你的权力收了回去?”

    萧姨娘生硬地点头,僵硬地道,“老夫人还说嫡归嫡,庶归庶,她这意思是以后相府里的东西都没我们的份了,我这么拼命地为你争,为你抢,呵呵呵……最终却只得到一句嫡归嫡,庶归庶!不甘心,实在是不甘心!”

    连诗雅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手恨恨地握紧,目光中流露出恨意,“都是连似月这个贱人,不停地算计我们,让我落魄到这种地步,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姨娘,这笔账,我们一定要讨回来!”

    萧姨娘猛地站了起来,说道,“对,雅儿你说的对,不用泄气!现在还不到认输的时候,什么嫡归嫡,庶归庶!只要还在这相府里,就有扳回的机会!”

    “可是……可是现在……祖母已经不信任我们了,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连诗雅有些担忧,要知道,连母是她们花了无数的心思才笼络过来的,现在却在一夕之间被连似月给瓦解了!

    “别忘了,还有你舅舅呢。只要你舅舅在的一天,容雪和连似月就休想撼动我们的根本!这次不过是我失策,先让她们得意两天。”

    “对,对!”连诗雅眼中方露出冰冷讥讽的笑意,“不用太担心,我们还有舅舅,我怎么忘了,舅舅现在被皇上委以重任,等他打了胜战回来就好了!他一定会力保我们,到时候看连似月还能得意什么。”

    “连续中了连似月两回计,现在务必要反将一局了!”萧姨娘的美眸中渗出一丝恶毒之意,“她们很快就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定要看着她们生不如死!”

    “娘,这回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直取连似月性命,一了百了,如何?”连诗雅的美眸中流露出恶毒的气息,配上那张绝美的脸色,令人感到一丝寒意从脚底升起,所为的蛇蝎美人,大抵如此了。

    “我现在看明白了,一切都是连似月搞的鬼,容雪那个没有脑子的东西决计想不到这些恶毒的招数,你说得对!只要没了连似月,容雪就是个风筝,随我们牵着走。”把个院子弄得婆婆落落,装病装死,若不是白天被连似月扇了耳光,萧姨娘差点都要相信她是真的病了!

    “娘的意思是同意我的提议……”连诗雅的心跳陡然间猛地跳动了一下。

    “是,我要她死!”萧姨娘唇间吐出一个“死”字,表情阴冷,连诗雅背脊升起了一股凉意。

    天终于亮了,虽然一宿没睡,但连似月却毫无困意,想想萧姨娘和连诗雅现在的处境,她的心情便十分雀跃。

    大夫人着急女儿身边伺候的人不够,安排的婆子和丫鬟很快就到了,个个都是她亲自挑选,值得信赖的。

    晌午时,便由周嬷嬷领着来一一和连似月见面。

    连似月坐在黄花梨木椅上,面前四个丫鬟,六个婆子齐齐跪在她的面前,她低头喝着青黛熬了一宿的紫参野鸡汤,听着周嬷嬷对这些奴才们耳提面命一番:

    “能伺候大小姐是你们的福分,以后都机灵点,谨慎点,谁若是做出有损大小姐的蠢事来,下场就不由你们说了算了,以前也有没有眼力见背叛主子的,那可是一个一个都被挖了眼珠喂了哑药后拖出去丢了,记住,你们是奴才,主子心明如镜,你们心里想什么主子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千万别寻思不该寻思的东西。

    当然,大小姐是其爱护奴才的,只要你们尽心伺候,衷心事主,便可在这院子里过上贴心舒坦的日子,等到了出府之日,没准大小姐还能为你们谋一个好前程。可都明白了吗?”

    “是,奴婢明白了。”众人齐道,虽然这位大小姐始终不曾言语,仅仅是坐在那里,就散发着一种天生的威严和魄力,令她们感到紧张,唯有小心翼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