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重生之生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十六章 重生之生

    连似月是在连诀的面前完全放下了戒心,所以迷迷糊糊说起了梦话,而她平时,为了复仇,她连睡觉都不放过自己的!

    “姐姐……”连诀突然很心疼她,他不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连睡梦中都不安稳,他突然觉得自己太不了解这个姐姐了。

    *

    此刻,院墙的高处,一道身影卓然立于黑暗处,直到连似月院中的烛火熄灭了,他才纵身跳了下去,消失在一片微风中。

    “殿下……”高墙下,一个身形俊挺的男子和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子走上前,低头,恭敬地唤道。

    他揭开了脸上的面具,只见他那脸上的眉眼如水墨山水,鼻挺如秀峰,一袭锦绣衣袍,于夜风中缓缓飘起,浑身散发着冷漠,疏离,不近人情的气息。

    只听他沉声吩咐道,“她身边还缺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保护她,冷眉你改个名字进入相府,到她的身边做侍婢。”

    “是,冷眉遵命。”那高冷无波的女子垂首应承道。

    “夜风,本王让要你搜集一份名册,看看这些人中哪些与四王爷有联系。”他从怀中掏出一本名册,交到随身侍卫的手中。

    “是,属下即可去办。”夜风接过名册,颔首道。

    他的唇角渐渐浮现出一丝冷凝,眼中是淡淡的讥讽,凉凉地道,“这血债总得要用血来还啊。”这声音如冬日的寒风,散发着冷凝,令人不寒而栗。

    “殿下,你的伤,请速速让属下为你医治……”冷眉望着他手捂着的位置,原来,他的胸口受了伤,黑色的锦袍掩盖了那些血迹,让人不能轻易察觉。

    “咳……”他轻咳了一声,眉头微皱,道,“并无大碍,无需忧心。”

    夜风和冷眉望着他的身影,脸上同时露出一些疑惑的表情,今夜发生这么大的事,他身受重伤昏迷,却在苏醒之后丢下一切不管,直奔相府,拖着受伤的的身体在暗处周旋了三个时辰,也不走近,只在远处观望。

    方才在那揽月厅附近,眼见那大小姐的婆子被人拖住她没了帮手,甚至不顾暴露自己,上前相助于她。

    这是为何,他与这大小姐似乎并无任何交集,何以为她至此?

    他们都感觉到,他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行事言语令他们一时之间就体味不到其中深意。

    这到底……是怎么了。

    他的身影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那双如墨的凤眸越发的清冷,身上的剧痛却令他越发的清醒,脑海中的血腥回忆以排山倒海之势涌来。

    是的,他重生了,重生在他的母妃被打入冷宫,他自己被父皇下令用不得入宫,在回府的路上被刺客刺伤昏迷之后。

    他是——

    凤、云、峥!

    他不会忘记,他最为信赖的亲兄弟,凤明太子被二次罢黜之后,他决心拥护的四皇兄凤千越登上皇位。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在凤千越尽享皇权之时,他竟然将她这个昔日的同盟以谋反之名打入天牢,让他日日受尽发肤心灵的深深折磨。

    那最后一天,凤千越身穿明黄色龙袍走进天牢,冷漠地看了那被铁链铐住手脚,头发凌乱的凤云峥一眼,随后亲手将一双鞋底,一叠信笺丢在他的脚边,高傲地冷哼一声。

    “这是什么?”他忍着胸口的剧痛,沙哑着声音问道。

    “呵……”凤千越冷笑,“别装聋作哑,这是你和连似月奸情的证据!”

    他蓦地感到心中一阵疼,道,“你要杀便杀,要剐便剐,别冤枉她!”

    凤千越眸间溢出一丝冷,“宁可自己死,要保全她?”

    “她是无辜的。”凤云峥的声音听来淡淡的,并无任何情愫。

    “哼!”凤千越冷哼一声,眼中的阴霾恨意更重,他声音冰冷地道,“九皇弟一直在觊觎着自己的嫂子,别以为朕不知道。

    你这些年拒绝了皇后和你母妃为你安排的无数亲事,你从来不近任何女色,任何女人都不多看一眼,朝中人皆以为你断袖,只有朕知道你都是为了连似月!你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凤千越说着,猩红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恶意,猛地转身,从随身侍卫的腰间抽出利剑,毫不留情地刺进凤云峥的身体内。

    一剑,一剑地刺进他的身体,一边刺,一边道,“你看人总是冷冷淡淡,但你每一次看到她的眼神,却是朕从未见过的柔情。”凤云峥,你敢觊觎朕的女人,你该死!”

    很快,凤云峥的身上被他刺了一个又一个的洞,他浑身血流如注,苍白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那感觉仿佛坠入了地狱一般。

    “凤云峥,你敢在我们的婚宴上对她动邪念,那是你第一次见到她你就动邪念,你该死!”

    又猛刺了两剑,他才终于停了手,那剑插入地上,他表情狰狞,身体颤抖着。

    “你错了。”凤云峥虚弱地道,唇角恍惚间流露出一丝脆弱的笑意。

    “朕错了?”凤千越满脸恼怒,“你还想欺瞒朕?”

    是的,凤千越错了,他第一次见到她,并不是在他们的婚宴上,而是在——尚书府的后花园里。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某一天,那时,她才八岁,他记得那天的阳光似乎很好,蓝天悠悠的。

    尚书府老夫人过大寿,他与诸位皇子一同前往,却在躲于后花园树后休息时,听到了一阵争吵。

    他微微皱眉,转身透过树干往那争吵的地方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小女孩子,穿着水蓝色缠枝纹褙子,银色挑线裙子,圆乎乎的脸色涨的通红,她正叉着腰,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将另一个柔弱婉约,清清秀秀的小姑娘护在身后。

    对面前的尚书府嫡女千金刘喜人吼道,“刘喜人,你敢欺负我三妹,我今天跟你拼了!”

    只见那刘喜人眼中流露出轻蔑的神情,道,“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嫡庶不分,说明你相府没有规矩,你看看你这庶妹,哪里有半点庶女该有的样子,穿的这般富贵,可骨子里也还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她没有资格和我们走在一起,让她走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