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狐狸尾巴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七十章 狐狸尾巴

    “大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姨娘并未借钱给他,他们从未见过,你这样问,就是含血喷人了。”连诗雅打断了苏全的话,连忙急急地说道,仿佛被连似月冤枉了出不了气一般。

    “三妹,我也被含血喷人了啊!有人诬我杀人,我总得查个清楚,难道要我默默认罪?来人,搜身!”连似月一声令下,那语气中竟然有些无比的气势,几个奴才不敢怠慢,连忙去搜苏全的身。

    只听到叮当一声响,从苏全的身上掉下来一块银子,连似月走了过去,将银子拿过来,看了看底部,她唇角露出了一点笑意。

    “父亲,这苏全的银子确实是我们相府的。”连似月将银子交给连延庆,说道。

    连延庆接过银子,紧皱着眉头端详了一下,这银子果真就是相府的,他凌厉双眼看向苏全,问道——

    “苏全,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有相府的银两?”

    “因为……因为……”苏全突然间又犹豫了,他,他如何说出实话来?

    “苏全,你最好实话实说,这里可不是苏家,皇子丞相都在此,你要是有半句虚言那就是满门抄斩的事。”连似月冷冷地提醒道。

    苏全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只见这个大小姐眼神尖锐,冰冷,令人感到无所遁形,和在尧城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好像恶魔附体了一般可怕。

    他想起刚刚领他进相府的那个面具人来了——

    他本来被四个不明的黑衣人虏到了乱葬岗,这些人正准备将他杀害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武功高强的面具人制服了黑衣人,将他救走了,再把他绑在马背上,一路带到了相府门口。

    然后,飞身上墙,将他丢进了这个后花园,一到后花园他就看到这么多人围在这个观月台周围,并隐约听到什么尧城苏家的公子死了之类的话,他来不及多想,便飞快地跑了过来,果然看到了儿子冰冷僵硬的尸体,便忍不住嚎哭起来,然后便莫名其妙地开始被这大小姐和萧姨娘分别威逼。

    进府之前,那个人对他说了一番话,他说想杀你的人是萧姨娘,你命大我救了你,但是你的儿子苏容已经死了了,你要是想活着回尧城,就要揭穿萧姨娘在苏家所有的阴谋诡计,到时候连家的大小姐问你什么你就要说什么,决不许忤逆她,否则我灭了你满门,而你的死尸都运不回尧城。

    我记得,那个人有一双可怕的眼睛,注视他的时候,足以令他生不如死。

    现在……

    苏全看了看连似月,心里想道如今苏家在尧城已经破落,容儿也已经死了,而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活命,他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上那双浑浊的眼睛,说道:

    “因为萧姨娘有把柄在我的手里,我知道我找她要钱,她一定会给的,她怕我拆穿她的阴谋!”

    “苏全你,你疯了……”萧姨娘一惊,他竟要说出真相?他有什么好处?

    “什么把柄?什么阴谋?说!”萧姨娘正要说话,却猛地被连似月步步紧逼地审问所打断。

    苏全感受到连似月那几乎扑面而来的气势,顿时身体一软,突然趴在地上,嚎啕大哭道:

    “丞相饶命,丞相饶命啊,在苏家的时候……容儿和大小姐……和大小姐苟且的事其实是……是萧姨娘和三小姐背后怂恿的,我,我一时糊涂,便让容儿去做了这件事,其实,其实……大小姐是不小心喝下了事先放了情药的茶水,再被骗到假山那边,在发生这件事的,情药也是萧姨娘下的,不关我的事,不过……”

    连延庆听了,浑身一颤,猛地看向萧姨娘和连诗雅,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其余人听罢也都惊呆了——

    萧姨娘蓦地变了脸色,连诗雅紧张地脸都白了,一双手紧紧拧着帕子,糟糕今天这么多为殿下在场,可怎么办!

    “什么,萧姨娘,你,你……”大夫人脸色苍白,不敢置信地看着萧姨娘,“枉我如此信任你,我病了不能和老爷去尧城祭祖,临行前嘱托你照看月儿,没想到你竟然,你竟然下如此毒手?我真是看错了你!”

    “不过,不过还好,因为萧姨娘太过急切,没有掌握好时间,所以当日丞相提前赶到了,容儿并未真正玷污大小姐的清白,大小姐清清白白的,请丞相明察。”苏全又急忙补充道,那个人还说了,要还大小姐的清白。

    “你,你胡说八道!”萧姨娘从慌乱中回过神来,一副气的就快要断气的样子,哭着道,“我欠你什么了,污蔑我杀人还不够,又污蔑我陷害大小姐,你究竟有什么图谋?”

    “我没有胡说,丞相大人,这事千真万确!”苏全却一口咬定了萧姨娘的罪行。

    萧姨娘在连延庆和大夫人的面前跪了下来,举起一只手,泪流满面,道,“老爷,夫人,我没有,我怎么可能对大小姐做出这种事来!我和大小姐的关系一向紧密,夫人身子不好都是我在照料大小姐,老爷一定要给我一个公道,我岂能,岂能被人这样侮辱。”

    关系紧密?连似月听到这四个人,感到一阵强烈的不适感,亏她说得出来!

    “苏全,你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我和我姨娘身上,真真是居心叵测。”连诗雅说着也双膝一屈,跪倒在地上,道,“父亲,您是知道的,我和我姨娘一向与大姐关系极为亲近,母亲身子不好,都是我姨娘在照顾,我们怎么可能做出这种陷害大姐清白的事来,这可是事关相府和父亲声誉的事。父亲,你要明察,万万不要冤枉了好人啊。”

    她楚楚可怜,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随时要流下委屈的泪来。

    “我没有污蔑,我没有!丞相大人,我所言句句属实!我找萧姨娘要钱,萧姨娘前后一共给了我四千两,这些钱的来龙去脉您可以去查,而她杀我容儿,又意图将我丢到乱葬岗杀害,是因为她想永绝后患,以后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丑事了!”苏全高声地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