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美妙人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十八章  美妙人生

    也许上天为他感到不甘,竟然让他重生了,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的两个心腹正赶着马车带他逃走,原来他身中剑上昏迷了过去。

    当他意识到自己重生后,他马上就捋清了此刻身处的时间和背景——

    他记得今晚是相府老夫人连母大寿,前一世,他因为母妃被打入冷宫,自己被父皇逐出皇宫,此后十年再未踏入皇宫一步。

    他预感到今晚的寿宴将有大事发生,他怕她又吃亏,便不顾身体有伤,命令夜风和冷眉与他一同潜入相府。

    他想起,前一世那位萧姨娘和连诗雅费劲了心机迫害她,于是派冷眉暗中跟踪,结果发现了她们的阴谋,还赶在凤烨之前擒住了苏全。

    但是,这次重生之后,他再见她,她却和他印象中那个傻乎乎的孩子不一样了,刚才在宴会上端庄大气,颇具嫡女风范,在和萧姨娘母女周旋的时候,表现出难得的果敢智慧的一面,她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反倒是那对母女节节败退,被她逼入了死角。

    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难道,她也……

    想到这里,凤云峥突然发现把她的帕子拿来了,他凝视着这帕子,目光越发清凝,唇角不禁缓缓浮出一丝笑容。

    重生了,重生了。

    人生再来一次的感觉真是……如此……美妙。

    *

    *

    相府,清泉院。

    “砰!”门被猛地一把关上了,萧姨娘紧绷着脸坐在椅子上,她气到脸色发白,额头也撞伤了,上面残留着血迹,肿了起来,手上被莫名其妙扎了两针,也疼的冷汗直流,甄嬷嬷连忙领着丫鬟打了干净的温水来,为她细细地擦着额头。

    随后,连诗雅也气呼呼地走了进来,坐在萧姨娘的旁边,道,“姨娘,真没想到,竟然被连似月那个贱人反将一军,不但白费了力气,现在我们还被认为是陷害她的幕后主谋,是杀死苏容的凶手,这往后别人该拿什么眼神看我们?”

    “啪!”突然,萧姨娘扬起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了甄嬷嬷的脸上,怒骂道,“老贱妇,居然敢串通那边的人算计我!大夫人明明身体好好的,你却和我说病的离不了地,现在老祖宗那不知道在怎么怀疑我,你可把我坑苦了!”

    甄嬷嬷一听,急忙捂着脸跪在地上,哭丧着一张老脸道,“明鉴,萧姨娘明鉴啊,奴婢对您绝无二心,奴婢去福安院的时候,大夫人确实躺在床上病的起不了身啊。”

    连诗雅见状,弯腰去将甄嬷嬷扶了起来,安抚道,“甄嬷嬷,你先起来,姨娘一时气不过,你万万不要放在心上啊。”

    甄嬷嬷流着泪,委屈地道,“萧姨娘打奴婢不要紧,可奴婢真没有背叛啊。”

    连诗雅对气得脸色已经发青的萧姨娘说道,“姨娘,看来甄嬷嬷是被她们的表象给骗了,母亲根本没有病,她是装的,故意要在寿宴上给您难堪,还让祖母觉得您欺上瞒下,对您有成见。”

    “怪就怪在这里了。”萧姨娘缓过气来,眉头紧锁着,不解地道,“我明明吩咐了丁香在大夫人的药里做手脚,按理说她现在身子会很虚弱,根本下不了床,但是刚刚看着完全不像个有病的人。”

    “会不会是她们已经察觉了?难道是丁香那个贱婢出卖了我们?”连诗雅回想一下,也越发觉得不对劲。

    “你说的有理,如果不是她们发现了有所防范,今天大夫人根本不能出现在寿宴上。”萧姨娘点头道。

    “那大小姐这次一回来,变得好邪乎,好像,好像什么都变了,都不在咱们的掌控之中了似的。”甄嬷嬷抚着被打的肿起来的脸,说道。

    “哼。”萧姨娘冷哼一声,道,“是我低估了小贱人,她看起来人畜无害,其实比谁都狠,今天她借力打力,一箭三雕,我们,二夫人,苏家父子全被她算计了进去,而且整个计划滴水不漏,我们竟无人察觉。”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连诗雅忧心地道。

    “今日之事,你父亲虽然全部都推给了苏全那个杀千刀的,但是他心里一定对我们起疑了,现在……我们先不急着动那对母女了,首先要做的是夺回你父亲的心。”萧姨娘道。

    “那我们要怎么做?”连诗雅现在很忧心自己会因此而失宠。

    萧姨娘走到门边,往外看了一眼,只见天空阴沉沉的,看着一场倾盆大雨即将到来,她回头,果断地道:

    “走,去你父亲那边!”

    *

    半夜,福安院,四周静悄悄的。

    “不要……”只听到猛然地一声尖叫,打破了宁静,正在守夜的丫鬟们吓了一跳,急忙站了起来。

    “站着别动,我进去看看。”周嬷嬷说着,掌灯匆匆走了进去,只见大夫人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一只手紧紧抓着心口的衣襟。

    周嬷嬷走近了才发现她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头发也汗湿了黏在脸颊上,脸色苍白而脆弱。

    她弯身,道,“夫人,您怎么了?”

    大夫人一把抓紧了她的手,眼眶发红,急问道,“周嬷嬷,我的那个孩子,你当年到底把她送到哪里去了?她现在过的好不好?我又梦到她了,她在街边当乞丐,一点吃的都没有,我想过去抱抱她,但是总走不过去,双腿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夫人!”周嬷嬷眼角猛地一跳,立刻用手指贴住了大夫人的嘴唇,左右看了看,转身匆匆跑过去将门关上了,再回到她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夫人,隔墙有耳,那件事千万不要再提了,您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大夫人无力地靠在床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喃喃地道,“每次看到诀儿,总会忍不住想起那个孩子,心里便没有一天是安宁的。”

    周嬷嬷拿过帕子,细细地擦着她脸上的汗水和眼泪,柔声地道,“夫人,当年您也是没有办法才做此决定的,老夫人和老爷都期盼甚高,姨娘们又一个一个地进门,若再不生个男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