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要的证据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十一章 要的证据

    萧姨娘纤纤玉指颤抖着指着苏全,凄婉地道,“你口口声声说我陷害了大小姐,又因此杀害你父子!定人重罪,也要有证据,你的证据在哪里?你要是能拿出证据来我才能相信你不是受人指使!”萧姨娘知道,从苏全身上搜出的银子根本不足以构成证据,相府的银子嘛,又不是她一个人在用。

    “是啊,你的证据呢?你拿证据出来啊。”连诗雅也一边流着眼泪,一直质问道。

    全场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连延庆也紧抿着薄唇,眉心皱成一团。

    “呵呵……”萧姨娘突然笑了,两行清泪挂在腮边,道,“苏全口口声声污蔑,却拿不出证据,老爷和夫人又不肯相信我,那我就以死明志吧!”说着,她猛地一头往一旁的柱子上猛地撞了过去。

    “姨娘!”

    “姨娘……”

    “仙敏……”连延庆也轻喊一声,奔了过去,他对这个姨娘素来有一种格外的感情,看她以死明志,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丝动摇。

    秦嬷嬷和连诗雅见状尖叫着跑了过去,赶在萧姨娘撞上去之前拦住了,虽然最终拉住了她的衣角,但是额头还是撞出血来了,头上的发髻和步摇也都歪了,有气无力地歪在了秦嬷嬷怀中,奄奄一息地道:

    “三小姐,都是我不好,我人微言轻,不值一提,是我连累了你啊。”

    “姨娘,姨娘你这又是何苦啊?”连诗雅搂紧萧姨娘,泪流满面,转头看向连延庆,道,“父亲,我只是一个出生卑微的庶女,从小我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奢想太多,平日里总是谨言慎行,默默侍奉祖母和母亲,从不敢多言。萧姨娘虽是贵妾,在人眼中却也是个姨娘,她在相府里求的也不过是一个安稳的生活,今天她被冤枉出不了这口气才以死明志。各位殿下,你们,你们一定要给我姨娘一个公道啊,这个苏全没有任何证据,他就这么污蔑我们,我们实在太冤了……”

    现在连诗雅万分担心自己美如璞玉的形象在各位皇子的面前毁了,特别是她心仪的八殿下,如果有关她的丑闻被传开来,以后她还怎么妄想那后宫的高位?

    “我,我有证据!”正当连诗雅声泪俱下,楚楚可怜地诉说着自己委屈的时候,苏全突然从怀里抽出一封信来。

    连诗雅猛地扭头看向他,靠在秦嬷嬷怀中虚弱无力的萧姨娘也一颤,猛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苏全拿着信的手颤抖着,道,“这是你写给我府中妾室云氏的信,云氏因为欺上瞒下犯下大过被赶出苏家后,我家中的奴才清理她房中物品时偶然找到这封信,并交到了我手上,这信里面,你详细地交代了她要怎么害大小姐。”

    “什么……”连似月听了,立刻将信抽了过去,迅速地看了过去,整个人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脸色苍白。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姨娘,颤抖着声音,道,“姨娘,你,你当真要害死我,为什么,我哪里对不起你了。”

    萧姨娘整个人如遭雷击,给云氏的信?她回相府后,确实给云姨娘写过一封信,可是她明明有嘱托她,信看完就立即焚毁,云氏也不会蠢到把信留着,现在居然落到苏全手里,还特意拿来作证据?

    “姨娘……”连诗雅暗暗抓紧了萧姨娘的袖子,害怕的眼泪挂在脸上,现在怎么办?证据越来越多,越来越确凿,将他们逼上丝路。

    “这信上写了什么?”大夫人急忙把信拿了过去,一看上面写的内容,她的手就颤抖的厉害,“云氏,定要想办法促成苏容和连似月之婚礼,勿节外生枝,你再从药铺买些七星海棠粉放入她的饭菜中,至少连续放两个月……”

    “七星海棠粉?这可是慢性毒药啊,服用初期会出现头晕,四肢麻木,腹痛和轻微症状,连续服用两个月会开始烦躁不安,身体麻痹,严重点还会出现心跳异常,四肢厥冷,甚至昏迷的状态,虽然不会死,但是这辈子都要变成个病秧子了。”人群中尹中令的公子平时喜欢研究各种各样的毒药,一听七星海棠粉便说道。

    大夫人气得直哆嗦,指着萧姨娘,道,“萧仙敏,你,你居然想毒害我的孩儿,枉我当年怜惜你,将你留在相府,让老爷将你收作贵妾,你居然……居然……”

    萧姨娘捂住了被打的肿起来的双颊,哭着道,“夫人,不是我,不是我啊……”

    呵呵,看着萧姨娘还在挣扎否认的样子,连似月仿佛伤心欲绝,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现在冷笑地有多大声。

    这么多年以来,萧姨娘精心塑造了一个温婉大气,隐忍大量,比当家主母还要明事理的形象,今天一夕之间全被摧毁了,她一定没有想到吧。

    这时候,连延庆突然一把将这封信拿了过去,锐利的目光扫过上面的内容,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铁青,胸膛因为极大的怒气而上下起伏着,手紧紧地捏着信笺。

    众人都用古怪的眼色看着萧姨娘,陷害嫡女,杀人……这任何一条都足以让连延庆将她抓起来,送往宗人府,让宗人府发落。

    连延庆脸色紧绷着,似乎要做一个重大的决定。

    “冤枉,冤枉啊,这信,不是我写的,这是要逼死我了,我的哥哥呀,你,你可能来为我做主啊这……”突然,萧姨娘仿佛受到太大的刺激,低叫一声,两眼一黑,闭上眼睛,软软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娘,娘……”连诗雅慌忙跪着爬了过去,用力地将萧姨娘抱在了怀里,眼泪噗嗤噗嗤地往下流,“娘,你这是受了冤枉了,娘,你的身子本就不好,怎么受得了这么大的刺激,有人是成心要逼死你吗?”

    连似月在人群中静静地看着这两母女,在月色的掩映中,脸上隐隐流动着如水的光泽,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诡谲。

    此刻的连诗雅,清丽柔软,豆蔻少女,如同娇弱的小花,随时会被折枝,在场众男子见了她这般模样,无不为她感到心疼,有一瞬间就相信她真是被恶人冤枉了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