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再治治你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十九章 再治治你

    大夫人深深地叹了口气,“始终是我造的孽太深了。”

    “夫人。”周嬷嬷握紧了她的手,劝慰着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大小姐现在和萧姨娘已经撕破了脸皮,虽说这次大小姐沉冤得雪,略胜一筹。但是萧姨娘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说不定正憋着坏要使大招呢,奴婢今天听那些大人的议论,萧姨娘的娘家兄弟要是这次打败了辽人,就是朝廷的大功臣,皇上也极为看中的,老爷和老夫人都会顾忌着这一层关系,所以这萧姨娘并不好对付的。

    大小姐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够,您要振作起来啊,就把少爷当做您亲生的,将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永远都不要再提了,否则大小姐和少爷将前程尽毁,在这个家里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

    周嬷嬷的一番话犹如醍醐灌顶,让大夫人惊出了一身冷汗,她紧声道,“你说得对,我不能再兀自沉迷过去,否则害了两个孩子。”

    “轰!”这时候,窗外一道闪电过后,猛地响起了一声惊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至,大夫人看向窗外,道——

    “下雨了,这是这一个多月来第一场雨。”

    “是啊,雨下的可真大,天都要塌了似的。”周嬷嬷走到窗边伸手去将窗户拉上,却突然间发现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她压低声音,急道,“谁?”

    大夫人顿时心脏漏停了一拍,急急忙忙从床上下来,抓紧了周嬷嬷的手,问道,“有人在偷听吗?谁?看清楚了没有?”

    “奴婢去看看!”周嬷嬷赶紧提灯快步往门口那边走了出去。

    大夫人身子一软,跌坐在梨木镌花椅上,手紧紧抓着衣襟,脸色寡白,呼吸也困难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嬷嬷终于回来了,她头发也湿了,裙摆上滴着水——

    “怎么样?看到人了吗?”大夫人猛地站了起来,手紧攥成拳,拧着的帕子都要被她搅碎了。

    周嬷嬷一脸沉重地摇头,道,“奴婢绕了一圈,什么都没有发现。”

    “完了,完了。”大夫人后退两步,喃喃地道,“这下完了。”

    “兴许……兴许只是奴婢眼花呢,其实什么都没有。又或许,是一只窜过的野猫而已。”周嬷嬷紧紧握着大夫人的手,“夫人,我们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然而,大夫人的内心却无法平静下来,她不敢想象,如果这个天大的秘密被揭穿了,会有什么后果。

    雨越下越大,伴随着电闪雷鸣,一直到天亮还没有停歇的迹象,连似月醒来的时候,雨还是没有停,她揉了揉有点疼的脑袋,问道:

    “清泉院那边什么情况了?”

    青黛将一早预备好的醒酒茶端过来给她饮了,道,“萧姨娘和三小姐冒着雨在老爷的书房外跪了一夜,但是老爷始终没开门,天亮的时候萧姨娘受不住晕倒了,被一众丫鬟抬着回去了,三小姐还跪在那里呢,听说萧姨娘被抬回去的时候还一直在喊老爷,现在整个清泉院都是乱的。”

    连似月唇角微撇,发出一个轻轻的冷哼,道,“骨肉计啊,不管她,我去母亲那儿看看。”

    “是。”

    半刻中后,几个丫鬟和婆子撑着伞同连似月一块出了口,站在紫云院门口的时候,连似月抬头看了看天,天色阴阴沉沉的,雨小了一些,仍旧淅淅沥沥地下着,路边有许多垂落的残叶败花,她回头一望,只有她窗台下的那盆海棠花,依旧开的明艳,动人。

    她身上穿着月白色芙蓉满开羽纱裙衫,罩一件玫瑰红灰鼠皮披风,发髻上插一支缠丝镶珠金簪,那下垂的流苏随着走动的步伐轻轻摇曳着,显得娇俏动人。

    当她经过那长长的回廊时,路上碰见她的众人神色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们突然惊异地发现,这个大小姐姿态优雅高贵,骨子里散发着一种疏离,冷漠,令人不敢靠近的气势。

    连似月自然察觉到了这些变化,但是她不动声色,一步一步地走过众人,那飘逸的裙角卷起淡淡的水雾。

    “大小姐,去夫人那该走这边。”降香发觉连似月走的方向不对,连忙提醒道。

    连似月却没有改变方向,继续往前走,道,“我突然想起这边有一棵秋葵树,去看看秋葵开花了没有吧。”

    降香一脸疑惑,青黛却轻轻推了推她的腰,她一抬头远远地看到有个人跪在雨里,顿时明白了过来。

    连诗雅已经在连延庆书房门前的石板路上跪了整整一夜了,足足淋了一夜的雨。此刻,她浑身被雨水浸透了,华贵的衣裳紧贴着皮肤,湿发凌乱地黏在脸上,双眼被雨水冲刷地睁不开,嘴巴微微一张便有雨水呛入口中。

    虽为庶女,但是因为这些年萧姨娘的精心经营,老夫人和丞相对她都格外偏爱,所受的待遇并不比连似月这个嫡女差,她在这相府里也颇受下人的敬重,甚至超过了连似月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哪里像现在这么狼狈过。

    她好几次想站起来二话不说就离开这里,因为她实在忍受不了身边经过的人那些眼光。

    但是,萧姨娘和她交代过了,如果她想得到父亲的原谅并重新得到她的疼爱就要一直跪在这里,可是她一直跪倒了天亮,眼前那扇门还是没能打开。

    她正皱着眉头,不耐地揉着疼的失去了知觉的膝盖时,突然头顶多了一把伞,她一喜——

    “父亲!”

    但是,当她猛然间一回头,映入她眼帘的却是那张她最恨最烦的脸——

    “大姐……”她嘴角抽搐了一下,脸上惊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不情不愿地喊了一声。

    “三妹……”连似月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面含笑容地看着她,接着便解开襟前的带子,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递给她,道,“我恰好路过,看到你正跪在此处,便过来看看。你看看你,跪了一夜,浑身都湿透了,再这么淋雨淋下去身子会吃不消的,先穿着我的披风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