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狐媚手段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八十一章 狐媚手段

    “什么……”萧姨娘只觉得头一阵头昏目眩,用手扶住了椅子才撑住,“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不是交代你要一直跪着吗?你怎么还和她吵起来了?”

    连诗雅将擦水的帕子一把抢了过来,用力地丢在地上,气不过地道,“我在那里跪了一夜已经够丢人的了,她还假惺惺地来给我披风,说怕我着凉,我实在气不过就和她吵了起来。”

    “你上当了!”萧姨娘捶胸顿足,道,“连似月定是识破了我们的苦肉计,所以故意激怒你,让你发火,让没想到你真的上当了,还被你父亲撞见了,这一夜是白跪了啊。”

    听萧姨娘这么一说,连诗雅回过神来一想,才知自己上了当,她气呼呼地道,“我跪了一夜,又累又饿,心里早就不耐烦,这个贱人专挑我意志薄弱的时候来刺激我,我才上了当,她心肠真是歹毒!”

    萧姨娘坐下来,叹了口气,道,“都怨我,防范不够,从她回来我就发觉她不对劲了,可还是上了她的当,总归还是小看了她!”

    “那现在怎么办?父亲禁了我的足,没有他的允许不许我踏出清泉院的门。”连诗雅流着眼泪委屈地道,“姨娘,你快帮我想想办法,我不想被禁足,我不想看到连似月得意的样子,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萧姨娘美目中流露出一丝阴狠,手握紧了椅子,道,“过去是我太心慈手软了,没有早点狠下心除掉这对母女才造成今日的局面。”

    “现在还来得及。”连诗雅走到萧姨娘的面前蹲下,仰头看着她,“姨娘,你说过,你会取代母亲,我会取代连似月,可现在什么都变了,父亲疼惜她,厌恶我,下人们看她的眼神又敬又畏,看我却躲躲闪闪,我不要这样。”

    萧姨娘双手捧着连诗雅冰冷的脸,温和地道,“雅儿,你不要着急,我这一口气都已经咽了整整十五年了我也不着急,属于我们的总归有一天会到来。幸好,我手里还握着后宅的实权,我要再好好想想,该怎么安排。只是……你要答应我,日后连似月再激怒你,你万不可再上当了,无明白吗?”

    “嗯!我知道了,姨娘,以后不会再犯了。”连诗雅抹着眼泪说道。

    萧姨娘抚摸着连诗雅的头,目光中流露出一丝阴寒的气息——

    连似月啊连似月,是你自己嫌自己命太长了。

    “来人,我要去老爷书房一趟。”

    连延庆书房里,他正坐在书案前批阅公文,目前朝中局势不明朗,为人臣子便需更加审时度势。

    他批阅了几封公文后,便习惯性地伸手端起茶壶,摇一摇却发现里面已经空了。

    “老爷,茶来了……”这时候,只听到一个柔媚的声音响起,连延庆抬头一看,只见萧姨娘手里端着一壶茶走了进来,她脸色苍白如纸,身上穿一件松花色绣荷花断面狐皮袄子,樱草色挑线群,乌黑的头发挽成一个高髻,头上插一支玉兰点翠步摇,那串珠水晶耳坠在小巧白润的耳垂下轻轻晃动,一举手一投足都流露出迷人的婉约气质,连延庆当初就喜欢的就是她这楚楚可怜,扶风弱柳的模样。

    见到她,连延庆放下公务,冷着脸不说话。

    萧姨娘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默默走到他的身旁,低着头将手中的茶水倒进了他手旁的茶缸中,那茶香从壶里飘了出来,是连延庆最喜欢的味道。

    他伸手,端过茶放到嘴边。

    这时候,萧姨娘却突然双膝一曲,跪在地上,抬起那朦胧的泪眼望着他,道,“老爷,您是不是以后都不要我和三小姐了。”

    连延庆望着她这可怜的模样,道,“你一向温婉贤淑,最得我心,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你居然包藏祸心,用这种恶毒的方式来陷害月儿,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冤枉啊老爷……”萧姨娘跪着往前爬了几步,手拽紧了连延庆的衣袍,流着泪道,“我跟在您身边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您不了解吗?我对夫人一向充满感激之情,对三小姐也总是说大小姐是嫡女,我们要万事以她为先,这些年我是怎么做的,您都看在眼里了,我又怎么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连延庆仍旧抿着唇不说话,默默地喝着茶。

    萧姨娘脸上流露出苦涩的笑意,默默地擦去了眼泪,又默默地站了起来,道,“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那我就先不打扰老爷了,我先走了,往后我会更加勤勉地侍奉夫人的。”

    她脸色苍白,颤抖着转过身,一步一步往外面走去,突然,她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往前面摔下去。

    “仙敏……”连延庆眼疾手快扑了过去,在萧姨娘摔倒之前将她揽住了,顿时,萧姨娘立即伸手揽住了连延庆的脖子,将这温香软玉的身子放入他的怀中,哀怜地望着他,道——

    “原来,老爷还是关心我的,老爷不要不理我……”她紧紧地揽住他,吐气如兰,一双含着雾气的美眸柔柔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她软弱无力的身子靠在他的身上,他紧绷着脸,看着面前楚楚可怜的女子,她脸色苍白,睫毛上挂着水珠,不住地颤抖着,好似风中的落叶,随时会飘落在地。

    想来,她原本是萧国府意气风发的嫡女,出生高贵,当年,他的夫人已经给她说好了一门亲事,对方虽官位不及他,但是却是堂堂的正室。

    但是她说,她所爱慕的人是他,只怨她自己来的迟了,她不在乎正室的头衔,只要能陪伴在他的身边,就是做个丫鬟也可以的。

    那时候的萧仙敏,比现在更美,在男人看来,仿佛一颗纯洁无暇的珍珠不小心掉落在灰尘里。

    男人的征服欲得到了很好的满足,萧仙敏最终留在了相府,一个堂堂的嫡女最终屈居为妾,且无怨无悔,心甘情愿,连延庆怜惜她,便给了她其他任何妾室都不会有的宠爱,算是一种补偿,加上萧姨娘长袖善舞,把老夫人也哄得服服帖帖的,于是连延庆便对她更加的满意,就连她生出来的女儿也享受着嫡女般的待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