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狭路相逢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十二章 狭路相逢

    连延庆心头一热,体内涌起一股无法控制的热流,顿时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你呀你,真拿你没有办法……”

    “老爷……”萧姨娘仰起头,娇喘着,身子一震颤抖——

    她的目光落在那个茶壶上,茶正飘出一缕白色的雾气,只有她才明白这独特气味之中隐含的秘密,而这秘密……

    她唇角流露出笑意,容氏和连似月想扳倒她们母女,没那么容易!

    *

    “夫人,大小姐,萧姨娘她……刚刚从老爷房里出来,还送了一对皇上御赐的金镶玉手镯给她,老爷好像……已经谅解了她了。”前来汇报的丫鬟乌梅有些不甘地道。

    大夫人眼中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眼圈有些发红,道,“你父亲真是太不公平了!月儿,你太受委屈了,我现在就去你父亲那里为你讨个公道!”

    她说着,便站了起来要出去。

    但连似月却似乎早就想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似的,显得格外的镇定,喊住了大夫人,道,“母亲,无须急在一时,以父亲对萧氏宠爱的程度,我们不可能一举将她扳倒,还需细细筹谋方能步步为营。。”

    “可是,你实在太冤屈了,你都不生气吗?”大夫人隐含着热泪,心疼地说道。

    连似月轻笑,那笑里透着一丝冷意,“生气有何用?我们现在要想的是如何防范她们进一步暗害,如何揪出她们的狐狸尾巴,父亲能谅解她一次两次,断不能谅解三次四次。”

    大夫人叹了口气,道,“月儿说的对,眼下,也只有先忍着了。”

    而到了下午,倾安院那边突然传来消息,老夫人连母突然大发脾气,原来她突然起了一身的红疙瘩,又肿又痒,整张脸都肿到睁不开眼了。

    急急找了陆大夫过来诊治,结果陆大夫说是金粉过敏所致。

    原来这老夫人一向对金器过敏,她平日里所佩戴的饰物全以玉器宝石为主,那怎么会突然金粉过敏呢。

    宋嬷嬷带着人在倾安院四处仔仔细细地检查了,结果后来发现问题出在连诗雅送她的那件绛紫色莲纹团对襟褙子上,大概是为了使衣裳看起来更加富丽华贵,她在里面洒了一层金粉。

    后来,老夫人一气之下,说连诗雅明明知道她对金器过敏为了哗众取宠连她的身子都不顾,便命人将褙子绞了,把一堆破布料送回了清泉院,又让萧姨娘和连诗雅好一顿慌。

    当连似月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在福安院和大夫人一块品茶吃蜜饯子,她的唇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没错那日她偷偷洒在连诗雅褙子里面的就是金粉。

    大夫人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细节,她道,“老祖宗对金器过敏,人人都知道,她们还会犯这种错误,看来是求好心切,结果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周嬷嬷注意到了连似月那仿佛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的神情,讶异地道,“大小姐,难道是您……”

    连似月抿嘴,眉角微微飞扬,道,“周嬷嬷,为了磨出又细又小的金粉,我的手指都起泡了呢。”

    大夫人一听,脸上露出震惊的神情,“月儿……”

    “母亲,萧姨娘诡计多端,我若不留这么一手,她得到父亲谅解还不知道多得意,现在那种得意的心情怕是已经转化为焦头烂额了。”连似月淡淡地道。

    大夫人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女儿心思这么缜密,心里的感觉真是又欣慰又心酸,欣慰的是她懂得保护自己了,而心酸的是身为相府的嫡女却天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想着,她叹了口气,道:“可惜,你外祖家近些年也是内忧外患,我又帮不上你什么忙了,你一个小姑娘家,势单力薄的,而萧仙敏身后还有萧振海,这萧振海现在如日中天。我不想你去冒险,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将来到了婚配的年纪,你父亲看在你嫡女的身份上给你许一门婚事,好好地与你的夫君过日子。”

    前一世便是如此——

    她不计较,结果人家认为她愚钝;

    她本本分分,结果人家认为她好欺负;

    最终结果不过落得个凌迟处死,全家杀头的下场,就连她未曾出事的孩子也被赶尽杀绝!

    这一世,她绝不会心慈手软!

    想着,她道,“母亲,恶人要作恶,不会因为你不争就放过你,反而你越是不争她越是要抢走你那仅剩的一点点东西。所以,如果我不争回来,那母亲所希望的那一点安稳也会失去。”

    大夫人还是忧心忡忡地看着她,连似月明白母亲心中的忧虑——

    毕竟,谁能相信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可以在这复杂的相府里颠倒乾坤呢?

    “那你打算要怎么做呢?”大夫人问道。

    “首先要做的,是要将后宅的实权全部都收回来,往后由母亲来亲自掌管。”连似月说着,眼中流露出一丝精光。

    “哪有那么容易,你看看,虽然你终于沉冤昭雪,可老夫人并也没有将后宅实权重新交给我的打算,现在倾安院那边还是没什么动静,萧仙敏还是在替她管着事。”大夫人不乐观地道。

    “容我想想吧。”连似月手拿着茶杯盖缓缓滑过水面,水面漾起了一丝涟漪。

    *

    才刚刚哄得连延庆不再追究尧城之事,却没想到又因为一件褙子惹怒了老夫人,萧姨娘急急忙忙领着连诗雅一起去倾安院请罪,在那里解释了许久,连母依旧没能消气,两母女只好先离开了。

    路上,萧姨娘和连诗雅都走的很急,萧姨娘道,“雅儿,你明知老祖宗对金器过敏,还往她衣裳里倒金粉作甚?现在反而伤了自己。”

    “姨娘,我没有!我明明知道祖母对金器过敏,怎么可能放金粉。”连诗雅气急败坏地否认道。

    “难道有人偷偷做了手脚吗?”萧姨娘凝神道。

    “萧姨娘,三妹……”两人正说着的时候,突然一个清冷如深秋的声音传来过来。

    她们一看,只见连似月正朝他们走了过来,身后丫鬟婆子,环伺周围,连诗雅见这阵仗,只觉得碍眼。因为去连母那解释请罪,所以她们身边连一个丫鬟都没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