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发现死尸

作者:白苏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超级保安在都市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误惹妖孽王爷:废材逆天四小姐一胎二宝来报到一品嫡女晚安,总裁大人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六十七章 发现死尸

    而连念心的一辈子也算毁了,以后她的丑事会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再也无论无人敢提亲了。

    “娘,看她们狗咬狗真解气。”连诗雅靠近萧姨娘的耳旁,小声地道。

    萧姨娘唇角微扬,淡淡地撇向那边的大夫人,道,“你这二婶,真是个省心的帮手,咬吧,咬吧,今晚最好咬死一个。”

    “扑通”这时候,只见面一声响,就听见一个小丫鬟惊慌失措趴在水池边的道,“哎呀,不好了,我们小姐落水了,刚才不知道谁推了她一把。”

    “啊,快点救我,快点救我。”那落水的人高高举起双手在水中扑腾着,头发凌乱,珠花歪在一边,样子狼狈极了。

    原来不小心落水的是樊礼樊将军的女儿樊玉,樊夫人见状,急忙跑了过去,“玉儿,玉儿啊,你怎么掉水里了,谁把你推下去的啊……”

    这天黑人又多的,樊玉刚刚站在池边看热闹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往她腰上推了一把,她身子一晃,就掉进了水里,她又不时水性,所以吓得吱哇乱叫。

    “快,将人拉起来。”连延庆下令。

    奴才们快快跑了过去,准备将人拉起来。

    “啊,死人,死人,这里有死人!”那樊玉手刚刚攀着池子边,却突然像是见到了鬼似的,可怕的尖叫声刺破夜空,在池中狂乱地扑打着,疯了似的往岸边爬,神情极度惊恐

    死人?

    顿时所有人的表情都露出了惊讶,个个快快跑了过去看。

    樊玉终于被拉了上来,身子一软,瘫倒在樊夫人的怀中,脸色苍白如纸,语无伦次地道,“母亲,死,死人拉住我的脚,他,他就在下面,死人,好可怕的死人,我摔到死人身上了。”

    萧姨娘突然脚下一软,秦嬷嬷连忙扶住了她,主仆两人对视了一眼,萧姨娘的手冰冷冰冷的,两个人的手都有些颤抖,连诗雅一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姨娘和嬷嬷那,又猛地看向池子里,心里猛然间一跳,眼中一闪而过一副震惊而紧张的神情,她的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难道——

    难道和她们有关吗?

    站在她们对面的连似月,将她们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全部看在了眼里,唇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眉毛微微上扬,眼眸微抬,却发现凤千越正看着她,仿佛在试图看穿什么似的,而连似月淡淡地撇开了视线,就当做他不存在似的,然而凤千越还是紧紧地盯着她。

    “四王兄,今天的相府好像格外不平静啊。”站在旁边的凤烨突然说道。

    凤千越收回视线,道,“是不太平静,是意外还是有人刻意安排就不得而知了。”

    凤烨唇角流露出一丝不羁,眼睛却瞟向连似月,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道,两人对视,那眼底的讯息只有他们彼此才懂。

    这边,听了樊玉的话,连延庆脸色一沉,不悦道,“樊家小女休得胡言乱语惊扰了三位殿下,丞相府历来干干净净,池里哪里来的死人!来人,请樊夫人母女下去。”

    “是。”樊玉继续胡言乱语,几个丫鬟小跑着过来领着俩母女离开,樊夫人只觉得头皮发麻,脚底一滑,摔倒在地上,又是一阵混乱,连延庆的脸色越来越铁青。

    “啊,死人,真的有死人啊!”这时候,刘尚书夫人突然指着刚才樊敏上来的地方惊恐地尖叫了一声——

    果然,只见一个人慢慢从水面浮了上来,只是他的脸朝下,一团黑色的头发随着白袍漂浮在水面上,画面甚为惊恐,而且看样子,确实是死了的。

    “死人,死人啊,真的是死人啊!好可怕啊!”那边远远离去的樊玉受了太大的刺激,整个人疯了一般,一直不停地喊叫着,樊夫人吓得直哭,整个观月台更显阴森了,令人背上竖起一根一根的汗毛。

    “把尸体捞上来。”连延庆头都疼了,好端端一个喜气洋洋的寿宴,皇帝,王爷,贵妃纷纷送贺礼,可一下子闹出这么多事情来,而且件件事都事关丞相府的声誉。

    立即有护卫和小厮过去,将浮在池面上的人捞了起来,冰冷的尸体被扔在池子边上,不知道在水下浸泡了多久,脸已经被泡的发白了。

    当连诗雅看到死者的脸时,不禁吓得失声尖叫——

    这,这人居然是——苏容!那个尧城的苏容,他怎么会死在这里?

    “三小姐,别害怕,已经死了,已经死了。”萧姨娘连忙抱住了她,掩饰住内心的慌张,迅速地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容的尸体明明已经埋在郊外的乱葬岗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相府,还好巧不巧地漂浮在观月台附近。

    她无意间对上了连似月的视线,那道目光仿如寒刃,将她生生剖了开来,令她浑身禁不住一个颤抖。

    她一愣,难道这一切都是连似月安排好的?不,怎么可能?她派人监视了她,发现她天天都留在紫云院,除了去大夫人福安院坐坐,就是摆弄些花花草草,或者写字读书,哪里都没有去,她究竟是怎么做这些事的?

    连延庆看到地上的人时,也目瞪口呆,这,这苏家的浪荡子怎么会突然死在相府?

    他隐隐觉得背后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他一定要追查真相,决不让任何人在丞相府里为所欲为。

    “这池子里怎么会有死人?是失足落水淹死的还是被人故意推倒的啊。”人群中有人开始议论。

    “是啊,真是不巧,今天连老夫人大寿,却接二连三发生糟心的事,丞相都要头疼了吧。”

    萧姨娘突然放开了连诗雅,几步走到连延庆的身旁,耳语道,“老爷,这苏容定是来找大*姐的,毕竟苏家连婚事都筹备了人却突然被叫了回来,说不定他们越想越亏要把大小姐要回去。今天人这么多,不如先不要说穿他的身份,等人都散了再来细细地调查此事吧。若是让人知道这就是苏蓉,我们相府和大小姐的声誉就要彻底毁了。至于这苏容,就当做是一般的奴才失足落水溺亡了处理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